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索尼一个重磅决定!盗版歌曲彻底没法听了

2017-09-29 09:46 · 作者:   阅读:657   来源:IT168



  【IT168 资讯】索尼、环球和华纳是世界三大唱片公司,粗略来讲,三者几乎包揽了全球的音乐版权。


  版权在国内一直是个较为尴尬的词汇,尤其是对于影音内容来说,正版消费的理念在最近今年才逐渐抬头,政策和生态环境也良好了许多。


  


  可是,当下在国内外依然有不少侵犯版权的乱象,于是索尼就把“执法之手”伸向了混音圈。


  混音Remix是音乐创作的一种重要形式,同时在这个大网络社交的语境下,还成为段子手搞笑、UP主鬼畜的来源素材。


  然而,当引用到受法律保护的版权内容时,其实仍旧是铤而走险的行为。不过,此前难以追溯的原因在于,混音较难取证,比如引用的段落很短,又比如改编后人声、音调等都发生了改变。


  据Digital Music News报道, 索尼和Remix Hits日前达成合作,后者提供了一套完整的对混音中版权内容进行精准识别的技术。


  同时,Remix Hits构建了一个购买、创作和发行的平台,对于这些版权音源素材/片段,需要在平台上付费购买,获得授权后使用。然后在平台上对作品进行发行,最后Remix Hits和作者共同分成。


  看起来这是一个排他且有些霸道的版权保护方式,但从正版的角度,似乎又无可厚非。


  目前,这套平台尚未运作起来,留待解决的疑问也比较多。比如Remix Hits如何发行?作者如果在其他平台分享上传该当何处?现有的非版权内容如何追偿?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
  • 宣纸退出商品分类 商标局细微处显“真功”

    2018年的《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与2017年的版本相比有一些细节上的调整,其中国际分类第16类1602类似群组的商品“宣纸(160347)”被“绘画和书法用纸”替代。
  • 崔国斌:体育赛事节目独创性分析的基本思路

    近日,由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主办,北京阳光知识产权与法律发展基金会、知产宝协办的“聚焦互联网与新媒体环境下体育赛事直播权利保护”研讨会在京举行,当日上午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崔国斌围绕着体育赛事节目的著作权法属性,分享了自己的看法。本文根据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崔国斌教授在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 拍案说法|如何保护“积木拼装玩具”的版权?

    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一类特殊的版权产品,其典型表现形式是“积木拼装玩具”。
  • 全球首例5.2亿的确定不垄断案!魅族缘何让高通如此委屈?

    高通与魅族价值5.2亿的天价纠纷,可不是大家熟悉的“反垄断案件”,而是全球首例由“可以垄断”的企业请求法院认定自己没有垄断行为的案件。目前,高通与魅族已经就专利授权达成和解。趁此机会,现在让我们来复习一下,让高通如此“委屈”的天价垄断案件,究竟为何?
  • 特别策划|商业秘密之高危风险与应对措施

    笔者从事工商行政管理行政执法31年,致力于公安经侦人员、工商稽查人员的破获商业秘密案件培训,就典型案例、侵犯企业商业秘密的高危风险进行剖析,从企业商业秘密保护实务角度考虑,提出企业应当采取的应对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