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淘宝告赢售假商家 “第一案”释放了…

2017-08-03 10:57 · 作者:   阅读:382   来源:新华社


日前,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一例淘宝网诉商家售假案,判令被告姚某赔偿淘宝网12万元。


奉贤区人民法院和阿里巴巴集团方面掌握的信息均显示,这是全国首例公开宣判的电商平台起诉售假网店案。业内认为,该案的判决将对此类违法行为形成震慑,在动员社会共治、维护公平竞争、改善消费环境上起到积极作用;并建议进一步完善立法和强化惩罚性赔偿制度,提高售假的违法成本。


“淘宝”获赔12万元 含2万元合理支出


2015年起,姚某在淘宝网上销售掺假的“Royalcanin猫粮”。2016年5月,淘宝发现这一情况后,在该店铺匿名买了一袋99元的猫粮。经猫粮品牌方鉴定,确认为掺假的品牌猫粮。


随后,淘宝网以“违背不得售假约定、侵犯平台商誉”为由将姚某告上法庭,索赔265万元。这一赔偿金额由淘宝网计算得出。据淘宝网介绍,是以被告会员人数乘以网络平台每位活跃用户的年度贡献为184元(依据阿里巴巴集团2017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姚某以掺假的方式持续在淘宝网上出售假货,其行为不仅损害了与商品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而且降低了消费者对淘宝网的信赖和社会公众对淘宝网的良好评价,对淘宝网的商誉造成了损害,故被告应予以赔偿。


关于赔偿金额,法院认为,淘宝网提供的计算损失的方式与本案无直接关联,且姚某无法预见到上述损失,故不予采信。鉴于姚某售假的行为对淘宝网的商誉造成了损害,法院综合考虑姚某经营时间、商品价格和利润等因素,判令姚某赔偿淘宝网12万元,其中,10万元是赔偿淘宝网损失,2万元是赔偿淘宝网合理支出。


庭审时,淘宝网还主张被告在媒体刊登声明、消除影响。法院认为,淘宝网以服务合同为基础法律关系提起诉讼,双方合同并未约定造成的商誉损害需要承担在媒体上发表声明以消除影响的责任,这一请求无合同和法律依据,故不予支持,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阿里巴巴集团平台治理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接受法院判决,不进行上诉。


“第一案”释放了哪些信号?


多位法律界人士认为,12万元赔偿确实微不足道,但其背后所指向的标本价值依然重大,这意味着向社会释放了信号:商家造假不仅会严重损害消费者权益,也会给平台商誉等带来重大损失,需要付出相应的法律代价。


――为何被告赔偿2万元的合理支出?


法院表示,对于合理费用2万元的损失,鉴于原、被告签订的合同已约定律师费等间接损失由违约方承担,法院依法综合考虑案件的难易复杂程度、原告代理律师的工作量以及案件的标的等因素,参照律师收费标准予以支持。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认为,该判决在现有法律框架已来之不易,法院支持电商平台成为积极打假的主体。“让我们看到售假违法成本更高,也表明不要让打假者成为经济上的受害者。”


――网店售假,平台有没有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4条规定,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作出更有利于消费者的承诺的,应当履行承诺。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销售者或者服务者承担连带责任。


高艳东认为,平台是否担责须区分看待。“如电商平台网站及时删除商品等链接履行义务,可以免责;但如果一款爱马仕围巾在网上卖几元钱,明显是售假行为,平台没有尽到应有义务仍需承担责任。”


――电商平台成“打假积极分子”?


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保昌说,作为电商平台,淘宝网拿起法律武器“打假”,既是对自身的保护,也有利于维护消费者权益。近年来,电商平台起诉售假、刷单等违法人员的力度加大,表明电商平台正成为积极的“打假”主体,且“司法化”趋势明显。


“打假应成为全社会共治的一项行动”


国家工商总局有关负责人曾表示,互联网网购的投诉五分之一是假冒伪劣产品,假冒伪劣问题可能是在当前发展阶段一个比较长期困扰的问题。“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已经从跑马圈地粗放型经营发展到向精细化、品牌化的方向发展,并在推动着社会的诚信建设,但打击假货仍任重道远。”高艳东说。


邱宝昌认为,从“刷单入刑第一案”到“全国首例电商平台反诉商家售假胜诉案”,依法治理电商乱象正在形成良好态势。“司法打击是需要的,能起到震慑效果,但一个案子是不够的,要持续深入推进。”


当前,“打假”的执法力度仍有待加强。据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共排查出4495个销售额远大于5万元起刑点的制售假线索,截至目前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已经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0余例,且被判缓刑46名,缓刑比率达82%。


“打假应成为全社会共治的一项行动。”高艳东建议,可以考虑对假货产品造成的损害建立高额性的惩罚赔偿制度,形成“一次售假、经营难继”的震慑效果。法律之外,政府要建立一个信用机制,让“一处违法、处处受限”。同时让消费者有动力打假,释放民间动力,打假需要立法、司法、执法、企业、公众的全方位参与。(记者张璇 陈晓波 朱�)


  • 每周速览 |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Google”商标通用化之争;斯柯达在印度身陷商标侵权纠纷,部分车型被禁售

    当地时间10月18日,美国SRC Labs,LLC和圣雷吉斯莫霍克部落分别针对亚马逊公司和微软公司,以专利侵权为由在美国弗吉尼亚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这是继药企艾尔建之后第二起和第三起直接由美国原住民部落参与提起的专利诉讼,这类诉讼目的是以原住民部落的“主权豁免”避开被对手提出专利无效的质疑。
  • 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硕士研究生招生啦!

    2016年11月,在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和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同济大学在知识产权学院基础上,正式成立了“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将知识产权学科整体转入,同时建立了与知识产权相关经济法、国际法、刑法等领域的师资团队,具体承担WIPO-同济大学联合培养知识产权法(设计)硕士项目(WIPO项目)、教育部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委托同济大学承办的“一带一路”知识产权硕士项
  • 万慧达观察 | 抄袭法国地理标志的“玛歌”商标一审被确认“具有不良影响”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分别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及第十条第一款(八)项(不良影响),宣告抄袭未在中国注册的法国地理标志的商标无效。
  • iPhone X上市在即,却被诉以商标侵权是怎么回事?

    自9月12日发布以来,苹果iPhone X就以其独树一帜的“刘海”式全面屏,成功吸引了大批媒体和消费者的关注。眼下iPhone X开售在即,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苹果iPhone X中使用的Animoji表情却遭到了商标侵权诉讼。
  • 吊诡的反思:反向假冒、定牌加工与消费者知情权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五)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理论上,这种行为被称为“反向假冒”。
  • iPhone X上市在即,却被诉以商标侵权是怎么回事?

    自9月12日发布以来,苹果iPhone X就以其独树一帜的“刘海”式全面屏,成功吸引了大批媒体和消费者的关注。眼下iPhone X开售在即,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苹果iPhone X中使用的Animoji表情却遭到了商标侵权诉讼。
  • 吊诡的反思:反向假冒、定牌加工与消费者知情权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五)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理论上,这种行为被称为“反向假冒”。
  • 抄袭这件事,应少点套路,多些真诚

    十月过半,差那么一点,我们就要别离2017年迈进2018年了。这一年中,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大小事件,笔者对今年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年中的抄袭事件想进行一下回顾,想进行一下“追思”,想进行一下“叨叨”。
  • 游戏玩家请捂紧钱包,不然这件专利可能刺激你“氪金”

    打游戏的朋友对自己的匹配到的队友或多或少有过吐槽,而近日,微博上一则有关游戏的专利引起了编者的注意,据相关报道称,该游戏专利会将不“氪金”的玩家匹配给游戏大神(不氪金即没有在游戏中投入任何花销的普通玩家),为鼓励和刺激玩家“氪金”消费 。
  • 一起标的2.1亿元的著作权案件,一审系中间判决,二审仍在审理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南京擎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擎天公司)、南京擎天全税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擎天全税通公司)与南京南华擎天资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华擎天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据悉,该案经过4个半小时的审理,并未当庭宣判。
  • 每周速览 |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Google”商标通用化之争;斯柯达在印度身陷商标侵权纠纷,部分车型被禁售

    当地时间10月18日,美国SRC Labs,LLC和圣雷吉斯莫霍克部落分别针对亚马逊公司和微软公司,以专利侵权为由在美国弗吉尼亚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这是继药企艾尔建之后第二起和第三起直接由美国原住民部落参与提起的专利诉讼,这类诉讼目的是以原住民部落的“主权豁免”避开被对手提出专利无效的质疑。
  • 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硕士研究生招生啦!

    2016年11月,在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和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同济大学在知识产权学院基础上,正式成立了“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将知识产权学科整体转入,同时建立了与知识产权相关经济法、国际法、刑法等领域的师资团队,具体承担WIPO-同济大学联合培养知识产权法(设计)硕士项目(WIPO项目)、教育部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委托同济大学承办的“一带一路”知识产权硕士项
  • 万慧达观察 | 抄袭法国地理标志的“玛歌”商标一审被确认“具有不良影响”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分别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及第十条第一款(八)项(不良影响),宣告抄袭未在中国注册的法国地理标志的商标无效。
  • iPhone X上市在即,却被诉以商标侵权是怎么回事?

    自9月12日发布以来,苹果iPhone X就以其独树一帜的“刘海”式全面屏,成功吸引了大批媒体和消费者的关注。眼下iPhone X开售在即,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苹果iPhone X中使用的Animoji表情却遭到了商标侵权诉讼。
  • 吊诡的反思:反向假冒、定牌加工与消费者知情权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五)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理论上,这种行为被称为“反向假冒”。
  • 知识产权诉讼技巧及实战攻略系列课程 | 开课啦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
  • 闹剧:IAM眼中对撸的西电捷通和苹果

    在北京的专利年会上,来自苹果关联私人执业律师的一个带有些许敌意的问题,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略微难堪的对话,十分罕见。苹果与中国公司西电捷通之间在中国法院的战火已经燃烧了一年多,而今天刚刚在中国国家会议中心开幕的中国专利年会的与会者,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的上演。
  • 非诚勿扰“嘘嘘”篇——华谊兄弟撤诉

    2017年6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准予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撤回对金阿欢、永嘉县非诚勿扰婚姻介绍所(普通合伙)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起诉。 朝阳法院的该份裁定是基于2017年6月27日,华谊兄弟提出的撤诉申请。关于撤诉原因,目前尚不知晓。
  • 商标评审速递 | “花芊古”遇到“花千骨”再天然也不行

    “花芊古天然”商标申请被驳回;JEEP无效“水中吉普SHui ZHong Ji Pu”
  • 专利侵权案搜狗持续推进:9项侵权已进入庭审

    近日,搜狗诉百度专利侵权案又有了新的进展。据了解,之前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已经裁定有效的9项专利的相关诉讼已进入庭审阶段。在相关专利被认定有效的前提下,进入庭审也就意味着百度败诉的可能性大增。
  • 每周速览 |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Google”商标通用化之争;斯柯达在印度身陷商标侵权纠纷,部分车型被禁售

    当地时间10月18日,美国SRC Labs,LLC和圣雷吉斯莫霍克部落分别针对亚马逊公司和微软公司,以专利侵权为由在美国弗吉尼亚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这是继药企艾尔建之后第二起和第三起直接由美国原住民部落参与提起的专利诉讼,这类诉讼目的是以原住民部落的“主权豁免”避开被对手提出专利无效的质疑。
  • 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硕士研究生招生啦!

    2016年11月,在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和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同济大学在知识产权学院基础上,正式成立了“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将知识产权学科整体转入,同时建立了与知识产权相关经济法、国际法、刑法等领域的师资团队,具体承担WIPO-同济大学联合培养知识产权法(设计)硕士项目(WIPO项目)、教育部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委托同济大学承办的“一带一路”知识产权硕士项
  • 万慧达观察 | 抄袭法国地理标志的“玛歌”商标一审被确认“具有不良影响”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分别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及第十条第一款(八)项(不良影响),宣告抄袭未在中国注册的法国地理标志的商标无效。
  • iPhone X上市在即,却被诉以商标侵权是怎么回事?

    自9月12日发布以来,苹果iPhone X就以其独树一帜的“刘海”式全面屏,成功吸引了大批媒体和消费者的关注。眼下iPhone X开售在即,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苹果iPhone X中使用的Animoji表情却遭到了商标侵权诉讼。
  • 吊诡的反思:反向假冒、定牌加工与消费者知情权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五)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理论上,这种行为被称为“反向假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