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抗肿瘤药物Abraxane专利被宣告无效多家药企入局,紫杉醇市场或生变

2017-11-13 19:05 · 作者:知产力   阅读:1605

作者 | IvesDuran


(本文版权为知产力所有,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本文1785字,阅读约需3分钟)

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33779号专利无效宣告审查决定,宣告阿布拉西斯生物科学有限责任公司(即美国AbraxisBioscience,LLC)第01119258.5号“用白蛋白稳定的紫杉醇在制备用于治疗实体瘤的药物方面的应用和由此获得的药物”发明专利全部无效。

白蛋白型紫杉醇1.png


本专利涉及的白蛋白稳定的紫杉醇微粒已经商品化,商品名为Abraxane,是由AbraxisBioscience, LLC(2011年被美国Celgene公司收购)研发的新一代紫杉醇药物。


2005年,Abraxane首次被美国批准用于乳腺癌治疗。2012年,被批准用于不能进行化疗或治愈性治疗的转移性非小细胞患者的一线治疗。2013年,FDA宣布批准Abraxane联合吉西他滨用于转移性胰腺癌的一线治疗。2009年,Abraxane进入中国。2015年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中国市场销售额约为 3614.2 万美元。


2017年5月23日,石药集团中奇制药技术(石家庄)有限公司针对第01119258.5号发明专利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理由为本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26条第3款、专利法第22条第2款、第3款和第4款的规定。


为此,石药公司提交了5份证据材料,其中证据1-1、1-2为从FDA网站下载的ABRAXANE药品说明书(2005版、2015版)及其部分中文译本;证据2为WO99/00113A1的发明专利申请公开文本;证据3为标题是“紫杉醇在头颈鳞状细胞癌晚期患者中的临床II期研究终报告”的期刊文献。


请求人认为,根据ABRAXANE药品说明书记载,本专利权利要求1-5涉及的包含用白蛋白稳定的紫杉醇微粒在生理溶液中的分散体的药物无法满足贮存和运输所需的稳定性,无法在产业上制造和使用。因此,不具备实用性。本专利说明书中并未说明加入何种物质使得药物稳定,说明书对权利要求1-5的技术方案公开不充分。


对此,合议组认为,本专利说明书是否充分公开权利要求1-5的技术方案与本专利涉及的药物是否满足市售药物必须达到的稳定性要求并不直接相关。药物达到相关稳定性要求是药物进行上市销售或临床使用的基本要求,但不是判断本专利权利要求1-5技术方案是否具备实用性的必要条件。权利要求1-5的技术方案能够制造或使用,符合自然规律并且能够产生积极效果,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4款关于实用性的规定。请求人认为说明书不符合专利法第26条第3款的无效理由不成立。


白蛋白型紫杉醇2.png

(证据2)

权利要求1要求保护用白蛋白稳定的紫杉醇的微粒的制药用途,权利要求4要求保护一种用于治疗对紫杉醇敏感的实体瘤的药物。根据证据2实施例37内容显示,证据2实质上已经公开了权利要求1、4的技术方案,并且二者属于相同的技术领域,解决相同的技术问题,并具有相同的预期效果。因此证据2,权利要求1、4不具备专利法第22条第2款规定的新颖性。


权利要求3引用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时,进一步限定微粒在生理溶液中的浓度。权利要求5引用权利要求4,进一步限定微粒的浓度。综上对权利要求1、4的评述,权利要求1、3至5不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2款规定的新颖性。


权利要求2与证据2的实施例37 相比,区别在于,权利要求2限定实体瘤是鳞状细胞癌。权利要求2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是提供白蛋白稳定的紫杉醇微粒制备治疗具体的实体癌的制药用途。而证据3已经公开了紫杉醇是治疗头颈鳞状细胞癌的有效药物,因此在证据3的启示下,将证据2公开的紫杉醇制剂用于制备治疗鳞状细胞癌的药物,对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是显而易见的。权利要求3引用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时,进一步限定微粒在生理溶液中的浓度。


因此,相对于证据2和证据3的结合,权利要求2不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规定的创造性,权利要求3引用权利要求2的技术方案也不具备专利法第22条第3款规定的创造性。


综上,第01119258.5号发明专利全部无效。


公开资料显示,Abraxane在美国最早的专利到期日为2016年8月14日。2016年3月,仿制药巨头Allergan和Actavis向FDA递交了Abraxane的ANDA申请(即简略新药申请)。目前尚无国产白蛋白紫杉醇上市,但已有多家企业进行了相关申报,包括恒瑞、石药、齐鲁、海正、正大天晴等。


其中,恒瑞、石药的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仿制药上市申请,出现在CDE(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于2017年3月公示的拟纳入优先审评程序药品注册申请名单中,理由为临床急需、市场短缺。


笔者从CFDA(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查询得知,紫杉醇系列药品中,除白蛋白紫杉醇之外,紫杉醇注射液、紫杉醇原料药、注射用紫杉醇脂质体均有国产药企入局。其中,紫杉醇注射液的国产药品已达63件。可以推测,白蛋白紫杉醇或将成为国内又一仿制药热门。


在众多企业中,恒瑞、石药入手较早。此次白蛋白紫杉醇的“首仿”资格究竟花落谁家值得关注。


图片来源 | 网络

  • 康信视点|5大招跳出外内专利申请定稿的大坑

    如果将申请专利的过程看做盖楼的话,则专利申请文件的质量就好比大楼的地基。接触过专利文献的人都知道,其是一种具有特定格式和要求的科技文献,因此审查员或者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读懂这种“科技八股文”,并且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根据其中公开的内容来实现该技术方案直接决定了该专利申请授权的可能性和后期维权效果。
  • 世界杯来了,全球球迷都用什么姿势看球?

    从6月14日至7月15日的一个月时间里,全世界球迷将以世界杯的名义迎来属于他们的狂欢——虽然这届世界杯依然没有中国队的参与。
  • 金杜知卓|开源软件:保护的智慧

    软件开源作为一种经营模式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平台型的企业经营者)、软件开发者选择将自己的软件通过开源的方式贡献给社区。然而,如同笔者在此前发布表的《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一文中所述,软件开源常常是一种商业经营模式,而并非免费的盛宴,开源软件的开源方依然可以结合自己的商业目标,在将软件开源的同时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 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专利期间的不公平行为会导致在专利在法院无执行性

    五月初,在Energy Heating LLC诉Heat On-The-Fly LLC的案件中,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C)决定专利号为8,171,993的美国专利因不公平行为而无法执行。
  • 苹果v.三星再起波澜:不满陪审团判赔额,三星要求撤销或重审

    上月,陪审团已就苹果与三星的专利诉讼中三星须支付的赔偿金额做出判决,然而争论尚未结束。
  • 康信视点|5大招跳出外内专利申请定稿的大坑

    如果将申请专利的过程看做盖楼的话,则专利申请文件的质量就好比大楼的地基。接触过专利文献的人都知道,其是一种具有特定格式和要求的科技文献,因此审查员或者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读懂这种“科技八股文”,并且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根据其中公开的内容来实现该技术方案直接决定了该专利申请授权的可能性和后期维权效果。
  • 世界杯来了,全球球迷都用什么姿势看球?

    从6月14日至7月15日的一个月时间里,全世界球迷将以世界杯的名义迎来属于他们的狂欢——虽然这届世界杯依然没有中国队的参与。
  • 金杜知卓|开源软件:保护的智慧

    软件开源作为一种经营模式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平台型的企业经营者)、软件开发者选择将自己的软件通过开源的方式贡献给社区。然而,如同笔者在此前发布表的《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一文中所述,软件开源常常是一种商业经营模式,而并非免费的盛宴,开源软件的开源方依然可以结合自己的商业目标,在将软件开源的同时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 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专利期间的不公平行为会导致在专利在法院无执行性

    五月初,在Energy Heating LLC诉Heat On-The-Fly LLC的案件中,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C)决定专利号为8,171,993的美国专利因不公平行为而无法执行。
  • 苹果v.三星再起波澜:不满陪审团判赔额,三星要求撤销或重审

    上月,陪审团已就苹果与三星的专利诉讼中三星须支付的赔偿金额做出判决,然而争论尚未结束。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
  • 康信视点|5大招跳出外内专利申请定稿的大坑

    如果将申请专利的过程看做盖楼的话,则专利申请文件的质量就好比大楼的地基。接触过专利文献的人都知道,其是一种具有特定格式和要求的科技文献,因此审查员或者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读懂这种“科技八股文”,并且本领域技术人员是否能根据其中公开的内容来实现该技术方案直接决定了该专利申请授权的可能性和后期维权效果。
  • 世界杯来了,全球球迷都用什么姿势看球?

    从6月14日至7月15日的一个月时间里,全世界球迷将以世界杯的名义迎来属于他们的狂欢——虽然这届世界杯依然没有中国队的参与。
  • 金杜知卓|开源软件:保护的智慧

    软件开源作为一种经营模式日益盛行,越来越多的企业(特别是平台型的企业经营者)、软件开发者选择将自己的软件通过开源的方式贡献给社区。然而,如同笔者在此前发布表的《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一文中所述,软件开源常常是一种商业经营模式,而并非免费的盛宴,开源软件的开源方依然可以结合自己的商业目标,在将软件开源的同时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 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专利期间的不公平行为会导致在专利在法院无执行性

    五月初,在Energy Heating LLC诉Heat On-The-Fly LLC的案件中,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C)决定专利号为8,171,993的美国专利因不公平行为而无法执行。
  • 苹果v.三星再起波澜:不满陪审团判赔额,三星要求撤销或重审

    上月,陪审团已就苹果与三星的专利诉讼中三星须支付的赔偿金额做出判决,然而争论尚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