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回收容器很环保,但也可能会构成商标侵权

——江苏恒顺醋业股份有限公司诉泰州市海陵区乐多多超市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2017-08-23 18:30 · 作者:知产力   阅读:1297


作者 | 吴翔 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4206字,阅读约需8分钟)


前 言  

本期“苏法视野”刊登恒顺公司诉乐多多超市侵害商标权纠纷案,该案主要涉及容器回收再利用时的商标侵权认定问题。


目前,在司法实践中,回收利用烙有特定商标容器的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回收的容器仅作为容器使用,容器上的商标起不到识别作用,且回收利用方已经显著标识了自己的商标和商品信息,故此种行为不应当认定为商标侵权。在大理啤酒公司诉普洱啤酒公司侵害商标权一案中,法院认为,普洱啤酒公司未将大理啤酒公司的旧专用啤酒瓶上的文字作为商标或商品生产企业标识使用,只是将旧啤酒瓶作为啤酒容器使用,其在啤酒瓶的瓶身和瓶颈处均粘贴了显著标明其“澜沧江”商标和其企业名称的瓶贴,与大理啤酒公司使用的啤酒瓶贴存在明显区别,不会产生混淆误认。因此,普洱啤酒公司的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


而另一种意见则认为,使用回收的烙有特定商标的容器,可能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或误认,应当认定构成商标侵权。在百威英博公司诉浙江喜盈门公司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中,百威英博公司享有“百威”和“百威英博”注册商标的使用权,浙江喜盈门公司生产销售“喜盈门”牌啤酒,但其啤酒瓶在瓶体下部有“百威英博”或“百威英博专用瓶”浮雕字样,酒瓶背贴以小字记载汾湖公司出品、哈尔滨喜盈门公司监制,并以更小字体注明“瓶体字样与本产品无关”。对此,法院认为,在啤酒瓶上使用“百威英博”或者“百威英博专用瓶”的浮雕文字,显然是在商品容器上使用商标,属于商标使用的范围,凡是注意到酒瓶上“百威英博”字样的相关公众,通常都会认为该啤酒来源于百威英博。故认定浙江喜盈门公司构成商标侵权。


在本期“苏法视野”刊登的恒顺公司诉乐多多超市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中,恒顺公司主张,乐多多超市销售了突出使用“恒顺”标识的假冒白醋,构成商标侵权,乐多多超市则辩称,被控侵权商品使用的瓶体系回收自恒顺公司生产销售的商品。审理法院最终认定,即使被控侵权商品瓶体确系回收利用恒顺公司生产销售商品的旧瓶,但由于乐多多超市销售的被控侵权商品系在旧瓶内重新装入非恒顺公司生产的醋,故商品的内容已经完全变化。在被控侵权商品瓶体上的“恒顺”浮雕文字未被遮蔽或去除的情况下,虽然瓶体大部分面积同时使用了包含生产商“焦山及图”商标、生产厂家等信息的瓶贴,但由于涉案“恒顺”注册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且被控侵权商品上使用的“焦山及图”商标字体较小,考虑到经营者可能生产不同品牌、不同等级商品的实际情况,被控侵权商品瓶体上同时使用“恒顺”以及包含“焦山及图”、生产厂家等信息的瓶贴,不足以区分被控侵权商品,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被控侵权商品与恒顺公司存在特定联系,进而导致消费者混淆,故认定乐多多超市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构成对恒顺公司涉案注册商标权的侵害


结合前述案件,笔者认为,对市场中流通的符合安全标准的旧瓶进行回收再利用,符合物尽其用、资源节约的环保政策,应予鼓励和提倡,但在重复利用的过程中仍应当注意避免侵害他人的注册商标等知识产权。回收利用者应当采取一定的措施,对回收的容器、包装上原有的商标标识采取遮蔽、消除等合理措施,同时也应当尽量在容器的显著位置处用醒目字体标出自己的商标信息,并显著区别于原有商标标识,使消费者可以通过不同的瓶贴区分不同的商标和生产商。当然,对于该案所确定的裁判尺度,理论与实务中可能存在不同观点,供研究探讨。

 

【裁判要旨】


经营者对市场中流通的符合安全标准的旧瓶进行回收再利用时,如果对回收的容器、包装上原有的商标标识没有采取遮蔽、消除等合理措施,或者没有醒目标注自己的商标标识足以消除消费者发生混淆的可能性的,可以认定回收再利用行为构成商标侵权。


【案情摘要】


江苏恒顺醋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顺公司)系“中华老字号”企业,公司产品畅销国内外,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中国名牌产品。2015年12月28日,恒顺公司经核准注册,取得第3905733号“恒順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该商标为扇状弧形卷轴外框,“恒順”二字位于框体的中央,字体最大,“恒顺”的下方标注“HENGSHUN”的拼音字符。该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醋;酱油;调味品等。2011年1月29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涉案“恒顺”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


2015年9月17日,恒顺公司在泰州市祥泰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到泰州市海陵区乐多多超市(以下简称乐多多超市)的经营场所,以28元的价格购买了突出使用“恒顺”标识的假冒白醋8瓶,并现场取得电脑小票一张。

根据公证书所附照片,并结合公证保全的被控侵权产品的实物以及乐多多超市提供的被控侵权产品的外包装实物、照片等,可确认被控侵权产品为白醋,其灌装物为玻璃瓶,瓶体上贴有彩色瓶贴覆盖了从中间向下的大半个瓶身。其中“镇江白醋”为白色,呈竖型排列,字体最大,背景底色为淡蓝色。标贴背景底色为浅黄色的部分注有红底白字的“焦山”字样(字体较小)、“焦山”文字图形组合商标标识。在瓶贴的底部标注有“制造商:镇江焦山味业公司”“地址:镇江丹徒上党镇镇荣路古洞村”“电话:0511-84316556”等字样。上述相同内容亦出现在外包装纸箱箱体上。玻璃瓶体正、背面的瓶颈部位各有一处凸起的“恒顺”文字,瓶底有凸起的“恒顺”文字加麒麟图标(右下角有圈R标识),上述凸起的文字、图标均为直接烤印在玻璃瓶上而无法从瓶体剥离,其中“恒顺”文字与第3905733号商标中的“恒順”为基本相同文字及字体。


镇江焦山味业有限公司系有限公司(自然人控股),成立于2011年8月23日,经营范围为食醋的酿造、配制;酱油的酿造、配制。1995年12月21日,经核准,镇江焦山味业有限公司成为第800814号“焦山及图”的注册商标权利人,该商标的核定使用范围为酱油;醋;各种调味酱。


恒顺公司主张乐多多超市以营利为目的大肆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给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商誉损失,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据此,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乐多多超市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等。


【法院认为】


泰州中院一审认为:恒顺公司是核定使用在第30类醋、调味品等商品上的第3905733号注册商标的权利人,该注册商标在有效期内,故恒顺公司对该商标享有的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


一、乐多多超市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侵害了恒顺公司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


首先,商标的基本功能是区分商品或服务的来源。商品经营者对于某个特定标识的使用是否足以令消费者区分商品或服务的来源是判断该使用行为是否属于商标使用的关键。涉案商品的瓶体上熔铸有“恒顺”字样,此系生产商在商品容器上使用与其品牌、注册商标具有特定关联之文字的行为,通常表明该容器专用于特定品牌的商品。恒顺公司核定使用在第30类醋等商品上的第3905733号注册商标系文字与图形组合商标,其显著部分为“恒順”中文字样,呼叫音也为“恒顺”,故“恒順”字样系上述商标的主要部分。涉案商品也为醋,其瓶体上所标注的“恒顺”字样与涉案第3905733号注册商标的主要部分基本相同,区别仅在于“顺”字的繁简字体不同。在涉案商品瓶体上无其他文字标识、“恒顺”字样呈浮雕状凸起的情况下,该“恒顺”字样显然具有显著性和识别性,能够对消费者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功能。因此,涉案商品瓶体上“恒顺”字样的使用属于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行为


其次,被控侵权商品瓶体上使用的“恒顺”浮雕文字容易导致消费者混

淆。被控侵权商品瓶体的大部分面积虽然同时使用了包含“焦山及图”商标、生产厂家等信息的瓶贴,但由于涉案注册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且被控侵权商品上使用的“焦山及图”商标字体较小,考虑到经营者可能生产不同品牌、不同等级商品的实际情况,被控侵权商品瓶体上同时使用“恒顺”以及包含“焦山及图”、生产厂家等信息的瓶贴,不足以区分被控侵权商品,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被控侵权商品与恒顺公司存在特定联系,进而导致消费者混淆。至于涉案商品上的“恒顺”字样呈透明状、与瓶身熔为一体,瓶贴上使用了“焦山及图”标识并标注了生产厂家等情形,仅与涉案商品上“恒顺”字样识别功能的强弱以及由此导致消费者混淆程度的高低具有一定关联,并无证据证明上述情形能够阻却消费者观察、留意到上述“恒顺”字样,从而导致其来源识别功能的丧失。因此,涉案商品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涉案注册商标相近似的标识,容易导致混淆,系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再次,对市场中流通的符合安全标准的旧瓶进行回收再利用,符合物尽其用、资源节约的环保政策,应予鼓励和提倡。但在重复利用过程中应当注意避免侵害他人的注册商标等知识产权。我国法律法规并无强制回收使用旧瓶的规定,生产商没有回收利用自己或他人旧瓶的法定义务,而旧瓶的转移占有仅表明其物权可能发生转移,而与旧瓶上存在的商标权无关,不能认为旧瓶转移的事实赋予了其占有人使用旧瓶上他人商标的权利,更不能认为恒顺公司的旧瓶被他人回收后进行商业性利用的基础之一系恒顺公司的商标权用尽。一般情况下,商标权人无权禁止其自行或许可他人生产销售的商品投向市场后的继续流通,但如果该商品在质量、包装、成分、内容等方面发生变化,使得继续流通的商品与商标权人原初投向市场的商品相比不再是同一商品,商标权人有权禁止已经发生变化商品的继续流通。后续生产商若使用标注他人商标的旧瓶灌装其所生产的相同商品,且对旧瓶上的商标不作任何形式的覆盖、阻却,则该商标的商品来源识别功能必然继续发挥,商标的品牌声誉在客观上被后续生产商所利用。如果经营者对回收的容器、包装上原有的商标标识没有采取遮蔽、消除等合理措施,或者没有附加其他区别性标识足以消除消费者发生混淆的可能性,回收再利用行为便可能侵害他人的注册商标权


该案中,即使被控侵权商品瓶体确系回收利用恒顺公司生产销售商品的旧瓶,由于乐多多超市销售的被控侵权商品系在旧瓶内重新装入非恒顺公司生产的醋,商品的内容已经完全变化。在被控侵权商品瓶体上的“恒顺”浮雕文字未被遮蔽或去除的情况下,即使被控侵权商品使用了其他瓶贴,但并不足以防止消费者混淆误认,仍构成对恒顺公司涉案注册商标权的侵害。


综上,乐多多超市销售的被控侵权商品瓶体上使用的浮雕 “恒顺”文字构成对恒顺公司涉案商标权的侵害。


二、乐多多超市应承担的民事侵权法律责任


该案中,被控侵权商品瓶体上同时使用了“恒顺”和印有“焦山及图”标识的瓶贴,销售商应当进行必要的审查和核实,确认被控侵权商品的生产者是否与恒顺公司存在关联、是否取得恒顺公司授权。故虽然被控侵权商品上已经标明生产厂家、生产地址等信息,但乐多多超市并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已经尽到了相应的审核义务,主观上存在过错。故乐多多超市不能免除对其销售被控侵权商品的行为承担赔偿损失及合理开支的民事责任。


关于赔偿数额的确定,鉴于无证据证明恒顺公司因侵权受到的实际损失、乐多多超市因侵权所获利益的具体金额,恒顺公司也未举证证明涉案商标的许可使用费,故该案依法可以适用法定赔偿。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品牌声誉、乐多多超市的性质与经营规模、过错程度、侵权持续时间、销售对象与销售的地域范围以及本地经济发展水平、醋类商品与当地日常生活的关联性程度等因素,酌情确定乐多多超市应承担的赔偿数额。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乐多多超市停止销售侵权产品,赔偿恒顺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500元以及为制止侵权行为产生的合理费用人民币1528元。


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一审合议庭:蔡勇 吴翔 李小平

 

附图:被控侵权产品

镇江1.jpg

镇江2.jpg

镇江3.jpg

镇江4.jpg



【案件信息】

一审:泰州中院(2016)苏12民初3号民事判决书。


  • 康信视点|5大招跳出外内专利申请定稿的大坑

    如果将申请专利的过程看做盖楼的话,则专利申请文件的质量就好比大楼的地基。接触过专利文献的人都知道,其是一种具有特定格式和要求的科技文献,因此审查员或者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读懂这种“科技八股文”,并且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根据其中公开的内容来实现该技术方案直接决定了该专利申请授权的可能性和后期维权效果。
  • 世界杯来了,全球球迷都用什么姿势看球?

    从6月14日至7月15日的一个月时间里,全世界球迷将以世界杯的名义迎来属于他们的狂欢——虽然这届世界杯依然没有中国队的参与。
  • 金杜知卓|开源软件:保护的智慧

    软件开源作为一种经营模式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平台型的企业经营者)、软件开发者选择将自己的软件通过开源的方式贡献给社区。然而,如同笔者在此前发布表的《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一文中所述,软件开源常常是一种商业经营模式,而并非免费的盛宴,开源软件的开源方依然可以结合自己的商业目标,在将软件开源的同时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 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专利期间的不公平行为会导致在专利在法院无执行性

    五月初,在Energy Heating LLC诉Heat On-The-Fly LLC的案件中,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C)决定专利号为8,171,993的美国专利因不公平行为而无法执行。
  • 苹果v.三星再起波澜:不满陪审团判赔额,三星要求撤销或重审

    上月,陪审团已就苹果与三星的专利诉讼中三星须支付的赔偿金额做出判决,然而争论尚未结束。
  • 康信视点|5大招跳出外内专利申请定稿的大坑

    如果将申请专利的过程看做盖楼的话,则专利申请文件的质量就好比大楼的地基。接触过专利文献的人都知道,其是一种具有特定格式和要求的科技文献,因此审查员或者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读懂这种“科技八股文”,并且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根据其中公开的内容来实现该技术方案直接决定了该专利申请授权的可能性和后期维权效果。
  • 世界杯来了,全球球迷都用什么姿势看球?

    从6月14日至7月15日的一个月时间里,全世界球迷将以世界杯的名义迎来属于他们的狂欢——虽然这届世界杯依然没有中国队的参与。
  • 金杜知卓|开源软件:保护的智慧

    软件开源作为一种经营模式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平台型的企业经营者)、软件开发者选择将自己的软件通过开源的方式贡献给社区。然而,如同笔者在此前发布表的《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一文中所述,软件开源常常是一种商业经营模式,而并非免费的盛宴,开源软件的开源方依然可以结合自己的商业目标,在将软件开源的同时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 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专利期间的不公平行为会导致在专利在法院无执行性

    五月初,在Energy Heating LLC诉Heat On-The-Fly LLC的案件中,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C)决定专利号为8,171,993的美国专利因不公平行为而无法执行。
  • 苹果v.三星再起波澜:不满陪审团判赔额,三星要求撤销或重审

    上月,陪审团已就苹果与三星的专利诉讼中三星须支付的赔偿金额做出判决,然而争论尚未结束。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
  • 世界杯来了,全球球迷都用什么姿势看球?

    从6月14日至7月15日的一个月时间里,全世界球迷将以世界杯的名义迎来属于他们的狂欢——虽然这届世界杯依然没有中国队的参与。
  • 金杜知卓|开源软件:保护的智慧

    软件开源作为一种经营模式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平台型的企业经营者)、软件开发者选择将自己的软件通过开源的方式贡献给社区。然而,如同笔者在此前发布表的《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一文中所述,软件开源常常是一种商业经营模式,而并非免费的盛宴,开源软件的开源方依然可以结合自己的商业目标,在将软件开源的同时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 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专利期间的不公平行为会导致在专利在法院无执行性

    五月初,在Energy Heating LLC诉Heat On-The-Fly LLC的案件中,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C)决定专利号为8,171,993的美国专利因不公平行为而无法执行。
  • 每周速览|亚马逊获英超版权;迪士尼获美队盾牌专利

    亚马逊获英超版权;迪士尼获美队盾牌专利
  • 特别策划|商业秘密之浅析客户名单的认定标准

    “客户名单”最早来源于美国法,是美国判例中“Customer Lists”一词的中文翻译,早在1939 年,美国《侵权行为法重述》第 757 评论之(b)就提出客户名单是商业秘密的保护对象之一。我国1995年颁布的《国家工商总局关于禁止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若干规定》首次将客户名单列为商业秘密,2007年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商业秘密中的客户名单做了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