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又一出“3Q大战”?“微战场”上的不正当竞争纠纷一触即发

2014-11-26 20:34 · 作者:东溪种柳   阅读:4965

11月25日晚,新浪微博用户运营总监刘新征发布微博,提醒还在利用微博推广自己微信公众号的微博号小心,同时在题为“为什么要禁止推广微信公众账号”的长微博中写道:“微信推出了各种新规来整顿微信公众号故意引导关注等行为,如果微信公众号的推广动作,让微信本身都很烦,微博有什么理由待见呢?”


这场被外界视为阿里系与腾讯之间的互掐,迅速打破了刚刚结束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各位互联网大佬一团和气的景象。从支付博弈到打车软件烧钱大战,再到此次的平台制裁与反制裁,是竞争还是不正当竞争?高喊开放平台的互联网巨头们,如何回应对用户利益损害的质疑?如是逻辑之下,笔者不仅担忧,无论从同业竞争角度还是消费者权益角度,微信与微博各自出乎市场主体应有权限的举动,或将招致一波不正当竞争法律纠纷。


平台:说好的开放呢


在刚刚结束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开放平台一度成为各位互联网大佬之间达成的共识,马化腾骄傲于腾讯开放平台上的创业者数量;马云则说,阿里就是帮助小企业解放生产力,成就梦想。


但以当前的事实来看,这番关于开放平台的说辞,怕是听听就好了。因为真正严格意义上的开放平台,是平台仅作为第三方为产业提供服务,而不涉及具体业务并参与竞争。而反观阿里和腾讯,双方均借力各自的平台优势,从事社交、电商、金融、影视等实质性业务,并在形成竞争的业务层面展开利益博弈。


而作为互联网世界的两极力量,双方更是将各自的平台和资本优势作为形成自身派系的砝码,阿里系和腾讯帮纷纷设置自己平台的准入门槛,并与聚结于旗下的互联网企业形成抱团效应,以此获得在相应市场领域的垄断地位和话语权。


另外,平台的真正开放意味着平台之间资源的自由流动,这亦是市场竞争的应有之意。但在互联网企业各自拉人战队的情况下,各个互联网平台公然设立准入门槛,并在彼此阵营之间形成人为割裂。如此“竞争”之下,开放平台,谈何容易。


互掐:难掩不正当竞争之嫌


从微博与微信前述具体举动中,我们已不难判断,二者已有超越自身权利范围的不正当竞争之嫌。虽然新浪微博否认此次封杀行动是对微信之前屏蔽快的打车红包的回应,并表示,微信和微博是两个形态不同的产品,双方都不会以对方为竞争对手,但其间充斥的利益和地位的博弈,却无法掩饰两大互联网巨头之间已然逾矩的实质。


之前的3Q大战中,法院对腾讯在即时通讯领域的垄断地位并未最终予以认可,但就双方对互联网市场的实际主导作用来看,阿里和腾讯无疑都对整个互联网行业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这场互掐中,双方都借助了各自的行业领导地位,以技术手段限制、排挤对方在同业领域内的参与和竞争,双方较劲背后是并不算复杂的利益对峙,但作为具有行业内独占地位的经营者,以主观上限制竞争的故意、客观上排挤竞争的行为,导致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结果,这场看似简单的利益纠葛,已然落入了法律规制的范畴。


用户: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这场微博和微信的对峙,让人想到之前QQ与360之间那场只选其一的用户争夺战。战事喧嚣之下,对市场竞争秩序的破坏和衡平利益格局的打破带来的后果,最终还是要消费者来买单。


在充分的市场竞争中,消费者被赋予自主选择权,然而互联网企业之间的制裁与反制裁,最直接的表现即是强迫消费者在各自的服务中,只能选取一方,而这种选择往往是基于对峙双方竞争优势之下的被动选择。


以此次微博和微信的互掐为例,微博对在其平台上进行的微信公众号推广进行强制封杀,无异于利用自身技术手段,设置了对于微博进入的门槛,并伤害了用户的沟通体验。而之前,微信屏蔽快的打车发出的微信红包,此举意味着,用户使用微信支付就不能使用快的打车服务,又何曾不是对用户选择权赤裸裸的剥夺呢?


无论出于怎样的利益纠葛,互联网企业都不应该将用户利益作为相互间竞争的牺牲品,互联网思维中用户至上的核心价值,虽然在商业利益面前如此不堪一击,但对其的肆意践踏,也将是互联网行业健康发展的隐患。


背景链接:


2011年1月,腾讯公司正式推出微信,并迅速成为集合大量用户群体的移动即时通讯软件。


2013年4月,阿里巴巴以5.86亿美元购入新浪微博发行优先股和普通股,占微博公司全稀释摊薄后总股份约18%,以此弥补阿里在社交入口上的短板。值得一提的是,新浪微博上的“粉丝服务平台”是一个类似微信公众号的产品,提供内容和互动服务等诸多功能与微信公众号相似。阿里巴巴入股新浪微博后,微博充当了淘宝的导流量平台,众多淘宝商家将新浪微博作为的营销平台。


2013年11月,阿里巴巴证实,手机淘宝已经关闭从微信跳转到淘宝商品和店铺的通道,直到目前,用户都无法在微信中打开淘宝网的链接。而最新版的新浪微博也不能将内容链接至微信。


2014年1月,嘀嘀打车宣布完成C轮融资,获得来自中信产业基金和腾讯等公司共1亿美元的投资;而在此之前,支付宝已于2013年12月通过快的打车进入出租车费支付领域。几在同时,新浪与支付宝宣布全面打通微博与支付宝账号,推出微博支付。


2014年11月,快的打车证实,快的打车发出的微信红包被腾讯微信平台屏蔽。紧接着,新浪微博用户运营总监刘新征发布微博表明,微博将于11月26日中午后禁止推广微信公众账号。


图片来源|百度


文章版权为知产力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