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夺子大战未终结,谁是叛逆男孩BOYLONDON的老爸?

2018-01-09 19:55 · 作者:知产力   阅读:2956

作者 | 知产力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197字,阅读约需4分钟)


boylondon1.jpg

一个孩子有俩爹,而且这俩爹为了这孩子的“抚养权”,竟然打了10余年。韩国爸爸因认为英国爸爸鹰图形商标连续三年不使用,针对后者商标提出撤销案尚在二审审理中之际,英国爸爸争议撤销韩国爸爸的“BOY及图”商标的案件,已经走过了一个轮回。最高人民法院就韩国爸爸名下的“BOY及图”商标争议行政纠纷一案,于2017年年末作出再审裁定驳回了韩国爸爸的再审请求。随后,英国爸爸便发表声明,言之凿凿地表示,韩国爸爸名下的“BOY及图”商标争议案司法程序已全部终结,后者针对该商标已经不享有任何商标专用权。结局看似真如英国爸爸所言吗,稍有法律常识的人可能一眼便看穿,事实并非如此。


boylondon2.png

(一图看懂俩爸爸诉讼历程)



未落定,声明不可乱发



这位英国爸爸系住所地位于英国的安格洛联营公司,法定代表人则为蔡伟文。韩国爸爸为宝爱贸易(青岛)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韩国人金甲琪。两位爸爸的纠葛并不复杂,韩国爸爸首先以连续三年未使用为由,针对英国爸爸名下的“图形”商标提出撤销申请;英国爸爸随后以韩国爸爸名下的“图形+BOY”商标同其被提“撤三”的“图形”商标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为由提起了争议撤销申请。


只不过,韩国爸爸名下的“图形+BOY”商标争议案件率先走完了一轮行政诉讼,英国爸爸名下的“图形”商标撤销复审行政诉讼还在二审审理中,而恰恰英国爸爸名下“图形”商标系韩国爸爸名下“图形+BOY”商标行政诉讼中的引证商标,其权利稳定与否将最终影响前者名下的商标。英国爸爸在此时仓促的发表上述声明,要么是没有仔细阅读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定,要么是选择性“失明”。


最高人民法院在上述裁定中黑纸白字地写到:“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2017)京行终4776号案件中,判决维持了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关于撤销引证商标的(2016)京行73初483号行政判决,则宝爱公司、金甲琪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使用


如果英国爸爸没有仔细阅读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定,那么小编百度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使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使用


第二十四条 当事人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应当在判决、裁定或者调解书发生法律效力后六个月内提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只要英国爸爸名下的“图形”商标撤销复审行政诉讼二审终审认定“图形”商标连续三年未使用予以撤销,则英国爸爸名下的“图形”商标将不再成为韩国爸爸名下“图形+BOY”商标的障碍。该二审判决就是新证据,足以推翻之前“图形+BOY”商标的二审判决,重新开启再审程序。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英国爸爸在发表的声明中以偏概全了呢?让人不得不怀疑其是有意回避了相关重要信息。此种所谓的司法程序已经全部终结的主张,实难经得住法律的考验。在该案还未尘埃落定之际,便急不可耐的发表了一份不负责任的声明,实属对最高人民法院裁定的歪曲。



可乱吃,儿子不可乱认



众所周知,打造一个品牌就像培育一个孩子一样,既费时又费力,而且还要花费大把的金钱。当这个孩子好不容易长大成人回报社会后,却跳出来另一人,突然说“孩子是我的,同你没关系”,这种把他人孩子据为所有的行为,搁谁都不愿意。


据现有资料显示,“BOYLONDON”系列商标最早确实由英国爸爸申请注册,不过在其手里仅待了21天后,1995年7月,英国爸爸将“BOYLONDON”系列商标一揽子打包“过继”给了韩国爸爸。


此后,在长达近10年的时间里俩爸爸相安无事,直到2004年一名叫吴哲源的个人,以英国爸爸的名义,在韩国同韩国爸爸开始了一场“BOYLONDON”夺子大战。


吴哲源何其人也,其有权收回“BOYLONDON”系列商标吗?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英国爸爸名下的鹰图形商标庭审过程中,吴哲源亲口承认,其早于1998年便从英国爸爸离职,回到了中国香港。而据英国公司登记机关网站显示,英国爸爸的安格洛联营公司自上世纪90年代至今一直处于歇业状态。


此后,俩爸爸均将商业版图扩展至中国,并在中国相继申请注册了相关商标。


至此,俩爸爸的商标纠纷延伸至中国。英国爸爸称,韩国爸爸系恶意抢注其在先注册商标,并试图抢夺其在中国的市场。而韩国爸爸则称,英国爸爸意图抢夺其商标权,向其近400家经销店散布虚假事实,妨碍其正常经营。


谁是谁非,目前尚无定论,而拥有众多明星作为拥趸的BOY LONDON品牌,已经刺激了全球青少年的购买欲望。面对这一庞大市场,俩爸爸都想纳入囊中,但是最终谁能“喜抱贵子”,还需要法律止纷定争,在法律程序尚未走完的前提下,便信心满满认领儿子还为时尚早。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就该系列纠纷而言不用等“万年”,也不必“争朝夕”,是非曲直离水落石出那一天已经不远。但是,在水落石出那一天有诸多法律问题值得探讨,如英国爸爸的涉案商标最终被撤销,在现有法律框架下,韩国爸爸是否可重新获得其商标专用权,又该如何采取救济措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当俩爸爸一方享有相关注册商标专用权后,另一方继续使用相关商标是否构成商标权,又应如何界定此种行为?


所以,横亘在俩爸爸之间的不仅仅是商标确权问题,还有救济问题、侵权问题,相信走过近10余年的争端后,该纠纷将很快迎来尘埃落定那一天。不过最终谁能笑到最后,还是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