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格力美的12起诉讼至今未开庭 董明珠或主动和解

2017-11-06 10:38 · 作者:   阅读:200   来源:证券日报






有消息称,近期格力主动对美的空调提出和解请求,希望双方对目前的12起知识产权官司能够达成和解。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就此消息向格力和美的方面求证。美的集团公关部负责人称:“需要核实,目前还不清楚细节。” 而格力电器内部人士称,没有听说。


而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就相关官司,双方正在初步接触中。不过由于纠纷间隔时间较久,且较为复杂,双方能否达成一致尚不能确定。”


格力与美的是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两个白电巨头,他们之间战火不断,从明撕到暗斗,已有数年。近年来,随着行业竞争激烈,两大巨头的斗争有升级之势,如今两大巨头是否能够抛开以往的是非恩怨,真正走到一块儿?


美的格力和解?


就格力与美的和解事宜,虽然双方未对此事正面回应,但有知情人士透露,双方确已在接触中。


一位美的集团高层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达成和解是有可能的,从两家企业互诉的案例来看,和解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


而在上个月,格力和美的也首次放下恩怨,牵手搭伴建立了保护知识产权的联盟。


多年来,格力和美的一直“打打闹闹”,从销量到专利,谁都从不向谁低头。两家巨头的掌门人董明珠和方洪波
(微博)
也甚至多次互怼。随着两家巨头的技术升级和规模扩容,双方互踩领地,竞争也更为激烈。


科睿唯安(原汤森路透)近期发布的2016年度专利报告显示,在全球家用电器专利排行榜上美的、格力、海尔包揽了前三名。前十名公司中有9家来自亚洲。而在2015年,前十名中只有三家来自亚洲。


格力和美的在专利权的大规模获取,让格力和美的围绕专利频繁开打。


而最近一轮似乎打得最凶,牵涉双方的12起诉讼。今年6月份,格力电器起诉美的空调侵犯其实用新型专利权并索赔5000万元,此后美的连续在广州、苏州等地对格力发起4起诉讼,累积索赔超5000万元。记者获悉,格力和美的此轮围绕专利的互诉案累计高达12起,累计索赔金额达数亿元。


家电业专家刘步尘表示:“格力和美的互诉已过去几个月了,外界至今没有看到开庭的消息,因此,不排除双方在私下达成谅解的可能。此外,前期的几桩专利诉讼,确实存在互相侵权的情况,在国际上因为相互侵权而相互授权的情况经常发生,所谓‘达成谅解’,实为互相专利授权。”


他认为:“两大对手共同成为专利联盟成员,折射出二者对专利技术的重视程度都很高。”


两大巨头差距正在缩小


除了专利而外,两大巨头在业绩上也出现你追我赶的趋势。


近日,格力电器和美的集团同时披露了三季报,两家龙头企业的营收和净利均呈现了大幅增长。


其中,格力电器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08.75亿元,归母净利润154.61亿元;美的集团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869.49亿元,归母净利润149.98亿元。


从三季报来看,美的集团在营收规模上要超过格力电器,但格力电器在净利润上略胜一筹。两家巨头在业绩上的差距逐渐缩小。


此外,从中报可见,美的集团业务多元化发展较为顺利,今年上半年美的集团的业务构成中,消费电器占比41.47%、空调占比40.03%、机器人占比10.89%。相对美的来说,格力电器主营收入仍较为单一,上半年格力空调收入占到格力电器在总营收的78.03%。


在股价表现上,两家上市公司同样呈现出了你追我赶的态势,两者的股价在近日同时创了历史新高。截至11月2日收盘,格力电器报42.26元/股,总市值为2542亿元;美的集团报51.24元/股,总市值为3355亿元。

  • 商标法第44条第1款“其他不正当手段”的解读

    中国商标法中没有关于“恶意”的定义,“恶意注册”或“不正当手段”的表述散见在多个条款中。2016年12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为商评委)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
  • Uber商业秘密案:辩方策略与“反证据开示手段”

    今年2月9日,Waymo诉Uber窃取商业秘密案以双方和解告终。Uber向Waymo提供其公司0.34%的股份,按其720亿美元的市值来算,Uber相当于支付了约价值2.45亿美元的资产。考虑到最初主张的20亿美元的赔偿额,加上随着诉讼进展该公司在描黑对手方面已大占上风,Waymo最终接受这么低的和解条件令人惊奇。
  • 熊文聪:网游直播“合理使用”辩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网络游戏直播的侵犯著作权问题引发了游戏产业界、法律实务界和学术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涉及网游直播画面的作品界定、权利归属、行为类型与合理使用等诸多难点问题,笔者也曾就其中的作品界定问题进行了分析。
  • “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所谓“商业经营模式”,是指商事经营主体在长期经营活动中形成的、较为固定的合作方式、运营状态、运转程序等,是一个由客户价值、企业资源和能力、盈利方式共同构成的立体模式。那么,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
  • 商标法第44条第1款“其他不正当手段”的解读

    中国商标法中没有关于“恶意”的定义,“恶意注册”或“不正当手段”的表述散见在多个条款中。2016年12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为商评委)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
  • Uber商业秘密案:辩方策略与“反证据开示手段”

    今年2月9日,Waymo诉Uber窃取商业秘密案以双方和解告终。Uber向Waymo提供其公司0.34%的股份,按其720亿美元的市值来算,Uber相当于支付了约价值2.45亿美元的资产。考虑到最初主张的20亿美元的赔偿额,加上随着诉讼进展该公司在描黑对手方面已大占上风,Waymo最终接受这么低的和解条件令人惊奇。
  • 熊文聪:网游直播“合理使用”辩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网络游戏直播的侵犯著作权问题引发了游戏产业界、法律实务界和学术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涉及网游直播画面的作品界定、权利归属、行为类型与合理使用等诸多难点问题,笔者也曾就其中的作品界定问题进行了分析。
  • “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所谓“商业经营模式”,是指商事经营主体在长期经营活动中形成的、较为固定的合作方式、运营状态、运转程序等,是一个由客户价值、企业资源和能力、盈利方式共同构成的立体模式。那么,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 厉害了!比起韩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设想,平昌冬奥会都不算啥

    平昌冬奥会开幕了。正如30年前韩国在首尔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0年前中国在北京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一样,每次奥林匹克圣火的降临都是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难得机遇,也是主办国进一步扩大国际化的最佳契机。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
  • 拍案说法|商业秘密案中权利人对客户名单存在交叉承担举证责任

    客户名单属于经营中形成的客户信息,记载了权利人的服务对象、服务内容、联系方式等内容,与权利人提供的特定服务密不可分,具有专有性和区别性特征,可以认定为商业秘密。
  • 厉害了!比起韩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设想,平昌冬奥会都不算啥

    平昌冬奥会开幕了。正如30年前韩国在首尔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0年前中国在北京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一样,每次奥林匹克圣火的降临都是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难得机遇,也是主办国进一步扩大国际化的最佳契机。
  • 对话IP人|陶鑫良:法学人才要“瘦身减肥”,管理人才要 “强身扩体”

    随着我国从“知识产权大国”向“知识产权强国”迈进,面对知识产权保护范围不断扩大、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日益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逐年加强的国内外形势,我国对知识产权应用型人才的同步需求愈发增大。当前我国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与需求方面的问题备受关注。为此,本期知产力对话IP人栏目特邀请了资深知识产权专家、大连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教授,与他就我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系列议题进行深入对话。
  • 孙磊: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

    修生养息地玩了一个月游戏,每天内心中的小天使都会蹦出来说“该去码字了”,而小恶魔马上蹦出来说“是的”——当然,他们俩的话我都没听,我是一个有主见的“银”。这几天,我们来说一说换皮游戏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
  • 闹剧:IAM眼中对撸的西电捷通和苹果

    在北京的专利年会上,来自苹果关联私人执业律师的一个带有些许敌意的问题,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略微难堪的对话,十分罕见。苹果与中国公司西电捷通之间在中国法院的战火已经燃烧了一年多,而今天刚刚在中国国家会议中心开幕的中国专利年会的与会者,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的上演。
  • 知识产权诉讼技巧及实战攻略系列课程 | 开课啦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
  • 非诚勿扰“嘘嘘”篇——华谊兄弟撤诉

    2017年6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准予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撤回对金阿欢、永嘉县非诚勿扰婚姻介绍所(普通合伙)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起诉。 朝阳法院的该份裁定是基于2017年6月27日,华谊兄弟提出的撤诉申请。关于撤诉原因,目前尚不知晓。
  • 商标评审速递 | “花芊古”遇到“花千骨”再天然也不行

    “花芊古天然”商标申请被驳回;JEEP无效“水中吉普SHui ZHong Ji Pu”
  • 专利侵权案搜狗持续推进:9项侵权已进入庭审

    近日,搜狗诉百度专利侵权案又有了新的进展。据了解,之前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已经裁定有效的9项专利的相关诉讼已进入庭审阶段。在相关专利被认定有效的前提下,进入庭审也就意味着百度败诉的可能性大增。
  • 商标法第44条第1款“其他不正当手段”的解读

    中国商标法中没有关于“恶意”的定义,“恶意注册”或“不正当手段”的表述散见在多个条款中。2016年12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为商评委)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
  • Uber商业秘密案:辩方策略与“反证据开示手段”

    今年2月9日,Waymo诉Uber窃取商业秘密案以双方和解告终。Uber向Waymo提供其公司0.34%的股份,按其720亿美元的市值来算,Uber相当于支付了约价值2.45亿美元的资产。考虑到最初主张的20亿美元的赔偿额,加上随着诉讼进展该公司在描黑对手方面已大占上风,Waymo最终接受这么低的和解条件令人惊奇。
  • 熊文聪:网游直播“合理使用”辩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网络游戏直播的侵犯著作权问题引发了游戏产业界、法律实务界和学术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涉及网游直播画面的作品界定、权利归属、行为类型与合理使用等诸多难点问题,笔者也曾就其中的作品界定问题进行了分析。
  • “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所谓“商业经营模式”,是指商事经营主体在长期经营活动中形成的、较为固定的合作方式、运营状态、运转程序等,是一个由客户价值、企业资源和能力、盈利方式共同构成的立体模式。那么,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