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徐卓斌专栏 | 技术标准能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2015-04-03 18:35 · 作者:徐卓斌   阅读:3626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

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注科技领域创新及相关知识产权问题,请订阅本微信公众号(zhichanli)、官方微博:知产力,亦可登录www.zhichanli.cn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作者 | 徐卓斌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法官,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研究生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摘要】技术标准中的方法、程序、参数等属于技术方案,不是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技术标准之上可以存在著作权,但并非所有技术标准均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强制性标准具有立法或行政性质,不受著作权法保护;著作权法不宜保护立法或行政部门主持制定的推荐性标准,否则可能导致“既鼓励又限制”之目的紊乱;政府部门的推荐并不改变企业标准的性质,不可将其排除于著作权法保护范围之外。技术标准具有公共性,给予企业标准著作权法保护时,其保护强度应较一般文艺作品为弱;同时又是国家推荐性标准的企业标准,其保护强度应进一步减弱。

一、相关案例

2005年12月12日,国际纺织品生态学研究与检测协会该协会将《生态纺织品标准100》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著作权和与之相关的所有权利和利益授予给原告海恩斯坦研究院尤根·米歇尔教授博士有限公司及两合公司。《生态纺织品标准100》(2002年版)的附件5为《极限值和牢度》(LIMIT VALUES AND FASTNESS)。被告上海天祥质量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于2004年6月委托案外人印制了《INTERTEK生态产品认证》宣传册中、英文版各一千册,该宣传册的附录1为《测试项目和限量表》(TESTING PARAMETERS AND LIMIT VALUES)。

在原告主张享有著作权的《极限值和牢度》表格中,将检测产品分为四类:Baby、In Direct Contact with Skin、with No Direct Contact with Skin、Decoration Material,并对这四类产品应当检测的项目和各项目的最高极限值做了规定。该表格结构为五列五十七行。表格左起第一列为检测项目名称,第二、三、四、五列分别为四类产品的极限值;表格上起第一行为产品分类的名称,其余五十六行依次列明了十四个大类、三十四个小项的检测项目以及各项目在每类产品中的极限数值。表格附有十二条注释。被告委托案外人印制的中英文对照版《测试项目和限量表》表格中,将检测产品分为三类:product for babies、product for adults、product for decoration,并对这三类产品应当检测的项目和各项目的最高限量做了规定。该表格结构为四列四十九行。表格左起第一列为检测项目名称,第二、三、四列分别为三类产品的限量值;表格上起第一行为产品分类的名称,其余四十八行依次列明了十三个大类、三十九个小项的检测项目以及各项目在每类产品中的限量值。表格附有十三条注释。上述两份表格相对比,相同之处主要有:检测项目中,有十个大类名称相同,且在表格中的排列顺序基本相同,有二十三个检测小项名称和限量值相同;注释中,原告表格的注释1、11、12分别与被告表格的注释9、12、13完全相同,原告表格的注释10与被告表格的注释10基本相同。

2002年11月22日,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布了《生态纺织品技术要求》的国家推荐标准。该标准前言中陈述该标准的产品分类和要求采用国际生态纺织品研究会与检验协会的有关标准,并增加了婴幼儿用品耐唾液色牢度的具体指标和生态纺织品的定义。该标准规定的生态纺织品分类与要求,与原告《极限值和牢度》表格中的内容完全相同,仅在表格制作的形式上略有不同(增加了计量单位作为单独一列)。

一审法院认为:没有独创性,或者表达形式具有唯一性的作品,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作品的独创程度越低,或者表达形式虽然不具有唯一性,但可选择性极其有限,在抄袭判断的标准上就越严格。《生态纺织品标准100》(2002年版)系国际纺织品生态学研究与检测协会发布的规范性文件,旨在阐述授权使用生态纺织品标准100标志的各种条件,该文件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本案涉及的《生态纺织品标准100》(2002年版)附件5《极限值和牢度》及其注释,采用的是通用表格的形式,其中内容为化学元素和数值具有表达的唯一性,而其注释也属于简单的惯常表达,因而仅就该附件和注释而言,尚不能认为具有独创性,不能受著作权法的保护。据此,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①原告不服判决提起上诉,经二审法院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②

、技术标准是否可以成为著作权的客体

本案一审原告被驳回全部诉讼请求,虽然二审中双方在法院主持下达成了调解协议,但是对于本案涉案的《生态纺织品标准100》(2002年版)中的附件5《极限值和牢度》及其注释,其上是否存在著作权,仍然是一个值得研究探讨的问题。推而广之,对于企业经营中经常使用的各种技术标准,是否适用著作权保护,相关主体的利益如何保障,法律或司法也要予以明确。

标准是为了在一定范围内获得最佳秩序,经协商一致制定并由公认机构批准,共同使用的和重复使用的一种规范性文件。③标准是对重复性事物概念所作的统一规定,它以科学技术和实践经验的综合成果为基础,经有关方面协商一致,由主管机构批准,以特定形式发布,作为共同遵守的准则和依据。④技术标准作为标准的一种而受到法律规制。根据约束力的大小不同,标准可分为强制性标准和推荐性标准。根据发布主体的不同,标准又可分为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企业标准等。

关于标准是否可以成为著作权保护的客体,目前存在不同的观点。有观点认为,不论是推荐性标准还是强制性标准,都应该属于法人作品, 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是标准的权利人,其著作权归属于有关行政主管部门(企业标准的权利人除外)。⑤也有观点认为,标准可以构成著作权法上的作品, 但并不一定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 都是国家机关制定发布的具有立法、行政性质的文件,属于正式的官方文件,不应该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企业标准, 是企业自己制定并只适用于企业自身的标准, 不具有官方文件的性质,可以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强制性标准、推荐性标准均不应该纳入著作权法保护的范围。⑥

一般所说的技术标准,作为一种科学领域的主要以文字形式表达的智力成果,无疑具有独创性,符合作品的标准。从法律明文规定看,并未明确排除技术标准作为著作权客体。因此,标准之上至少是可以存在著作权的,标准作为著作权的客体是适格的。但是,基于著作权法的例外规定,又并非所有的标准均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三、关于强制性标准

根据《著作权法》第五条规定,该法不适用于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标准是否具有立法、行政或是司法的性质,对其是否能够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具有关键影响。因此,技术标准能否作为著作权保护客体,主要是甄别其是否具有立法、行政或是司法的性质。

所谓具有立法、行政、司法的性质,笔者认为主要是指一项文件是否属于法律、法规、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以及司法机关的裁定、判决等,究其本质,主要看两个因素:一是行使公权力,二是具有强制力。著作权法的整个制度体系是赋予权利人一定的权利以控制作品的传播,包括复制、发行、网络传播等,让权利人在法定期间之内享有独占的权利获得经济回报。具有立法、行政、司法的性质的文件,撰写者无疑是付出相当的独创性劳动的,之所以法律明文规定此类文件不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其目的即在于不想限制此类文件的传播,因为这些文件的广泛传播是进行公共管理、维护公共利益的需要,限制其著作权具有正当性。

上文已述及标准可分为强制性标准和推荐性标准,两者在法律效力方面存在明显区别。《标准化法》第七条规定: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分为强制性标准和推荐性标准。保障人体健康,人身、财产安全的标准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强制执行的标准是强制性标准,其他标准是推荐性标准。省、自治区、直辖市标准化行政主管部门制定的工业产品的安全、卫生要求的地方标准,在本行政区域内是强制性标准。该法第十四条规定:强制性标准,必须执行。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产品,禁止生产、销售和进口。推荐性标准,国家鼓励企业自愿采用。该法第二十条规定:生产、销售、进口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产品的,由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处理,法律、行政法规未作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产品和违法所得,并处罚款。《标准化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从事科研、生产、经营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严格执行强制性标准。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产品,禁止生产、销售和进口。该条例第三十三条对生产、销售、进口不符合强制性标准产品的行为作出了相应的行政处罚的规定。从上述法律法规规定可见,强制性标准是国家行使公权力强制推行的,从违背后果看等同于违法,笔者认为就某具体强制性标准而言,其与强制推行该标准的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等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当然具有立法或行政的性质,因此符合《著作权法》第五条的规定,其上不存在著作权。

四、关于推荐性标准

对于推荐性标准,有观点认为推荐性标准同样是国家机关履行法定职责、按照法定程序而制定、审批和颁布,如同合同法中的任意性规范,也具有法规或规章的性质,因而也不应享有著作权法保护。⑦也有观点认为,推荐性国家标准属于自愿采取的技术规范,不具有法规性质,由于推荐性标准在制定过程中需要付出创造性劳动,具有创造性智力成果的属性,如果符合作品的其他条件,应当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范围。⑧笔者认为对于推荐性标准不可一概而论。推荐性标准虽然属于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一种,但并非完全是有关行政部门制定的,有的情况下行政部门仅是作推荐,标准本身可能是一项企业标准,企业标准并不因行政部门将其作为推荐性标准而转为具有强制力或成为法规或规章。但是对于立法或行政部门主持制定的推荐性标准,笔者以为不宜规定其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因为制定推荐性标准的目的在于鼓励企业采用该标准,如其上存在著作权则传播受限,导致一种“既鼓励又限制”的目的紊乱的奇特场景。对于企业标准,属企业自行制定、内部适用,一般没有理由将其排除于著作权法保护范围之外。具体到本案而言,涉案标准的源权利人是国外非政府组织,因此从国内法上看该标准实际上是企业标准,虽然行政部门将其作为推荐性标准发布,但同时已明确表示其参考了该企业标准,实质内容也是相同的,因此该标准并没有转化为推荐行政部门的作品,仍然是一种企业标准,可以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五、技术标准中的技术方案

技术标准是以文字、图表等形式表达出来的作品,如上文所述,企业对其自行制定的标准享有著作权。著作权最基本的权利如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体现在技术标准的保护方面,则他人未经许可,不得复制、发行、在信息网络上传播该技术标准。在现实的市场社会中,有不少企业通过制定标准并认证产品而营利,这种企业标准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受到社会和生产企业的认可,甚至有的时候因为企业标准高于国家强制性标准而具有更高的权威性和社会认可度,这种经营方式客观上有利于产品或服务标准的统一和质量的提升,应该是法律所鼓励的,至少不应是法律所禁止的。这种经营模式之下,企业标准的著作权保护显得尤为重要。

但是在运用和保护技术标准的时候,应当分清思想和表达的界限。思想和表达的区分,是著作权法的基本原理之一,只有思想的独创性表达才能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就技术标准而言,其中有相当多的操作方法、程序、参数、步骤等等,属于技术方案或技术方案的一部分,从著作权法角度看属于思想范畴,因此根据他人享有著作权的技术标准进行产品生产或提供服务,并不侵害他人的著作权。如果权利人想就技术方案寻求法律保护,那么他应该去申请专利,并接受专利授权条件的检验。

就本案而言,虽然被告宣传册中的检测项目名称和限量值,有许多是与原告技术标准相同的,但这些内容术语属于技术方案,也就是思想范畴,显然不应享有著作权。原告虽然一再表示其术语表述具有独创性,其数值是经过科学实验得出,应当得到著作权保护,但是研究成果实际上是技术方案,应当寻求专利权保护或是作为商业秘密保护,如果给予著作权法保护,显然不符合著作权法的立法目的,亦不符合著作权法的功能。

六、关于表达唯一性

作品是思想观念的表达,但如果该思想观念只有一种或极为有限的表达方式,那么对此种表达方式的著作权法保护,将危及思想观念的传播,并继而损害基本的言论自由。因此,著作权法对作品的传播加以限制时,基于公共利益不应限制思想传播,对于具有表达唯一性的作品,不予以保护。这是著作权法的基本原理。对于技术标准而言,是否存在表达唯一性的情况,应该就具体案情具体分析。本案中,原告主张著作权的是技术标准所附表格,一审法院认定其采用的是通用表格的形式,其中内容具有表达唯一性,其注释属于简单惯常表达,因而就该表格和注释而言,尚不能受著作权法的保护。笔者认为,表格所传达的仍然是技术标准的内容,即使是采用通用表格的形式,并不妨碍该份表格可受著作权法保护,对该表格要做整体解读,不能以形式否定内容;就该份表格内容而言,是将技术标准中的检验项目和相关数值以表格形式呈现,使读者阅读时更加直观、使用时更加方便,但表格方式表达的特点是略去了形容词、动词、副词等,技术标准文本中的主谓宾等结构的语句以表格的对应关系体现,从表达一定思想观念的角度看,表格方式确实存在一定的限制,其可选择的表达方式极为有限。前已述及,技术标准中的技术方案是不能成为著作权法保护客体的,表格所体现的检验项目、数值,即使确实是原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研究所得,也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

七、侵权判定时的司法政策考量

应当看到,关于技术标准的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其背后并不是技术标准的复制、发行等著作权法上的问题,而是依据技术标准进行产品认证的企业营利模式以及由此带来的市场竞争的问题。

本案中涉案技术标准的原始作者国际纺织品生态学研究与检测协会,是一家专门从事生态纺织品认证检测研究的组织,而被告是为企业提供产品标准、测试等质量技术服务,从事产品认证和管理体系认证业务的公司,双方的业务领域有所重叠,在向纺织品生产企业提供检测、认证服务时不可避免地存在竞争关系。本案原告之所以提起诉讼,主要是认为其关于纺织品检测的科学研究成果为他人无偿所用,并且用于与其展开检测认证市场竞争。从被告的使用情况看,涉案表格与原告表格的内容相似度很高,特别是一些检验项目和数值完全相同,应该说确实使用了原告的相关科研成果。前文已经论述了通过著作权法保护科研成果的路径是走不通的,因为科研成果本质上就是技术方案,并非著作权法的保护客体。原告的技术标准属于企业标准,从整体上看编写者当然是享有著作权的。但应当看到,有关行政部门将其作为推荐性的国家标准予以发布。涉案的技术标准作为国外非政府机构发布的企业标准,能够由国内政府机构作为推荐性标准发布,应当说这个标准是比较权威的,极有可能在业界受到高度认可,也有可能使行业企业形成依据该标准生产的“路径依赖”。

技术标准无论如何带有一定的公共性质,因为采用标准的生产企业最终会将产品投向市场,关系到普通消费者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即使是企业标准,在给予著作权法保护时,其保护强度应该与一般的文学艺术作品有所区别,同时又是国家推荐性标准的企业标准,其保护强度应进一步减弱。有观点认为在对是否侵害企业标准著作权进行判定时,按照一般作品处理。⑨笔者认为,被作为推荐性标准的企业标准,因为具有行政部门的推荐,将导致其技术标准在市场上具有一定的优势地位,如果再给予较强的著作权保护,将进一步强化其竞争优势。对技术标准给予较弱著作权保护的原因,就在于如果给予强保护,技术标准的著作权将可能成为优势认证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工具,造成标准认证市场的垄断,进而危害公众利益。

注释:

① 见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7)沪一中民五(知)初字第198号民事判决书。

② 见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0)沪高民三(知)终字第90号民事调解书。

③ 见GB/T 20000.1-2002《标准化工作指南 第1部分: 标准化和相关活动的通用词汇》,http://baike.baidu.com/view/8079.htm?fr=aladdin,2014年10月3日访问。

④见《国家标准GB/T 3935.1—83》,http://baike.baidu.com/view/8079.htm?fr=aladdin,2014年10月3日访问。

⑤ 凌深根:《关于技术标准的著作权及其相关政策的探讨》,《中国出版》2007年第7期,第49页。

⑥ 周应江、谢冠斌:《技术标准的著作权问题辨析》,《知识产权》2010年第2期,第79页。

⑦ 周应江、谢冠斌:《技术标准的著作权问题辨析》,《知识产权》2010年第2期,第79页。

⑧ 见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1998]知他字6号函。

⑨ 参见沈强:《浅析非政府国际组织的技术标准的版权保护》,《世界贸易组织动态与研究》2008年第7期,第28页。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