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微博使用漫画作品未署名,作者诉阿里公司获赔7.1万

2017-11-13 10:00 · 作者:   阅读:293   来源:海淀法院网

  漫画家黄缨认为阿里巴巴(中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阿里巴巴1688V”发布的文中附有其作品并未署名,故将阿里巴巴(中国)有限公司和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等共计30余万元。日前,海淀法院审结了此案。


  原告黄缨(笔名罗罗布)诉称,阿里公司为了商业宣传,未经其许可,在新浪微博上擅自使用了其创作的作品,将原告作品与其商业活动贴切、形象的结合在一起,以此获取品牌宣传效果和巨大的商业利益。侵权微博使用了原告的作品,未为原告署名,未支付费用,且添加水印,侵犯了原告对涉案作品享有的署名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涉案微博是经过微梦公司认证并管理的,微梦公司作为侵权网站的管理者和服务者,未尽审查义务,造成侵权微博广泛流传。


  阿里公司辩称,无法确定黄缨为涉案作品的实际著作权人;被告的行为属于合理使用。


  被告微梦公司辩称,公司在微博网站经营过程中不存在对原告的侵权故意或者过失,在本案中无主观过错,不符合侵权行为的主观要件,不构成侵权行为;对于涉案微博的漫画作品,黄缨并未事先通知公司并举证要求删除,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我公司应因此免责;涉案图片在公司收悉相关材料后进行查找与核实,证实已经删除。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黄缨系涉案漫画作品的著作权人,除法律规定的情形外,他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使用涉案作品。阿里公司未经授权在其微博账户中使用了涉案漫画作品,将黄缨享有著作权的漫画作品擅自使用在其微博运营活动中,向公众传播,不属于合理使用,且未为黄缨署名,该行为侵害了黄缨对涉案作品的相关权利。阿里公司应赔偿黄缨经济损失,由于原被告双方均未就本案侵权事实的实际损失及阿里公司的违法所得进行举证,故法院将考虑阿里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程度等酌定赔偿数额。黄缨主张的赔偿数额较高,法院不予全额支持。阿里公司对于黄缨为本案诉讼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亦应一并予以赔偿,具体数额由法院酌定。被告阿里公司在使用涉案漫画作品时,未为原告黄缨署名,侵害了原告黄缨的署名权,故法院支持原告黄缨要求被告阿里公司赔礼道歉的请求,具体方式由法院酌定。


  被告微梦公司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原告黄缨并未向其发送侵权通知,微梦公司在收到本案起诉状后,经查证涉案漫画作品已经删除,原告认可涉案漫画作品已经删除,对此法院不持异议。微梦公司已经及时对涉案行为做了处理,不应再承担责任,故法院依法驳回原告黄缨对被告微梦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最后,法院判决被告阿里巴巴(中国)有限公司在其运营的微博“阿里巴巴1688V”首页置顶位置连续七日刊登声明,向原告黄缨赔礼道歉,并赔偿原告黄缨经济损失和合理支出共计 7.1万元。


  【法官提示】:


  自媒体(外文名:We Media)又称“公民媒体”或“个人媒体”,是指私人化、平民化、普泛化、自主化的传播者,以现代化、电子化的手段,向不特定的大多数或者特定的单个人传递规范性及非规范性信息的新媒体的总称。自媒体平台包括:博客、微博、微信、百度官方贴吧、论坛/BBS等网络社区。通过自媒体平台向公众传播信息成为企业宣传自身形象的一个重要渠道,但是通过侵权的方式去宣传自己的品牌形象,对于企业来说是灾难性的,企业如果尊重知识产权的基本意识都没有,又如何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自媒体领域已经日益成为侵权行为的重灾区,其中不乏类似于可口可乐这样传统跨国企业,也有阿里这样的新兴巨头。


  这类案件目前仍处于高发的态势,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自媒体用户和平台关系错综复杂。由于用户需要借助平台来扩大影响力,平台需要借助用户来增加流量和吸引更多用户,所以二者之间存在一种复杂的共生关系;第二,权利人和侵权人心理错位。发生侵权后,侵权人不仅不检讨自身的侵权过错,反而指责权利人没有事先通知,或者责备权利人索赔高额赔偿,或者指责权利人没有声明禁止传播,甚至声称自己传播作品扩大了权利人的影响力,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令人叹为观止;第三,法律关系定位复杂。司法实践表明,这类案件在侵权主体,侵权行为和赔偿数额方面,仍然存在着各种争议,而且目前这类涉网络案件的送达普遍存在困难。针对上述现象,法院提示自媒体用户,应当慎重管理自媒体平台,做到:


  一、依法管理自媒体信息,切勿未经许可转载他人享有版权的作品,依法依规获取授权,是企业诚信经营的表现,侵权只会损害品牌形象;


  二、对委托他人代为管理的自媒体平台,仅仅做到合同约定不得侵权是不能免责的,应当加强管理,对于平台信息从严审核,避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


  三、在发生纠纷后,应当依法及时举证。消极逃避诉讼,甚至指责权利人的做法于事无补,反而会引发权利人更大的反弹,不利于纠纷解决。

  • 康信视点|5大招跳出外内专利申请定稿的大坑

    如果将申请专利的过程看做盖楼的话,则专利申请文件的质量就好比大楼的地基。接触过专利文献的人都知道,其是一种具有特定格式和要求的科技文献,因此审查员或者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读懂这种“科技八股文”,并且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根据其中公开的内容来实现该技术方案直接决定了该专利申请授权的可能性和后期维权效果。
  • 世界杯来了,全球球迷都用什么姿势看球?

    从6月14日至7月15日的一个月时间里,全世界球迷将以世界杯的名义迎来属于他们的狂欢——虽然这届世界杯依然没有中国队的参与。
  • 金杜知卓|开源软件:保护的智慧

    软件开源作为一种经营模式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平台型的企业经营者)、软件开发者选择将自己的软件通过开源的方式贡献给社区。然而,如同笔者在此前发布表的《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一文中所述,软件开源常常是一种商业经营模式,而并非免费的盛宴,开源软件的开源方依然可以结合自己的商业目标,在将软件开源的同时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 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专利期间的不公平行为会导致在专利在法院无执行性

    五月初,在Energy Heating LLC诉Heat On-The-Fly LLC的案件中,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C)决定专利号为8,171,993的美国专利因不公平行为而无法执行。
  • 苹果v.三星再起波澜:不满陪审团判赔额,三星要求撤销或重审

    上月,陪审团已就苹果与三星的专利诉讼中三星须支付的赔偿金额做出判决,然而争论尚未结束。
  • 康信视点|5大招跳出外内专利申请定稿的大坑

    如果将申请专利的过程看做盖楼的话,则专利申请文件的质量就好比大楼的地基。接触过专利文献的人都知道,其是一种具有特定格式和要求的科技文献,因此审查员或者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读懂这种“科技八股文”,并且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根据其中公开的内容来实现该技术方案直接决定了该专利申请授权的可能性和后期维权效果。
  • 世界杯来了,全球球迷都用什么姿势看球?

    从6月14日至7月15日的一个月时间里,全世界球迷将以世界杯的名义迎来属于他们的狂欢——虽然这届世界杯依然没有中国队的参与。
  • 金杜知卓|开源软件:保护的智慧

    软件开源作为一种经营模式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平台型的企业经营者)、软件开发者选择将自己的软件通过开源的方式贡献给社区。然而,如同笔者在此前发布表的《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一文中所述,软件开源常常是一种商业经营模式,而并非免费的盛宴,开源软件的开源方依然可以结合自己的商业目标,在将软件开源的同时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 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专利期间的不公平行为会导致在专利在法院无执行性

    五月初,在Energy Heating LLC诉Heat On-The-Fly LLC的案件中,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C)决定专利号为8,171,993的美国专利因不公平行为而无法执行。
  • 苹果v.三星再起波澜:不满陪审团判赔额,三星要求撤销或重审

    上月,陪审团已就苹果与三星的专利诉讼中三星须支付的赔偿金额做出判决,然而争论尚未结束。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
  • 金杜知卓|开源软件:保护的智慧

    软件开源作为一种经营模式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平台型的企业经营者)、软件开发者选择将自己的软件通过开源的方式贡献给社区。然而,如同笔者在此前发布表的《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一文中所述,软件开源常常是一种商业经营模式,而并非免费的盛宴,开源软件的开源方依然可以结合自己的商业目标,在将软件开源的同时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 Reebok诉锐尚商标侵权索赔1亿元,多乎哉?

    6月4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晋江锐尚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下称“锐尚公司”)与力宝克国际有限公司(Reebok International Ltd.,下称“Reebok公司”)商标权权属纠纷上诉案。
  • 姚兵兵:体育赛事节目定性对损害赔偿额确定的影响

    近日,由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主办,北京阳光知识产权与法律发展基金会、知产宝协办的“聚焦互联网与新媒体环境下体育赛事直播权利保护”研讨会在京举行,当日下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姚兵兵围绕着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版权属性及其内容,分享了自己的看法。本文根据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姚兵兵在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 天闻说|“虚拟偶像”初音未来版权问题初探

    随着初音未来这一虚拟偶像的大热,相关的著作权问题也在国内外开始受到了一定的关注,初音未来的著作权相关的讨论主要包括两个部分:音乐以及形象。本文将主要在中国法律体系下对该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 如何理解“洗稿”与借鉴、继承

    近期,“洗稿”成为媒体人议论的热题、媒体报道的热点、学术界争鸣的热词。有的媒体甚至报道说,“洗稿”行为就是通过对原创作品进行局部篡改、删减、拼凑后形成的伪原创。有的业内人士比喻说,一些公众号背后,实际上存在洗稿智能工厂产业链。有的夸大其词预言说,智能洗稿时代即将来临。有的深切担忧,认为“洗稿”戕害了原创精神;有的期盼,数字时代版权保护春天快点来,营造一个数字作品网络生态良好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