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Global君专栏 | 无人机领域惊现国产NPE:情怀的丢失 Or 历史的进步?

2017-05-23 14:54 · 作者:Global君   阅读:3110


作者 | Global君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110字,阅读约需4分钟)


昨日,G 君在复审委网站上看到国内知名无人机厂商零度智控在无效一个名为“高域(北京)智能科技研究院”的公司的专利,心想难道国内无人机厂商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专利大战了? 



事实好像并非如此,经过检索并未发现高域有任何实体产品,而上述申请号的 201620142207.7 的实用新型也是高域(北京)智能科技研究院从个人发明人手中收购而来,而无效口审时代表高域公司出席居然是它的法人代表:王琦琳本人,这些迹象无不暗示着高域(北京)智能科技研究院是一个非执业实体(NPE)。



王琦琳?鼎鼎大名的思博网 Gary 哥?
 
看到这个名字 G 君表示十分震惊,不认识 Gary 哥其人的可以去补补课(参见公众号“思博知识 产权网”2016 年 5 月 6 日的发文《金奖专利,动不得的马蜂窝?我想捅一捅》、以及 5 月 17 日的发文《“金奖专利”管你是马蜂窝还是老虎屁股,我就是要捅》)。Gary 哥去年由于对获得专利金奖的实用新型的质量有所质疑,顶住巨大压力发起了无效程序,以老虎屁股都敢捅的情怀之力当时引起了极大轰动,倾倒了思博论坛上的芸芸众生。这样的人难道不应该是视金钱如粪土吗,怎么会去当 NPE?


G 君是不愿意相信的,不过 Gary 哥的 Linkedin 信息确认了这是事实,只不过 Gary 哥使用了一个比 NPE 洋气的多的名字:独立专利权主张实体。 
 
 
独立专利权主张实体,当然不等同于人们常说的专利流氓。起码 G 君从目前公开能够查询到的信息来看,高域(北京)智能科技研究院只不过使用了 4 个实用新型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了零度智控,又在深圳中院起诉了大疆而已,还不算“滥诉”。不过,是否有还未公开的其他诉讼,就不得而知了。

 



那么问题来了,Gary 哥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复审委当了 11 年的专利审查员和复审员,曾是大名鼎鼎的思博网的联合创始人,更是曾经充盈着情怀,对中国专利的质量殚精竭虑操碎了心。这样的大咖变成了独立专利权主张实体,利用专利诉讼来获利、或者说“实现专利的价值”,这样的转变是情怀的丢失,还是历史的进步?


肯定会有人站出来支持 Gary 哥:这当然是历史的进步,那句话怎么说的?回归专利的本质利用专利,嗯,颇有道理。


只不过,出于保护稀有的国内 NPE 的角度, G 君有点隐隐担心,独立专利权主张实体这件事, Gary 哥做起来压力有点大。
 
首先,去年 Gary 哥为了中国专利质量毅然对获得金奖的实用新型专利,据说惊动了国知局的诸多领导,但是 Gary 哥还是不惧强权,坚持了下来,颇有誓要将专利无效到底的劲头(参见公众号“思博知识产权网”2016 年 5 月 6 日的发文《金奖专利,动不得的马蜂窝?我想捅一捅》)。而现如今,Gary 哥不得不反其道而行之,想办法让自己的实用新型专利在别人的无效中生存下来, Gary 哥是绝不如蚁附膻的君子,难免精神上会有点不知如何自处,此乃压力之一。


其次,在去年三月,当大疆起诉深圳道通公司外观设计专利侵权,而在深圳法院一审败诉之后, Gary 哥站出来为大疆摇旗呐喊,Gary 哥的原话是:“我旗帜鲜明的要斥责道通公司的搭便车行为 和深圳法院的短视判决” (参见公众号“思博知识产权网”2016 年 3 月 25 日的发文《莫道总裁太 霸道,只因山寨太 猖狂》),有人也因此认定 Gary 哥也许是大疆的“托”(参见http://news.ea3w.com/151/1516343.html)。谁也没想到,仅仅一年过后,Gary 哥就在他认为“短视”的深圳法院又把大疆给告了,不过 Gary 哥是绝不如蚁附膻的君子,因此难免精神上会有点不知如何自处,此乃压力之二。


最后,今年 4 月,Gary 哥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的时候,以专利专家的姿态发表了洋洋洒洒的对无人机领域专利诉讼现状的诸多评论,在最后很不经意的来了一句:“不排除这种可能,独立第三方手中的专利将成为涉入无人机专利战的新筹码,从而使得战争的局面更加扑朔迷离”。谁曾想, Gary 哥口中的独立第三方竟是自己,此乃压力… 哦不,这不是压力,是策略和伏笔,不得不为 Gary 哥的机智点赞。 
 
实际上,G 君的担心也得到了事实的验证,上面提到的目前公开的高域起诉零度智控的 4 个实用新型专利的无效结果中,其中有 3 个已经被复审委全部无效,还有一个结果尚未确定。



G 君很好奇,深谙专利质量的 Gary 哥作为独立专利权主张实体,挑选来发起诉讼的专利,质量一定高的吓人吧?上述被无效的 201620142207.7 的独立权利要求 1 长这样(申请日是 2016 年 2 月 25 日):


一种航拍设备的拍摄范围调整系统,适用于装载在无人机的航拍设备,其特征在于,所述拍摄范围调整系统包括:微处理器,设置在所述无人机上,与所述航拍设备相连接, 并对所述无人机进行飞行控制;
 
第一无线信号收发装置,用于收发信号,其设置在所述无人机上,并与所述微处理器相连接;
 
智能移动终端,其上设有与所述第一无线信号收发装置进行数据交互的第二无线信号收发装置以及与所述第二无线信号收发装置相连接的手势识别传感器; 


其中,所述微处理器根据所述手势识别传感器识别的手势信号而获得所述无人机的飞行控制指令。

 

什么?你说保护范围太大明显是现有技术?你肯定是没看懂,一定是。
 
再说了,回归专利的本质利用专利你懂吗?能告到别人就行你懂吗?这个专利明显是无人机领域的基础专利,只要是能够用移动终端控制的无人机统统拿下你懂吗?


G 君在这里也要旗帜鲜明的斥责你们一次,并支持 Gary 哥基于目前的无效结果提起行政诉讼,行政诉讼一审不行就二审,二审不行就再审,待到打赢的那天,把什么大疆、零度、昊翔、道通啊统统都挑于马下!
 
加油,Gary 哥!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
  • 美国授出第10,000,000号专利,还送上了一波回忆杀

    当地时间6月19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正式授予第10,000,000号专利,这是美国第一件专利号为八位数的专利。这一时刻与上次第9,000,000号专利的授予时间仅相距三年。
  • 美国专利商标局针对治疗方法发布主体适格指南备忘录

    美国专利商标局近期发布了针对Vanda Pharmaceuticals诉West-Ward Pharmaceuticals (887 F.3d 1117 (Fed. Cir. 2018))一案的指南。
  • 全球首例5.2亿的确定不垄断案!魅族缘何让高通如此委屈?

    高通与魅族价值5.2亿的天价纠纷,可不是大家熟悉的“反垄断案件”,而是全球首例由“可以垄断”的企业请求法院认定自己没有垄断行为的案件。目前,高通与魅族已经就专利授权达成和解。趁此机会,现在让我们来复习一下,让高通如此“委屈”的天价垄断案件,究竟为何?
  • 特别策划|商业秘密之企业管理中实务要略

    商业秘密是指,合法所得,采取了适当保密措施,能为合法拥有者带来现实或潜在利益,不为公众所知的,不属于国家秘密的技术信息或经营信息。其中,合法所得包括研发、开发、受让、获得授权所得。
  • 康信视点|开源软件的知识产权问题概述

    开源软件倡导开放自由的开源精神,使得开源软件成为近二十年推动科技行业进步的重要动力。但是,企业在引入开源软件进行项目研发过程中,将会不可避免地面临诸多知识产权上的问题。本文以开源软件领域发生过的知识产权典型案例为基础,探析开源软件的许可证问题和专利侵权风险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