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知产周一谈|漫谈创意设计与著作权的“转化性使用”

2017-06-19 17:26 · 作者:袁博   阅读:1703

作者 | 袁博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1766字,阅读约需3分钟)



最近,笔者朋友圈内有人发了一张有关服装创意设计的模特照片,让笔者眼界大开。真正增加笔者见识的并非模特的天姿国色,而是服装设计者的天才创意。出于对该模特肖像权以及照片著作权的尊重,笔者另行绘制了一幅漫画如下:

 

 

 

不难看出,该服装设计最吸引眼球的创意,就是在模特胸部位置加上了一句微信用户耳熟能详的的“信息禁止查看”符号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的语句。显然,这句话既提示了女性私密位置的隐私权,又切合了互联网时代的认知特征,因此达到了让人忍俊不禁的艺术效果。

看到这张图片,引发了笔者的专业思考:“信息禁止查看”符号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是否构成作品?如果构成作品,服装设计者使用这种作品是否涉嫌侵权?以下具体展开分析。


1、首先,相关内容难以构成作品。


显然易见,相关内容由一个内含惊叹号的圆形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的语句共同组成。而内含惊叹号的圆形表达过于简单,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更是互联网上常见的提示,两者的组合也无法让人看出有何独创之处。在作品判定的司法实践中,有一种常见的“简化推定”,其主要内容是,如果作品的表达比较简单,变量较少,不同作者在分别独立创作的情况下出现相同或基本相同表达的可能性较大,那么就推定这种作品独创性较低而不予保护,除非有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出现。所谓独创性的“高度”,实质上指不同主体独立创作但结果相同的可能性,如果可能性较大,则独创性高度较小;如果可能性较小,则独创性高度较大。


2、其次,即使相关内容构成作品,照片中的使用也构成合理使用。


在前述照片中,设计者对“信息禁止查看”符号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的使用,实际上并非利用其原有含义,而是用来表达对于女性隐私权保护的一种创意,实为对相关内容的一种“转换性使用”。所谓“转换性使用”,属于美国版权合理使用制度中的一种情形,是指利用、转换已有作品的形式,从而实现对作品讽刺、嘲弄、批判或评论的目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指出,在考虑使用作品的目的和属性方面,要考虑作品转换性使用后究竟仅仅是替代了原作品,还是增加了新的东西。由前述的分析可以知道,照片中对于相关内容的使用,的确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增加了新的创意和内容。


类似的,在我国,前述照片也符合“合理使用”的规定,具体而言是现行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其内容是,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


对此,有人会提出质疑:“适当引用”最基本的要件之一,就是作品被引用时,被引部分不能构成引用人作品的主要部分或者实质部分,但是在前述照片中,对“信息禁止查看”符号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的语句进行了全部引用,是否不再“适当”?对于这个问题,笔者认为,在判定是否构成“适当引用”时,固然要考虑引用篇幅,但是也要考虑到例外情况——例如,对于一首短诗的文学评论,就难免要全文引用;同样,对于本文的这个例子,也只有全部引用才能完成创意。在此类情形中,引用是否“恰当”的判断根据在于引用者的引用行为是否会造成对于原有作品市场权益的替代,显然,对于本文例子而言,结论是否定的。


3、最后,照片中的使用并不一定侵犯相关作者的署名权。


此外,还会有人提出,即使前述行为构成“合理使用”,但是服装设计者没有为所引用的作品的著作权人署名,同样不构成合理使用。笔者认为,这种情况同样有例外情形。《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九条规定,使用他人作品的,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或者由于作品使用方式的特性无法指明的除外。那么,何为“由于作品使用方式的特性无法指明”呢?在现实中,由于通常观念或行业习惯,有些作品并不适宜署作者姓名,例如某些雕刻工艺。正是基于这一考虑,在司法实践中,很多法院也认可了使用他人作品不署名并非一概构成对他人署名权的侵犯,而是要考虑是否符合相关行业的一般习惯。例如,在郑某等诉博洋公司侵害著作权案中,法院指出,按照行业习惯,床上用品图案一般不标注作者名字,因此被告未侵犯郑某对涉案作品的署名权。因此,笔者认为,本文所述例子中的情形同样属于行业习惯不署名的情况,因此是否署原作者姓名,并不影响是否构成“合理使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周丽婷:规制商标恶意注册 知产法院在行动

    商标恶意注册问题严重,商标注册审查机关、司法审判机关、产业界、代理界都有共识。司法审判作为商标授权确权的最后一环,相较于产业界、代理界和商标局、商评委,应该说体会尚有不及,即便如此,我们也深切感受到恶意注册之害。
  • 文章很长,但能帮你看懂四环和齐鲁的那些“小”事儿

    广泛引起业界关注的北京四环公司有限公司(下称四环公司)与齐鲁制药有限公司(下称齐鲁公司)关于马来酸桂哌齐特注射液系列专利侵权和无效案中,四环公司在第一阶段以绝对的优势取得了胜利。由于该系列案均涉及关键的桂哌齐特氮氧化物这一杂质成分,笔者本文即以近期新出的无效决定为视角,以期能帮助业界更详细的了解该案及其背景。
  • 康信视点 | 无人零售店驾到,它们的freestyle有何必杀技?

    如今,零售似乎走进了一个视角更新锐,范围更广,边界更模糊的全新时代,然而智能零售要解决的技术问题远超乎想象,这也是亚马逊暂时未大量推广amazon go的原因,因此无人零售店可能短期内难以像共享单车一样扑面而来。
  • 石话石说:专利侵权判定方法在新颖性判断中的应用

    在实践中,专利侵权案件与无效案件的配合越来越重要。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专利侵权判定方法是否有可能适用于专利无效案件。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专利侵权判定方法可以应用于专利新颖性判断,这一规则已经在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2014)高行终字第1180号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案中被确认。
  • 知产周一谈 | 金庸新著:“金庸”的新著还是“金庸新”所著?

    近期在与几位业内人士探讨山寨商标的问题时,一个朋友感慨的说,其实版权里面的“山寨”问题也不少,并贴出了下面这张看着有些年头的图片。
  • 老鱼辞职了

    “有的鱼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他们属于天空……”
  • 商标授权是一场风险系数极高的“爱情买卖”

    因商标授权引发的纠纷,屡见报端,在加多宝与王老吉之间因商标授权而引爆的系列纠纷接近尾声后,中国红牛所属公司华彬集团与“红牛”品牌所有方就品牌授权也处于焦灼谈判之际。而远在大洋彼岸的北美洲,夏普围绕北美市场液晶电视销售的品牌使用权问题,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院对中国海信集团提起诉讼。
  • 商标行政案件中同意书考量因素探讨

    在基于《商标法》第三十条[1]的商标驳回复审案件中,商标申请人克服引证商标障碍的常用策略之一是提交引证商标所有人出具的同意书[2]。通常,在商标有一定区分度的情形下,商评委和法院倾向于接受同意书,从而准许诉争商标的注册,其原因基本为:作为对商标共存是否会导致混淆最为关注的主体,如果引证商标所有人通过出具同意书,明确对争议商标的注册、使用予以认可,那么可以从很大程度上说明,诉争商标和引证商标的共存不
  • 沿着本山大叔的商标注册轨迹,突然发现“乡爱+互联网”

    日前,有媒体爆料,4月19日,赵本山实际控制的本山传媒有限公司,悄然变更了经营范围:在原来的“东北二人转、喜剧小品、民间歌舞综合文艺演出”等范围的基础上,增加了“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信息服务业务、辽宁省内经营互联网信息服务”等。
  • 拍案说法 | 高考结束了,我们来聊聊题干及解题方法的著作权问题

    普通高数题题干由于受到数学语言自身的限制,仅仅由数学符号、字母、数字构成,形式简短,属于对高等数学公式的基本推导和运用。虽然其可以体现作者一定的智力判断和选择,但是该判断和选择仅是在数学公式基础上的常规变换,缺乏基本的创造高度,不具有独创性。
  • 知识产权诉讼技巧及实战攻略系列课程 | 开课啦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
  • 商标评审速递 | “花芊古”遇到“花千骨”再天然也不行

    “花芊古天然”商标申请被驳回;JEEP无效“水中吉普SHui ZHong Ji Pu”
  • 专利侵权案搜狗持续推进:9项侵权已进入庭审

    近日,搜狗诉百度专利侵权案又有了新的进展。据了解,之前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已经裁定有效的9项专利的相关诉讼已进入庭审阶段。在相关专利被认定有效的前提下,进入庭审也就意味着百度败诉的可能性大增。
  • 非诚勿扰“嘘嘘”篇——华谊兄弟撤诉

    2017年6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准予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撤回对金阿欢、永嘉县非诚勿扰婚姻介绍所(普通合伙)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起诉。 朝阳法院的该份裁定是基于2017年6月27日,华谊兄弟提出的撤诉申请。关于撤诉原因,目前尚不知晓。
  • 速递 | 齐鲁未能无效四环“桂哌齐特氮氧化物制备方法”专利

    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专利复审委)作出第32428号无效宣告审查决定书,维持北京四环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环制药)持有的第200910176994.1号“桂哌齐特氮氧化物、其制备方法和用途”发明专利(以下简称涉案专利)有效。该案亦是双方近年来的多起纠纷之一,与心脑血管药马来酸桂哌齐特存在紧密关联。
  • 周丽婷:规制商标恶意注册 知产法院在行动

    商标恶意注册问题严重,商标注册审查机关、司法审判机关、产业界、代理界都有共识。司法审判作为商标授权确权的最后一环,相较于产业界、代理界和商标局、商评委,应该说体会尚有不及,即便如此,我们也深切感受到恶意注册之害。
  • 文章很长,但能帮你看懂四环和齐鲁的那些“小”事儿

    广泛引起业界关注的北京四环公司有限公司(下称四环公司)与齐鲁制药有限公司(下称齐鲁公司)关于马来酸桂哌齐特注射液系列专利侵权和无效案中,四环公司在第一阶段以绝对的优势取得了胜利。由于该系列案均涉及关键的桂哌齐特氮氧化物这一杂质成分,笔者本文即以近期新出的无效决定为视角,以期能帮助业界更详细的了解该案及其背景。
  • 石话石说:专利侵权判定方法在新颖性判断中的应用

    在实践中,专利侵权案件与无效案件的配合越来越重要。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专利侵权判定方法是否有可能适用于专利无效案件。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专利侵权判定方法可以应用于专利新颖性判断,这一规则已经在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2014)高行终字第1180号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案中被确认。
  • 康信视点 | 无人零售店驾到,它们的freestyle有何必杀技?

    如今,零售似乎走进了一个视角更新锐,范围更广,边界更模糊的全新时代,然而智能零售要解决的技术问题远超乎想象,这也是亚马逊暂时未大量推广amazon go的原因,因此无人零售店可能短期内难以像共享单车一样扑面而来。
  • 知产周一谈 | 金庸新著:“金庸”的新著还是“金庸新”所著?

    近期在与几位业内人士探讨山寨商标的问题时,一个朋友感慨的说,其实版权里面的“山寨”问题也不少,并贴出了下面这张看着有些年头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