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知产周一谈|漫谈创意设计与著作权的“转化性使用”

2017-06-19 17:26 · 作者:袁博   阅读:2313


作者 | 袁博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1766字,阅读约需3分钟)



最近,笔者朋友圈内有人发了一张有关服装创意设计的模特照片,让笔者眼界大开。真正增加笔者见识的并非模特的天姿国色,而是服装设计者的天才创意。出于对该模特肖像权以及照片著作权的尊重,笔者另行绘制了一幅漫画如下:

 

 

 

不难看出,该服装设计最吸引眼球的创意,就是在模特胸部位置加上了一句微信用户耳熟能详的的“信息禁止查看”符号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的语句。显然,这句话既提示了女性私密位置的隐私权,又切合了互联网时代的认知特征,因此达到了让人忍俊不禁的艺术效果。

看到这张图片,引发了笔者的专业思考:“信息禁止查看”符号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是否构成作品?如果构成作品,服装设计者使用这种作品是否涉嫌侵权?以下具体展开分析。


1、首先,相关内容难以构成作品。


显然易见,相关内容由一个内含惊叹号的圆形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的语句共同组成。而内含惊叹号的圆形表达过于简单,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更是互联网上常见的提示,两者的组合也无法让人看出有何独创之处。在作品判定的司法实践中,有一种常见的“简化推定”,其主要内容是,如果作品的表达比较简单,变量较少,不同作者在分别独立创作的情况下出现相同或基本相同表达的可能性较大,那么就推定这种作品独创性较低而不予保护,除非有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出现。所谓独创性的“高度”,实质上指不同主体独立创作但结果相同的可能性,如果可能性较大,则独创性高度较小;如果可能性较小,则独创性高度较大。


2、其次,即使相关内容构成作品,照片中的使用也构成合理使用。


在前述照片中,设计者对“信息禁止查看”符号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的使用,实际上并非利用其原有含义,而是用来表达对于女性隐私权保护的一种创意,实为对相关内容的一种“转换性使用”。所谓“转换性使用”,属于美国版权合理使用制度中的一种情形,是指利用、转换已有作品的形式,从而实现对作品讽刺、嘲弄、批判或评论的目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指出,在考虑使用作品的目的和属性方面,要考虑作品转换性使用后究竟仅仅是替代了原作品,还是增加了新的东西。由前述的分析可以知道,照片中对于相关内容的使用,的确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增加了新的创意和内容。


类似的,在我国,前述照片也符合“合理使用”的规定,具体而言是现行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其内容是,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


对此,有人会提出质疑:“适当引用”最基本的要件之一,就是作品被引用时,被引部分不能构成引用人作品的主要部分或者实质部分,但是在前述照片中,对“信息禁止查看”符号和“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的语句进行了全部引用,是否不再“适当”?对于这个问题,笔者认为,在判定是否构成“适当引用”时,固然要考虑引用篇幅,但是也要考虑到例外情况——例如,对于一首短诗的文学评论,就难免要全文引用;同样,对于本文的这个例子,也只有全部引用才能完成创意。在此类情形中,引用是否“恰当”的判断根据在于引用者的引用行为是否会造成对于原有作品市场权益的替代,显然,对于本文例子而言,结论是否定的。


3、最后,照片中的使用并不一定侵犯相关作者的署名权。


此外,还会有人提出,即使前述行为构成“合理使用”,但是服装设计者没有为所引用的作品的著作权人署名,同样不构成合理使用。笔者认为,这种情况同样有例外情形。《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九条规定,使用他人作品的,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或者由于作品使用方式的特性无法指明的除外。那么,何为“由于作品使用方式的特性无法指明”呢?在现实中,由于通常观念或行业习惯,有些作品并不适宜署作者姓名,例如某些雕刻工艺。正是基于这一考虑,在司法实践中,很多法院也认可了使用他人作品不署名并非一概构成对他人署名权的侵犯,而是要考虑是否符合相关行业的一般习惯。例如,在郑某等诉博洋公司侵害著作权案中,法院指出,按照行业习惯,床上用品图案一般不标注作者名字,因此被告未侵犯郑某对涉案作品的署名权。因此,笔者认为,本文所述例子中的情形同样属于行业习惯不署名的情况,因此是否署原作者姓名,并不影响是否构成“合理使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司法保护数据分析报告(2017)》将在贵州数博会重磅发布

    2018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大数据与知识产权保护论坛”将于5月28日上午在贵阳国际生态会议中心召开。据悉,这是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举办三届以来首次开设“大数据与知识产权”专题分论坛。在本次分论坛上与会嘉宾将对大数据视野下的知识产权保护趋势进行深入探讨。此外,知产宝知识产权保护数据中心将在本次论坛上重磅发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司法保护数据分析报告(2017)》,《报告》将对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 印度诺华案判决五年后:药价降了,但挑战仍存

    2013年4月1日,在印度最高法院印英结合风格宏伟建筑的一间人头攒动的法庭里,两名法官宣布了一份裁决,这份裁决对印度乃至全球范围内专利与患者之间的对话产生了巨大冲击。
  • 浅谈PCT申请中的“援引加入”问题

    最近笔者在处理PCT申请的过程中,碰到了援引加入的问题,可能许多代理人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可能对此不太熟悉。对于PCT申请中涉及援引加入的问题会出现在什么地方以及如何处理该援引加入部分也没有什么头绪。笔者就以目前所碰到的援引加入问题作个简单的介绍。
  • “洋河”or“洋河Yanghe”?

    本期“苏法视野”刊登的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诉徐州发洋食品有限公司、汤新民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洋河酒厂主张被控侵权的牛奶产品上使用的“洋河yanghe”等标识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而被告却抗辩称“洋河Yanghe”商标已获得授权,其有权合法使用该注册商标。
  • 称专代考试真题解析被抄袭,姑苏慕容愤而起诉智慧芽

    拥有众多荣誉光环的知名知识产权数据服务商“智慧芽”最近有些烦,先是被 “合享智慧”以涉嫌以流量劫持的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为由被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之后其推出的在线知产培训平台“智慧芽学院”又被诉抄袭他人的专利代理人考试真题解析,遭索赔28万元。
  •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司法保护数据分析报告(2017)》将在贵州数博会重磅发布

    2018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大数据与知识产权保护论坛”将于5月28日上午在贵阳国际生态会议中心召开。据悉,这是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举办三届以来首次开设“大数据与知识产权”专题分论坛。在本次分论坛上与会嘉宾将对大数据视野下的知识产权保护趋势进行深入探讨。此外,知产宝知识产权保护数据中心将在本次论坛上重磅发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司法保护数据分析报告(2017)》,《报告》将对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 印度诺华案判决五年后:药价降了,但挑战仍存

    2013年4月1日,在印度最高法院印英结合风格宏伟建筑的一间人头攒动的法庭里,两名法官宣布了一份裁决,这份裁决对印度乃至全球范围内专利与患者之间的对话产生了巨大冲击。
  • 浅谈PCT申请中的“援引加入”问题

    最近笔者在处理PCT申请的过程中,碰到了援引加入的问题,可能许多代理人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可能对此不太熟悉。对于PCT申请中涉及援引加入的问题会出现在什么地方以及如何处理该援引加入部分也没有什么头绪。笔者就以目前所碰到的援引加入问题作个简单的介绍。
  • “洋河”or“洋河Yanghe”?

    本期“苏法视野”刊登的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诉徐州发洋食品有限公司、汤新民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洋河酒厂主张被控侵权的牛奶产品上使用的“洋河yanghe”等标识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而被告却抗辩称“洋河Yanghe”商标已获得授权,其有权合法使用该注册商标。
  • 称专代考试真题解析被抄袭,姑苏慕容愤而起诉智慧芽

    拥有众多荣誉光环的知名知识产权数据服务商“智慧芽”最近有些烦,先是被 “合享智慧”以涉嫌以流量劫持的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为由被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之后其推出的在线知产培训平台“智慧芽学院”又被诉抄袭他人的专利代理人考试真题解析,遭索赔28万元。
  •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司法保护数据分析报告(2017)》将在贵州数博会重磅发布

    2018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大数据与知识产权保护论坛”将于5月28日上午在贵阳国际生态会议中心召开。据悉,这是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举办三届以来首次开设“大数据与知识产权”专题分论坛。在本次分论坛上与会嘉宾将对大数据视野下的知识产权保护趋势进行深入探讨。此外,知产宝知识产权保护数据中心将在本次论坛上重磅发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司法保护数据分析报告(2017)》,《报告》将对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 印度诺华案判决五年后:药价降了,但挑战仍存

    2013年4月1日,在印度最高法院印英结合风格宏伟建筑的一间人头攒动的法庭里,两名法官宣布了一份裁决,这份裁决对印度乃至全球范围内专利与患者之间的对话产生了巨大冲击。
  • 浅谈PCT申请中的“援引加入”问题

    最近笔者在处理PCT申请的过程中,碰到了援引加入的问题,可能许多代理人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可能对此不太熟悉。对于PCT申请中涉及援引加入的问题会出现在什么地方以及如何处理该援引加入部分也没有什么头绪。笔者就以目前所碰到的援引加入问题作个简单的介绍。
  • “洋河”or“洋河Yanghe”?

    本期“苏法视野”刊登的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诉徐州发洋食品有限公司、汤新民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洋河酒厂主张被控侵权的牛奶产品上使用的“洋河yanghe”等标识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而被告却抗辩称“洋河Yanghe”商标已获得授权,其有权合法使用该注册商标。
  • 称专代考试真题解析被抄袭,姑苏慕容愤而起诉智慧芽

    拥有众多荣誉光环的知名知识产权数据服务商“智慧芽”最近有些烦,先是被 “合享智慧”以涉嫌以流量劫持的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为由被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之后其推出的在线知产培训平台“智慧芽学院”又被诉抄袭他人的专利代理人考试真题解析,遭索赔28万元。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
  • 猴子不能以自拍照版权受侵犯提起诉讼

    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裁定,猴子不能以他自己拍的照片版权受侵犯而提起诉讼。该案为 “冠猕猴纳鲁托诉斯莱特等人”案,已于2018年4月23日进行判决。
  •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司法保护数据分析报告(2017)》将在贵州数博会重磅发布

    2018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大数据与知识产权保护论坛”将于5月28日上午在贵阳国际生态会议中心召开。据悉,这是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举办三届以来首次开设“大数据与知识产权”专题分论坛。在本次分论坛上与会嘉宾将对大数据视野下的知识产权保护趋势进行深入探讨。此外,知产宝知识产权保护数据中心将在本次论坛上重磅发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司法保护数据分析报告(2017)》,《报告》将对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 “洋河”or“洋河Yanghe”?

    本期“苏法视野”刊登的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诉徐州发洋食品有限公司、汤新民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洋河酒厂主张被控侵权的牛奶产品上使用的“洋河yanghe”等标识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而被告却抗辩称“洋河Yanghe”商标已获得授权,其有权合法使用该注册商标。
  • 称专代考试真题解析被抄袭,姑苏慕容愤而起诉智慧芽

    拥有众多荣誉光环的知名知识产权数据服务商“智慧芽”最近有些烦,先是被 “合享智慧”以涉嫌以流量劫持的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为由被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之后其推出的在线知产培训平台“智慧芽学院”又被诉抄袭他人的专利代理人考试真题解析,遭索赔28万元。
  • 邀请参加|第三届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

    第三届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将于2018年6月19日由美国专利商标局(United States Patent & Trademark Office)、美国洛杉矶洛约拉大学法学院(Loyola Law School Los Angeles)、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北京大学法学院以及北京电影学院管理学院在沪联合举办。这是继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成功于2016年11月在洛杉矶、2017年6月在北京举办之后,
  • 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中的“恶意”认定与倍数确定

    我国于2013年修订《商标法》时,在原第五十六条的基础上增加了对恶意侵犯商标权行为进行规制的损害赔偿条款,即现行商标法第六十三条中“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的规定。业界普遍认为这一规定构成了我国的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但是,自新《商标法》引入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以来,该条款在司法实践中却绝少适用,其主要原因在于“恶意”和“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