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小心了!制作授权的在线听书节目也可能侵权

2017-07-07 14:14 · 作者:陈斌寅 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   阅读:1689

作者 | 陈斌寅 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588字,阅读约需5分钟) 


“知识付费”渐成互联网领域新的业务增长点,在线听书是其中的热门板块,主要的网络电台如喜马拉雅、蜻蜓FM都有相关节目。在这股热潮中,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判决的(2016)沪73民终30号案,给创业者们上了一下“发条”——播放名义上经过制作授权的在线听书节目也可能侵权。

 

本案案情

“蜻蜓FM曾推出小说《香火》的在线听书服务,该小说电子版权、报刊摘登权、连载权、广播权、影视版权、声像版权等权利最初由作者授权给国文润华公司,授权期限为2009年11月27日起的5年内,被许可人有转授权权利。


此后,经过层层转授权,小说最终由上海倾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成音频节目,并许可给蜻蜓FM的运营方在平台上播出,蜻蜓FM一直播出该节目至2015年4月17日。小说权利人认为蜻蜓FM播放依据其小说制作的听书节目已经侵犯其作品著作权,而蜻蜓FM则抗辩其所播出的听书节目系经过合法授权制作,因此播出并不侵权。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蜻蜓FM对小说音频节目的使用超过了原作者最初对外授权期限,此后任何转授权和使用均应当遵守该期限,因此蜻蜓FM超期播出节目构成对小说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


而二审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受理上诉后审理认为,虽然一审侵权认定的结果正确,但理由错误,授权期限内完成的录音制品,后续传播不受作品许可期限的限制。录音制品权利人可以独立行使权利,但这种权利的行使以不损害原作品权利行使为前提。目前录音制品的播放并未征得小说权利人的同意,因此仍然构成侵权”

 

看完案情简介,可能还让人发懵,那不妨对上述判决内容剖解一番:

 

一、在线听书节目是录音制品


在线听书节目形式上是对既有作品朗读后进行固定所形成的音频内容,这种表现方式并不产生新的作品,只是原作品更换形式后的再展示。因此,在线听书节目可以归为我国著作权法上的录音制品。


录音制品权利人所享有的权利本质上属于邻接权的一种,而这就决定了录音制品及其权利具有如下基本特点:


1.录音制品形式上是完全独立于“作品”的新的权利客体,制品本身受法律的独立保护;


2.制品权利作为依附于“作品”权利的邻接权,独创性较低,因此可保护的权利范围较窄,法律仅仅赋予其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及出租权。

 

二、独立的权利保护不等于独立的权利行使


录音制品虽然属于独立受保护的权利客体,但其权利属于邻接权的定位,意味着其权利的行使不可以完全随心所欲。


邻接权的本质是依附于“作品”的权利,如果“作品”不存在,制品权利也就无从谈起,而从硬币的另一面来看,这也决定了在使用制品的过程中必然同时引起对作品的使用,而作品的权利毫无疑问仅仅属于作者或其被许可人。


因此,所谓的“独立的权利保护不等于独立的权利行使”可以总结为制品的使用受制于作品的权利,制品的对外使用必须同时征得作品权利人的同意,制品权利的行使从属于作品权利。


但制品权利“独立保护”仍有其实际意义,一旦任何人擅自使用制品,如该案中的在线听书节目,则制品权利人可以独立于作品权利人追究侵权人责任,当然追责范围仅限于擅自复制、发行、信息网络传播或出租制品等行为。


此时,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二审法院最终更改一审法院判决结果的那几句判决内容:


1、“只要该录音制品完成时间处于上述五年期内,随后该录音制品的复制、发行、出租、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之行为不应当受到上述五年期的限制,因为两者属于不同作品,录音制品制作者对录音制品本身亦独立享有受法律保护的权利。”



律师解读:


1) 所谓的5年许可期限本质上是作品的使用期限,其中使用的方式包括将作品录制成音频节目。因此,《香火》在线听书节目的制作必须遵守作品权利人的许可期限,在该期限内完成制品制作,属于对作品的合法使用。


2) 一旦音频节目制作完成了,其就成为独立权利客体“制品”,其权利保护期限为制作完成后第50年的12月31日,不受5年许可期限的限制。


3) 如果在制品保护的50年期间任何人擅自使用录音制品,音频节目权利人可以单独采取维权行动,而无需考虑作品权利人是否同时维权。


2、“上诉人作为录音制品的被许可人在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录音制品时,还应当取得著作权人的许可并支付报酬,而在本案中,没有证据表明上诉人取得过被上诉人的许可以及向其支付报酬,因此上诉人构成对被上诉人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害。”


律师解读:


因为制品的使用会同时引发作品的使用,虽然制品权利属于音频节目权利人,但作品权利属于《香火》小说权利人,音频节目权利人在对外使用制品时必须征得《香火》小说权利人的同意,并支付报酬。

 

三、在线听书运营平台要对哪些方面上心?


结合该案的判决及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在线听书节目运营方务必注意以下几个方面,减少侵权风险或被侵权所带来的损失:


1.节目的播出必须以获得作品权利人播出许可为前提


运营平台不能因为获得音频节目制作的授权,或合法授权制作制品权利人对制品使用的授权,而想当然地认为可以高枕无忧地对外播出节目。


制作许可本质上是对作品复制权的许可(顺便提醒:音频节目制作并不涉及改编权,因为改编必然产生新作品,而录音制品并不产生新作品,知识作品改变形式后的再现),而在线听书节目的播放许可,则是寻求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许可,因此不能将制作许可等同于播出许可。


2.谋求作品的维权权利,而不仅仅满足于制品的维权权利


前已述及,录音制品被擅自使用时仅能主张对制品复制、发行、信息网络传播和出租的权利,这就使得录音制品碰到下列形式的擅自使用时,制品权利人就无从维权:


1) 商户或其他性质机构在公共场合公开播放在线播放平台音频节目,用以吸引顾客或创造特定氛围,此时涉及我国著作权法中的机械表演权;


2) 电台、电视台播放录音制品,此时涉及广播权(顺便提醒法律仅规定录像制品有许可电视台播放权利,但并不涉及录音制品)。


在上述情况下,因为录音制品是受到限制的邻接权,无法主张表演权和广播权,而此时很可能作品的大规模传播和实际利益的获取却完全依赖于录音制品的传播,但录音制品本身可予以维护的权利却相对狭窄,这就形成了商业付出和权利保护的天平失衡,当然制品权利人可以从不正当竞争等维度进行维权,但最为根本或者说侵权比对更加容易的著作权侵权可能就存在障碍。


因此,为追求权利保护的效率和充分,达到商业付出和权利保护的重新平衡,音频制作或节目播出平台有必要考虑谋求对作品权利维权的授权,而不仅仅满足于制品本身的维权权利。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
  • 崔国斌:体育赛事节目独创性分析的基本思路

    近日,由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主办,北京阳光知识产权与法律发展基金会、知产宝协办的“聚焦互联网与新媒体环境下体育赛事直播权利保护”研讨会在京举行,当日上午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崔国斌围绕着体育赛事节目的著作权法属性,分享了自己的看法。本文根据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崔国斌教授在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 拍案说法|如何保护“积木拼装玩具”的版权?

    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一类特殊的版权产品,其典型表现形式是“积木拼装玩具”。
  • 康信视点|开源软件的知识产权问题概述

    开源软件倡导开放自由的开源精神,使得开源软件成为近二十年推动科技行业进步的重要动力。但是,企业在引入开源软件进行项目研发过程中,将会不可避免地面临诸多知识产权上的问题。本文以开源软件领域发生过的知识产权典型案例为基础,探析开源软件的许可证问题和专利侵权风险问题。
  • 《战狼2》遭盗播,优酷维权索赔500万

    伴随着名誉而来的是难以遏制的盗版与非法传播,进入2018年后,优酷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酷公司)先后将今日头条、百度、电信等诉至法院,要求后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上述案件累计索赔金额累计已达千万,目前这些案件均在进一步审理中。而今日,因认为未经许可擅自提供电影《战狼2》的点播服务,优酷公司将北京该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该亚公司)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要求其停止侵权并赔偿经
  • 阅世界|作品标题可否构成“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上)

    管见认为,作品标题是否构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或“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是一个逻辑不自洽的伪命题,真正需要分析探讨的是,一个商业标识(trade dress)是否经过使用获得了显著性或承载了特定的商誉,进而判断该商誉的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