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这个208万的诉讼会重新定义“抄袭”?

2017-10-11 18:19 · 作者:知产力   阅读:471

作者 | Yuci


(本文版权为知产力所有,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本文1618字,阅读约需3分钟)


现在是2017年10月,距离2018年的结束还有两个月。


但今年一年各个领域事情不断,让各路吃瓜群众大饱眼福,又叹息一句还能有这种操作。原创文学抄袭领域也是八月出唐七、匪我思存事件;十月出糜宝事件。像极了九月薛之谦和十月鹿晗。抛开娱乐事件,网络文学创作的抄袭问题,又被再一次推到舆论的风口。

 

10月10日,小编在刷微博时,突然发现一条热门微博,作家糜宝头条文章《万字短篇撞梗15出,原创作者竟反遭索赔208万?!》一文。当事人一方是称原创作者的糜宝,一方是被质疑抄袭作者绿亦歌。在文章中,糜宝称一开始是自己的文章被质疑抄袭,对此她进行调查和比对后,确认自己未侵权发表微博为自己澄清,涉及文章为绿亦歌的《阿难,阿难》以及糜宝作品《可曾记得爱》。通过比对发现两篇文章高度相似,多处撞梗,甚至逻辑结构和部分细节描写也如出一辙。但是,糜宝的《可曾》发布于2004年,而另一篇作品绿亦歌的《阿难》发布于2014年,时间实锤的亮出,片刻见分晓。糜宝在文中称,因为涉及文章已经有十三年之久,自身感觉“为了这点事起诉抄袭有些小题大做”,便没有继续指控对方抄袭。


而在八月份,糜宝在澄清自己尚未抄袭,并通过比对反证绿亦歌疑似抄袭后,转载发布绿亦歌《阿难》的杂志《爱格》也于8月11日发布声明称认为绿亦歌包括《阿难》在内的几篇作品确实涉嫌抄袭,但是否构成抄袭,未经法院生效判决,爱格杂志不便直接予以认定。对此,爱格将绿亦歌现有作品暂停连载,并对原作者致歉。又说明了杂志与作者绿亦歌合作属于单本图书合作关系。


先有调色盘和时间佐证,后有杂志出面澄清,绿亦歌的抄袭似乎有些板上钉钉的意味。可是事情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在9月15日,绿亦歌就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开了两份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根据通知书内容,分别为名誉权纠纷和请求法院确认不侵害著作权纠纷。公布当天,网友们在评论区就已经提出“抄袭者状告原创者?”的观点,而在10月10日,糜宝的微博正式验证了绿亦歌系对自己起诉侵犯其名誉权,索赔100万元,以及确认绿亦歌未抄袭,请求赔偿108万元。

 

208万元的高额赔偿让网友傻了眼,为何原创作者还要被涉嫌抄袭人要求赔偿?

 

当然绿亦歌方面自然是站在未抄袭的立场,如果未抄袭,损害名誉和确认之诉也无可厚非。

 

在两家的解释当中,小编发现了现在被大家说烂的观点:当今社会的发展融合,使得网络创作变得更为快捷,而网络创作中出现的融梗和撞梗,是否能认定为抄袭,甚至可以说,对于网络文学,抄袭是否需要一个新的定义范围。

 

说来也巧,又是八月份,大家可还记得一直悬而未解的唐七抄袭事件,同月爆出匪我思存打脸流潋紫抄袭事件。


然而,唐七的未抄袭直至目前停留在唐七进行司法鉴定,公开鉴定意见为未抄袭,而被抄袭作者大风刮过一直保持低调,两家纷争至今只停留在舆论纷争,目前没有任何消息证实任何一方有对峙公堂的情况,就连唐七的微博也停留在8月10日至今未更新。


匪我思存和流潋紫的抄袭事件,作家匪我思存可以说是十分主动,站在第一线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正面指责流潋紫《如懿传》抄袭,引得网友关注,但不知是何原因,流潋紫对此也从未有过回应。两者也未有起诉消息。

 

但无论是唐七还是匪我思存都提到过一句话,对峙公堂,介入法律会成为他们保留的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最后武器。而真正要对峙公堂的,却是刚刚文中介绍到的绿亦歌与糜宝。


自琼瑶诉于正案件以来,人们对原创文学的关注不断提高,抵制抄袭的呼声也日益高涨,但随着社会网络的变化发展,也让抄袭的界定变得尤为复杂。如果绿亦歌与糜宝的案件一旦开庭进行判决,或将成为网络文学、原创文学抄袭认定的重要案例,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小编作为追随网络文学成长的一代,对于上述所有作者的名字都有所了解,想必在众多书迷的心中,唐七、流潋紫、绿亦歌等人也是如同薛之谦、鹿晗一样的心中偶像人物,涉嫌抄袭的作者就好比闹出绯闻的偶像,不由让人感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事人双方无论谁抄袭名声坐实,都要碎了粉丝的心。


  • 每周速览 |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Google”商标通用化之争;斯柯达在印度身陷商标侵权纠纷,部分车型被禁售

    当地时间10月18日,美国SRC Labs,LLC和圣雷吉斯莫霍克部落分别针对亚马逊公司和微软公司,以专利侵权为由在美国弗吉尼亚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这是继药企艾尔建之后第二起和第三起直接由美国原住民部落参与提起的专利诉讼,这类诉讼目的是以原住民部落的“主权豁免”避开被对手提出专利无效的质疑。
  • 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硕士研究生招生啦!

    2016年11月,在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和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同济大学在知识产权学院基础上,正式成立了“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将知识产权学科整体转入,同时建立了与知识产权相关经济法、国际法、刑法等领域的师资团队,具体承担WIPO-同济大学联合培养知识产权法(设计)硕士项目(WIPO项目)、教育部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委托同济大学承办的“一带一路”知识产权硕士项
  • 万慧达观察 | 抄袭法国地理标志的“玛歌”商标一审被确认“具有不良影响”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分别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及第十条第一款(八)项(不良影响),宣告抄袭未在中国注册的法国地理标志的商标无效。
  • iPhone X上市在即,却被诉以商标侵权是怎么回事?

    自9月12日发布以来,苹果iPhone X就以其独树一帜的“刘海”式全面屏,成功吸引了大批媒体和消费者的关注。眼下iPhone X开售在即,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苹果iPhone X中使用的Animoji表情却遭到了商标侵权诉讼。
  • 吊诡的反思:反向假冒、定牌加工与消费者知情权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五)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理论上,这种行为被称为“反向假冒”。
  • iPhone X上市在即,却被诉以商标侵权是怎么回事?

    自9月12日发布以来,苹果iPhone X就以其独树一帜的“刘海”式全面屏,成功吸引了大批媒体和消费者的关注。眼下iPhone X开售在即,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苹果iPhone X中使用的Animoji表情却遭到了商标侵权诉讼。
  • 吊诡的反思:反向假冒、定牌加工与消费者知情权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五)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理论上,这种行为被称为“反向假冒”。
  • 抄袭这件事,应少点套路,多些真诚

    十月过半,差那么一点,我们就要别离2017年迈进2018年了。这一年中,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大小事件,笔者对今年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年中的抄袭事件想进行一下回顾,想进行一下“追思”,想进行一下“叨叨”。
  • 游戏玩家请捂紧钱包,不然这件专利可能刺激你“氪金”

    打游戏的朋友对自己的匹配到的队友或多或少有过吐槽,而近日,微博上一则有关游戏的专利引起了编者的注意,据相关报道称,该游戏专利会将不“氪金”的玩家匹配给游戏大神(不氪金即没有在游戏中投入任何花销的普通玩家),为鼓励和刺激玩家“氪金”消费 。
  • 一起标的2.1亿元的著作权案件,一审系中间判决,二审仍在审理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南京擎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擎天公司)、南京擎天全税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擎天全税通公司)与南京南华擎天资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华擎天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据悉,该案经过4个半小时的审理,并未当庭宣判。
  • 每周速览 |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Google”商标通用化之争;斯柯达在印度身陷商标侵权纠纷,部分车型被禁售

    当地时间10月18日,美国SRC Labs,LLC和圣雷吉斯莫霍克部落分别针对亚马逊公司和微软公司,以专利侵权为由在美国弗吉尼亚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这是继药企艾尔建之后第二起和第三起直接由美国原住民部落参与提起的专利诉讼,这类诉讼目的是以原住民部落的“主权豁免”避开被对手提出专利无效的质疑。
  • 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硕士研究生招生啦!

    2016年11月,在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和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同济大学在知识产权学院基础上,正式成立了“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将知识产权学科整体转入,同时建立了与知识产权相关经济法、国际法、刑法等领域的师资团队,具体承担WIPO-同济大学联合培养知识产权法(设计)硕士项目(WIPO项目)、教育部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委托同济大学承办的“一带一路”知识产权硕士项
  • 万慧达观察 | 抄袭法国地理标志的“玛歌”商标一审被确认“具有不良影响”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分别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及第十条第一款(八)项(不良影响),宣告抄袭未在中国注册的法国地理标志的商标无效。
  • iPhone X上市在即,却被诉以商标侵权是怎么回事?

    自9月12日发布以来,苹果iPhone X就以其独树一帜的“刘海”式全面屏,成功吸引了大批媒体和消费者的关注。眼下iPhone X开售在即,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苹果iPhone X中使用的Animoji表情却遭到了商标侵权诉讼。
  • 吊诡的反思:反向假冒、定牌加工与消费者知情权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五)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理论上,这种行为被称为“反向假冒”。
  • 知识产权诉讼技巧及实战攻略系列课程 | 开课啦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
  • 闹剧:IAM眼中对撸的西电捷通和苹果

    在北京的专利年会上,来自苹果关联私人执业律师的一个带有些许敌意的问题,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略微难堪的对话,十分罕见。苹果与中国公司西电捷通之间在中国法院的战火已经燃烧了一年多,而今天刚刚在中国国家会议中心开幕的中国专利年会的与会者,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的上演。
  • 非诚勿扰“嘘嘘”篇——华谊兄弟撤诉

    2017年6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准予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撤回对金阿欢、永嘉县非诚勿扰婚姻介绍所(普通合伙)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起诉。 朝阳法院的该份裁定是基于2017年6月27日,华谊兄弟提出的撤诉申请。关于撤诉原因,目前尚不知晓。
  • 商标评审速递 | “花芊古”遇到“花千骨”再天然也不行

    “花芊古天然”商标申请被驳回;JEEP无效“水中吉普SHui ZHong Ji Pu”
  • 专利侵权案搜狗持续推进:9项侵权已进入庭审

    近日,搜狗诉百度专利侵权案又有了新的进展。据了解,之前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已经裁定有效的9项专利的相关诉讼已进入庭审阶段。在相关专利被认定有效的前提下,进入庭审也就意味着百度败诉的可能性大增。
  • 每周速览 |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Google”商标通用化之争;斯柯达在印度身陷商标侵权纠纷,部分车型被禁售

    当地时间10月18日,美国SRC Labs,LLC和圣雷吉斯莫霍克部落分别针对亚马逊公司和微软公司,以专利侵权为由在美国弗吉尼亚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这是继药企艾尔建之后第二起和第三起直接由美国原住民部落参与提起的专利诉讼,这类诉讼目的是以原住民部落的“主权豁免”避开被对手提出专利无效的质疑。
  • 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硕士研究生招生啦!

    2016年11月,在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和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同济大学在知识产权学院基础上,正式成立了“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将知识产权学科整体转入,同时建立了与知识产权相关经济法、国际法、刑法等领域的师资团队,具体承担WIPO-同济大学联合培养知识产权法(设计)硕士项目(WIPO项目)、教育部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委托同济大学承办的“一带一路”知识产权硕士项
  • 万慧达观察 | 抄袭法国地理标志的“玛歌”商标一审被确认“具有不良影响”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分别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及第十条第一款(八)项(不良影响),宣告抄袭未在中国注册的法国地理标志的商标无效。
  • iPhone X上市在即,却被诉以商标侵权是怎么回事?

    自9月12日发布以来,苹果iPhone X就以其独树一帜的“刘海”式全面屏,成功吸引了大批媒体和消费者的关注。眼下iPhone X开售在即,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苹果iPhone X中使用的Animoji表情却遭到了商标侵权诉讼。
  • 抄袭这件事,应少点套路,多些真诚

    十月过半,差那么一点,我们就要别离2017年迈进2018年了。这一年中,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大小事件,笔者对今年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年中的抄袭事件想进行一下回顾,想进行一下“追思”,想进行一下“叨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