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除了给乐视换名字,孙宏斌入主的“新乐视”还做了什么?

2017-09-28 09:28 · 作者:   阅读:293   来源:第一财经



孙宏斌


孙宏斌时代的乐视网,需要新的标签。


9月27日晚,乐视网(300104.SZ)公告透露,它将更名为“新乐视”,目标是成为以家庭互联网为平台的文化消费升级的“引领者”。


两天前,乐视网还公告透露,将以零对价收购乐视金融业务,以解决乐视控股拖欠乐视网应收账款的问题。再加上,乐视网正在推进收购乐视影业的事宜。未来,新乐视将形成“终端(彩电)+内容(影业)+平台(乐视网)+应用(互联网金融等)”的彩电大屏生态。


更名为了新战略?


乐视网9月26日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变更公司名称及证券简称的议案,以及修订公司章程的议案,该议案还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根据议案,“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将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英文名称也作相应的变更;证券简称也将由“乐视网”变为“新乐视”,证券代码保持不变。


谈及更名的原因,乐视网表示,经过2017年上半年的一系列战略调整,继承“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生态理念,乐视网将集中资源聚焦大屏生态优势领域,结合分众自制和内容开放的内容战略,并辅以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手段,打造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网家庭娱乐生活。为进一步契合公司新的战略调整,所以拟变更公司名称及证券简称。


截至目前,公司更名事宜,尚需经过股东大会审议,并需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以及还需等待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核准。名称变更后,乐视网之前签署的合同不受更名的影响。


欲摆脱贾跃亭时代阴影


今年以来,乐视网从股权结构、高管团队、业务重点到战略方向,都发生了重大变化。


为了缓解资金紧张的局面,2017年年初,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通过股权转让,引入融创中国作为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融创中国以约160亿元,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彩电业务)和乐视影业。


后来,乐视网大股东“乐视控股”、实际控制人贾跃亭的资金链风波持续发酵。贾跃亭在乐视网、乐视影业中的股权,大部分已经被司法冻结。银行、供应商等纷纷上门追债,令乐视网的资金链雪上加霜。


5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CEO,由乐视致新CEO梁军接任成为新一任的乐视网CEO;7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而融创中国的董事局主席孙宏斌当选新一届的乐视网董事长。与此同时,乐视网还更换了一批高管团队,如乐视影业CEO张昭成为乐视网COO。


孙宏斌时代的乐视网,重新调整了公司的战略方向。一方面,做“减法”,聚焦大屏战略,终端重点做彩电,针对分众做自制内容,视频网站对外开放、加强合作,不再盲目烧钱买版权;另一方面,做“加法”,加快推进乐视网对乐视影业的收购事宜。


乐视网更名是想树立新形象,体现了孙宏斌的新思路,欲摆脱贾跃亭时代的阴影。


收购乐视金融、解决应收账问题


目前,乐视网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尚未发生变化,仍为乐视控股、贾跃亭。但是,孙宏斌时代的新乐视,必须与乐视非上市体系之间切割清楚,尤其是追讨关联公司拖欠乐视网上市公司超过50亿元的应收账款。


9月25日,乐视网公告透露,拟收购关联方乐视金融类业务。具体的操作是,乐视网将收购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投资”)100%股权(不包含乐视投资旗下非金融类资产及业务)。


乐视投资的的法定代表人为贾跃民(贾跃亭的哥哥),注册资本5亿元,由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帕”)持股100%。而乐帕(LePar)正是乐视网应收账款主要的拖欠者之一,因为LePar承接了乐视电视的销售功能,直至梁军升任乐视网CEO,才把乐视电视的销售权收回上市公司,以便乐视网打通彩电业务的研、产、销。


乐视网表示,近期受乐视非上市体系债务状况影响,为排除后期可能产生的交易障碍,保护乐视投资旗下金融类业务优质资产,经与相关方协商,乐帕与乐视网的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签署了零对价的股份转让协议,将乐视投资在工商备案层面转移到乐视致新旗下,成为乐视致新的全资子公司。目前评估工作还在推进,预计乐视投资的股权价值不超过30亿元。


换句话说,乐视投资从非上市体系,无偿转给上市公司,抵消大部分应收账款。


对于乐视网来说,则可以增加互联网金融业务。乐视投资已获取了商业保理牌照、股权众筹牌照、基金销售牌照、保险经纪牌照、融资租赁牌照,目前正积极部署民营银行、券商、融资租赁等方面的牌照申领。乐视金融将把支付、账户、理财、消费信贷、众筹等业务,有机融合到乐视生态中,可大力推进娱乐金融化(将金融业务融合于娱乐节目或平台中)、金融视频化(将金融业务融合于视频节目或平台中)等特色创新,促进新乐视战略的实施。


9月25日晚,乐视网公告透露,将以9.9975亿元,回购930万张两年期的债券。这一方面意味着所有投资者都把2015年的乐视网债券回售给上市公司,面对续期一年9%利率的“诱惑”也要避免风险;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乐视网在困境中仍斥资近10亿元兑现回购承诺。


因此,孙宏斌时代的新乐视,要恢复、提升投资者的信心,仍需加倍努力。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
  • 宣纸退出商品分类 商标局细微处显“真功”

    2018年的《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与2017年的版本相比有一些细节上的调整,其中国际分类第16类1602类似群组的商品“宣纸(160347)”被“绘画和书法用纸”替代。
  • 崔国斌:体育赛事节目独创性分析的基本思路

    近日,由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主办,北京阳光知识产权与法律发展基金会、知产宝协办的“聚焦互联网与新媒体环境下体育赛事直播权利保护”研讨会在京举行,当日上午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崔国斌围绕着体育赛事节目的著作权法属性,分享了自己的看法。本文根据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崔国斌教授在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 拍案说法|如何保护“积木拼装玩具”的版权?

    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一类特殊的版权产品,其典型表现形式是“积木拼装玩具”。
  • 全球首例5.2亿的确定不垄断案!魅族缘何让高通如此委屈?

    高通与魅族价值5.2亿的天价纠纷,可不是大家熟悉的“反垄断案件”,而是全球首例由“可以垄断”的企业请求法院认定自己没有垄断行为的案件。目前,高通与魅族已经就专利授权达成和解。趁此机会,现在让我们来复习一下,让高通如此“委屈”的天价垄断案件,究竟为何?
  • 特别策划|商业秘密之企业管理中实务要略

    商业秘密是指,合法所得,采取了适当保密措施,能为合法拥有者带来现实或潜在利益,不为公众所知的,不属于国家秘密的技术信息或经营信息。其中,合法所得包括研发、开发、受让、获得授权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