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苏法视野 | “釣魚臺”商标VS“钓鱼台别墅”

——钓鱼台美高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诉安徽省高速地产集团(苏州)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2017-06-07 14:24 · 作者:庄敬重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阅读:447

作 者 | 庄敬重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3609字,阅读约需7分钟)


编者按: 

本期“苏法视野”刊登钓鱼台美高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诉安徽省高速地产集团(苏州)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该案中,钓鱼台美高梅公司主张,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将其开发、销售的楼盘项目命名为“钓鱼台别墅”,并在公司网站及售楼现场、楼盘的宣传楼书等处以“钓鱼台别墅”“姑苏钓鱼台”等文字进行大量宣传,构成对其“釣魚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故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停止使用“钓鱼台”作为楼盘名称并赔偿经济损失。在该案的审理过程中,认定被告构成商标侵权并无争议,但对于被告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即其是否应当停止使用“钓鱼台”作为楼盘名称,审理法院却曾有过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此前最高人民法院在“星河湾”案件中,未判令停止使用小区名称,故该案是否应当沿用该案的裁判思路,也判令被告无需停止使用楼盘名称。


此前最高人民法院在星河湾公司、宏富公司与炜赋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中,认为“根据民法关于善意保护之原则,在商标权等知识产权与物权等其他财产权发生冲突时,应以其他财产权是否善意作为权利界限和是否容忍的标准,同时应兼顾公共利益之保护。该案中,由于炜赋公司经南通市民政局批准将小区命名为‘星河湾’,小区居民已经入住多年,且并无证据证明其购买该房产时知晓小区名称侵犯星河湾公司商标权,如果判令停止使用该小区名称,会导致商标权人与公共利益及小区居民利益的失衡,因此不再判令停止使用该小区名称,但炜赋公司在其尚未出售的楼盘和将来拟开发的楼盘上不得使用相关‘星河湾’名称作为其楼盘名称”。通过对该案裁判理由的解读,我们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在“星河湾”案中,只是确立了应以善意保护、利益平衡原则来解决知识产权与非知识产权的权利冲突问题,而并非一概认定楼盘名称无需判令停止使用。


基于此,审理法院最终认为,在涉楼盘商标侵权案件中,是否需要判决停止使用楼盘名称,应当根据个案的不同情形予以裁量。该案中,“钓鱼台”文字虽然基于一些历史典故,其固有显著性较弱,但是该商标在不动产出租、管理等服务类别上,经过商标权人的长期使用和新闻媒体的广泛宣传,又基于钓鱼台国宾馆本身的特殊政治影响力和长期广泛的新闻报道,钓鱼台国宾馆及其“钓鱼台”品牌已在公众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将其开发楼盘名称命名为带有“钓鱼台”字样,主观上借助了钓鱼台国宾馆的声誉,诱导相关公众对其开发、销售的“钓鱼台别墅”楼盘与钓鱼台国宾馆、“钓鱼台”品牌之间存在特定关系产生联想和误认,攀附恶意明显。同时,审理法院也综合考虑了被控侵权楼盘的销售量、业主入住情况、拆除被控侵权标识的成本及影响等,最终判决被告停止在所开发楼盘中使用“钓鱼台”字样。该案判决被告停止使用楼盘名称,既未造成商标权人与相关公共利益之间的失衡,也最大化地维护了商标权人的合法权益,避免其品牌商誉被侵权人不当攀附。

 

【裁判要旨】


在涉楼盘商标侵权案件中,是否需要判决停止使用楼盘名称,应当根据个案的不同情形予以裁量。综合考量注册商标的知名度、被告的侵权故意、实际销售量、业主入住情况、拆除被控侵权标识的成本及影响等因素后,法院可以判决停止使用楼盘名称。


【案情摘要】


原告钓鱼台美高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钓鱼台美高梅公司)系第857806号、第845879号“釣魚臺”注册商标的被许可使用人,根据两商标权人外交部钓鱼台宾馆管理局的授权,钓鱼台美高梅公司可以自己的名义对任何侵权人单独提起诉讼并获得侵权赔偿。


涉案两商标分别核定使用于第36类的不动产出租、不动产管理等服务及第37类的建筑、室内装潢等服务类别上。被告安徽省高速地产集团(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将其在苏州市相城区开发、销售的楼盘项目命名为“钓鱼台别墅”,并在公司网站及其售楼现场、楼盘的宣传楼书等处以“钓鱼台别墅”、“姑苏钓鱼台”等文字进行大量宣传;将其开发、销售的涉案楼盘第二期命名为与钓鱼台国宾馆内的楼宇“芳菲苑”一字之差的“芳菲院”,并在网站中使用“古今几人能坐钓鱼台”、“携钓鱼台离京返乡,妙传当年天子雅号”等宣传语。钓鱼台美高梅公司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停止侵权,停止使用“钓鱼台”作为楼盘名称并向相关行政部门申请变更,赔偿其经济损失100万元及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15.416万元。

 

【法院认为】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认定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涉案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应首先对其商品与涉案商标所涉服务之间是否类似进行判断。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将其开发、销售的楼盘项目命名为“钓鱼台别墅”,而涉案第857806号、第845879号“釣魚臺”两注册商标分别核定使用于第36类的不动产出租、不动产管理等服务及第37类的建筑、室内装潢等服务,两者在功能用途、消费对象、销售渠道等方面基本相同,故该楼盘的开发、销售与不动产的建筑、出租、管理之间存在特定的联系,应认定两者构成商品与服务的类似。


该案中,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在其网站及售楼现场、楼盘的宣传册等处以“钓鱼台别墅”、“姑苏钓鱼台”等文字广为宣传,其中“钓鱼台别墅”系其楼盘名称。因楼盘名称的使用对象为用于市场销售的商品房,该楼盘名称实际上起到了商标的识别作用,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对于“钓鱼台别墅”、“姑苏钓鱼台”的使用均系为表明其开发的涉案房地产项目的来源,其实质上属于商标性的使用。上述使用方式中起标识作用的“钓鱼台”文字与涉案第857806号、第845879号注册商标“釣魚臺”文字相同,而钓鱼台国宾馆作为用于国事活动的接待场所,基于特殊的政治影响力和长期广泛的新闻报道,钓鱼台国宾馆及其“钓鱼台”品牌已在公众中具有很高的知名度,而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在该案中广泛宣传“钓鱼台别墅”、“姑苏钓鱼台”的同时,又将其开发、销售的涉案楼盘第二期命名为仅与钓鱼台国宾馆内的楼宇“芳菲苑”一字之差的“芳菲院”,并在网站中使用“古今几人能坐钓鱼台”“携钓鱼台离京返乡,妙传当年天子雅号”等宣传语,明显有借助钓鱼台国宾馆的声誉,诱导相关公众对其开发、销售的“钓鱼台别墅”楼盘与钓鱼台国宾馆及其“钓鱼台”品牌之间存在特定关系产生联想和误认,容易引起相关公众对两者来源产生混淆,故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的上述行为构成了对涉案第857806号、第845879号两商标权的侵害,应依法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江苏高院提起上诉。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将与涉案“釣魚臺”商标相近似的“钓鱼台”标识作为楼盘名称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和误认,构成对钓鱼台美高梅公司涉案商标权的侵犯。


首先,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从事开发与销售的“钓鱼台别墅”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类别之间构成商品与服务类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三款的规定,商品与服务类似,是指商品与服务之间存在特定联系,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和误认。钓鱼台美高梅公司涉案第857806号、第845879号“釣魚臺”注册商标核定的服务类别分别是不动产管理、建筑等,与商品房销售相比,两者在功能用途、消费对象、销售渠道等方面基本相同,不动产管理、建筑等服务与商品房销售存在特定的联系,故应当认定该案存在商品与服务之间的类似。


其次,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在其网站及售楼现场、楼盘的宣传书等处以“钓鱼台别墅”“姑蘇釣魚臺”文字广为宣传,其中“钓鱼台别墅”系其楼盘名称,“别墅”为商品房,“姑苏”系苏州的另一称谓,故“钓鱼台”“釣魚臺”文字起到了对不同房地产公司开发的楼盘、商品房加以识别的作用。基于“钓鱼台国宾馆”特殊的政治影响力和长期广泛的新闻报道,钓鱼台国宾馆及其“钓鱼台”品牌已在公众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故法院认定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主观上借助钓鱼台国宾馆的声誉,诱导相关公众对其开发、销售的“钓鱼台别墅”楼盘与钓鱼台国宾馆及其“钓鱼台”品牌之间存在特定关系产生联想和误认,引起相关公众对两者来源产生混淆的故意十分明显,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的上述行为构成了对涉案第857806号、第845879号“釣魚臺”注册商标权的侵害。综合考量“钓鱼台”文字的政治影响和较高声誉,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被控侵权楼盘的销售量、业主入住情况、拆除被控侵权标识的成本及影响,一审判决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并无不当。


一审判决:安徽高速地产苏州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侵害第857806号、第845879号“釣魚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停止在涉案楼盘名称中使用被控侵权标识,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合议庭:庄敬重、唐  蕾、浦智华

二审合议庭:汤茂仁、徐美芬、刘  莉

【案件信息】


一审:苏州中院(2015)苏中知民初字第00281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江苏高院(2016)苏民终1167号民事判决书。



  • 周丽婷:规制商标恶意注册 知产法院在行动

    商标恶意注册问题严重,商标注册审查机关、司法审判机关、产业界、代理界都有共识。司法审判作为商标授权确权的最后一环,相较于产业界、代理界和商标局、商评委,应该说体会尚有不及,即便如此,我们也深切感受到恶意注册之害。
  • 文章很长,但能帮你看懂四环和齐鲁的那些“小”事儿

    广泛引起业界关注的北京四环公司有限公司(下称四环公司)与齐鲁制药有限公司(下称齐鲁公司)关于马来酸桂哌齐特注射液系列专利侵权和无效案中,四环公司在第一阶段以绝对的优势取得了胜利。由于该系列案均涉及关键的桂哌齐特氮氧化物这一杂质成分,笔者本文即以近期新出的无效决定为视角,以期能帮助业界更详细的了解该案及其背景。
  • 康信视点 | 无人零售店驾到,它们的freestyle有何必杀技?

    如今,零售似乎走进了一个视角更新锐,范围更广,边界更模糊的全新时代,然而智能零售要解决的技术问题远超乎想象,这也是亚马逊暂时未大量推广amazon go的原因,因此无人零售店可能短期内难以像共享单车一样扑面而来。
  • 石话石说:专利侵权判定方法在新颖性判断中的应用

    在实践中,专利侵权案件与无效案件的配合越来越重要。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专利侵权判定方法是否有可能适用于专利无效案件。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专利侵权判定方法可以应用于专利新颖性判断,这一规则已经在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2014)高行终字第1180号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案中被确认。
  • 知产周一谈 | 金庸新著:“金庸”的新著还是“金庸新”所著?

    近期在与几位业内人士探讨山寨商标的问题时,一个朋友感慨的说,其实版权里面的“山寨”问题也不少,并贴出了下面这张看着有些年头的图片。
  • 老鱼辞职了

    “有的鱼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他们属于天空……”
  • 商标授权是一场风险系数极高的“爱情买卖”

    因商标授权引发的纠纷,屡见报端,在加多宝与王老吉之间因商标授权而引爆的系列纠纷接近尾声后,中国红牛所属公司华彬集团与“红牛”品牌所有方就品牌授权也处于焦灼谈判之际。而远在大洋彼岸的北美洲,夏普围绕北美市场液晶电视销售的品牌使用权问题,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院对中国海信集团提起诉讼。
  • 商标行政案件中同意书考量因素探讨

    在基于《商标法》第三十条[1]的商标驳回复审案件中,商标申请人克服引证商标障碍的常用策略之一是提交引证商标所有人出具的同意书[2]。通常,在商标有一定区分度的情形下,商评委和法院倾向于接受同意书,从而准许诉争商标的注册,其原因基本为:作为对商标共存是否会导致混淆最为关注的主体,如果引证商标所有人通过出具同意书,明确对争议商标的注册、使用予以认可,那么可以从很大程度上说明,诉争商标和引证商标的共存不
  • 沿着本山大叔的商标注册轨迹,突然发现“乡爱+互联网”

    日前,有媒体爆料,4月19日,赵本山实际控制的本山传媒有限公司,悄然变更了经营范围:在原来的“东北二人转、喜剧小品、民间歌舞综合文艺演出”等范围的基础上,增加了“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信息服务业务、辽宁省内经营互联网信息服务”等。
  • 拍案说法 | 高考结束了,我们来聊聊题干及解题方法的著作权问题

    普通高数题题干由于受到数学语言自身的限制,仅仅由数学符号、字母、数字构成,形式简短,属于对高等数学公式的基本推导和运用。虽然其可以体现作者一定的智力判断和选择,但是该判断和选择仅是在数学公式基础上的常规变换,缺乏基本的创造高度,不具有独创性。
  • 知识产权诉讼技巧及实战攻略系列课程 | 开课啦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
  • 商标评审速递 | “花芊古”遇到“花千骨”再天然也不行

    “花芊古天然”商标申请被驳回;JEEP无效“水中吉普SHui ZHong Ji Pu”
  • 专利侵权案搜狗持续推进:9项侵权已进入庭审

    近日,搜狗诉百度专利侵权案又有了新的进展。据了解,之前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已经裁定有效的9项专利的相关诉讼已进入庭审阶段。在相关专利被认定有效的前提下,进入庭审也就意味着百度败诉的可能性大增。
  • 非诚勿扰“嘘嘘”篇——华谊兄弟撤诉

    2017年6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准予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撤回对金阿欢、永嘉县非诚勿扰婚姻介绍所(普通合伙)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起诉。 朝阳法院的该份裁定是基于2017年6月27日,华谊兄弟提出的撤诉申请。关于撤诉原因,目前尚不知晓。
  • 速递 | 齐鲁未能无效四环“桂哌齐特氮氧化物制备方法”专利

    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专利复审委)作出第32428号无效宣告审查决定书,维持北京四环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环制药)持有的第200910176994.1号“桂哌齐特氮氧化物、其制备方法和用途”发明专利(以下简称涉案专利)有效。该案亦是双方近年来的多起纠纷之一,与心脑血管药马来酸桂哌齐特存在紧密关联。
  • 周丽婷:规制商标恶意注册 知产法院在行动

    商标恶意注册问题严重,商标注册审查机关、司法审判机关、产业界、代理界都有共识。司法审判作为商标授权确权的最后一环,相较于产业界、代理界和商标局、商评委,应该说体会尚有不及,即便如此,我们也深切感受到恶意注册之害。
  • 文章很长,但能帮你看懂四环和齐鲁的那些“小”事儿

    广泛引起业界关注的北京四环公司有限公司(下称四环公司)与齐鲁制药有限公司(下称齐鲁公司)关于马来酸桂哌齐特注射液系列专利侵权和无效案中,四环公司在第一阶段以绝对的优势取得了胜利。由于该系列案均涉及关键的桂哌齐特氮氧化物这一杂质成分,笔者本文即以近期新出的无效决定为视角,以期能帮助业界更详细的了解该案及其背景。
  • 石话石说:专利侵权判定方法在新颖性判断中的应用

    在实践中,专利侵权案件与无效案件的配合越来越重要。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专利侵权判定方法是否有可能适用于专利无效案件。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专利侵权判定方法可以应用于专利新颖性判断,这一规则已经在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2014)高行终字第1180号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案中被确认。
  • 知产周一谈 | 金庸新著:“金庸”的新著还是“金庸新”所著?

    近期在与几位业内人士探讨山寨商标的问题时,一个朋友感慨的说,其实版权里面的“山寨”问题也不少,并贴出了下面这张看着有些年头的图片。
  • 恒都show·案例 | 撤三案件中如何破解服务商标举证难问题

    商品商标可直接使用在具体的商品、商品的包装或容器上,但服务商标不可能直接用于服务上,而只能通过在提供服务过程中将服务商标使用在与服务相关的场所、招牌或提供服务过程使用的物品上等方式和途径来展示商标标志,从而表明服务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