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一文弄懂专利申请——专利三部曲之授权

2018-03-13 09:29 · 作者:邓超   阅读:681

作者|邓超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237字,阅读约需4分钟)


专利的授权阶段:指从申请人向知识产权局提交专利申请,经过知识产权局的审查,到最终由知识产权局做出授权决定或驳回决定的阶段。

 

199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专利局更名为知识产权局(SIPO)。但这一更名并没有相应地扩大知识产权局的职权范围,其仍然主要只是负责专利申请的审查以及决定专利权是否有效。我国的商标注册由工商总局内设的商标局管理,著作权登记由版权局管理。但大部制改革已经提上日程,据没有经过核实的网络消息,科技部、知识产权局、版权局等会合并组建科学技术与知识产权部。

 

一件专利申请提交到知识产权局并通过形式审查后,由知识产权局的审查员负责实质审查并作出授予专利权或者驳回专利申请的决定。实质审查由一名审查员进行独任审查,审查方式是书面审查。在实质审查中,审查员主要审查的事项包括专利申请的适格性、新颖性、创造性、清楚性、充分公开性等。审查员会针对专利申请文件的缺陷发出审查意见通知书,申请人在收到审查意见通知书后针对该通知书进行答复或修改申请文件。在中国,审查员与申请人的这种往来可以反复进行多次(比如实践中出现过第五次审查意见通知书),直至最终的授权决定或者驳回决定为止,中国也不像日本、美国那样将审查意见通知书分为最终通知书和非最终通知书。一般而言,除了针对审查员指出的说明书中的问题外,申请人不会修改说明书,而只是修改权利要求。因为早期没有电子申请,申请人如果修改了说明书,审查员需要花较长时间和精力去核对申请人对说明书的修改是否合法,因而往往不希望申请人修改说明书。根据《审查指南》规定的听证原则,审查员在驳回专利申请时不能包含新的理由,因此,在答复审查意见时对权利要求进行修改,一般可以确保申请不会被直接驳回。另外,根据中国当前的审查实践,审查员不发出通知书而直接授权的情形极为罕见,因此有的观点认为在权利要求中留下一些形式问题以供审查员指出可能会使审查员不会将精力放在新颖性、创造性等实体问题上,从而有利于授权。理论上,申请人在第一次答复审查意见通知书后可以与审查员会晤,与审查员当面说明专利申请的技术方案。但实践中与审查员的会晤极为罕见,更常见的是与审查员进行电话讨论。由于电话的内容不会留下书面记录,因此申请人可以更为便捷灵活地与审查员进行沟通,是一个推荐的方式。与美国只检索英文的专利文献,日本只检索日文的专利文献不同,中国的审查员会检索各国语言的专利文献,尤其对于来自外国的专利申请而言。部分原因在于中国的专利制度较短,早期的中文专利文献较少,如果只检索中文专利文献,审查员可能难以找到破坏新颖性、创造性的文献。因此,对于来自外国的专利申请而言,中国审查员不可避免地会参照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审查经过。外国申请人可以参照国外的审查结果来修改权利要求以在中国获得专利权。

 

如果专利申请被审查员认为不合法而驳回,申请人可以继续向知识产权局下属的专利复审委提出复审请求,一般由复审委(经验更丰富的审查员)组成3人合议组进行复审(重复审查)。在合议组进行复审之前,该申请会被发回给原审查员进行前置审查,以节约审查资源。前置审查坚持驳回时,再由合议组进行复审。专利复审的方式也是书面审查,但不同于审查员的独任审查,由于是多人审查,复审请求人一般不与合议组电话沟通。根据情况,合议组会发出一到两次的类似于审查意见通知书的复审通知书,复审请求人需要针对复审通知书指出的缺陷进行答复或修改申请文件。复审程序是专利审查程序的一个延续。

 

如果合议组维持驳回决定,申请人主要有两条路径可以选择:第一,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且进而向北京市高院提起上诉。我国的法律制度是二审终审,北京高院的判决是生效判决,即使申请人向最高院申请再审,期间也不影响生效判决的执行。在2000年之前,复审委对于专利申请的复审决定是终局的,不能获得司法救济。但这一规定不符合TRIPS协议的有关要求(按照三权分立的思想,司法权要对行政权进行监督),因此,为了满足TRIPS协议以加入WTO,在专利法第二修正案中规定了申请人对于复审委的决定可以向法院起诉。第二,基于驳回的母案提出分案申请,并再次由知识产权局进行审查。另外,还有一条最方便、最经济的方式,即申请人放弃该专利申请。向法院起诉的缺点在于不能对专利申请文件进行修改。另外,大部分专利申请的驳回原因都涉及专利申请的创造性问题。法官虽然更熟悉法律,但是其对技术的理解不如复审委,而且对于创造性的判断也不如复审委熟悉,因此,法院改判复审委决定的比率非常低。另一方面,提出分案申请的优点在于可以修改说明书、权利要求书,另外费用一般而言比起诉要低,因此是被广泛采用的方案。但需要说明的是,法院改判复审委决定的比率对于个案而言没有太大的意义。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也同样不存在完全相同的两件案子,是否要提起诉讼,还是需要针对具体情况作出判断。

 

不同于美国、日本等国家,我国法院不能直接确认专利权的效力。根据现行的行政诉讼法,我国法院只能在行政机关作出了不适当的行政处罚等少数涉及数额的情况下对行政机关的决定直接改判。因此,对于复审委的决定,法院只能维持其决定、或者撤销并判决其重新做出行政行为。


最后,关于时间,如上所述,由于发明专利申请几乎不会被直接授权,因此从提出申请到获得发明专利权至少需要2年左右,而实用新型则可以快至半年。另外,从2013年年末开始,知识产权局开始对部分实用新型进行新颖性审查,编造的专利越来越难以授权了。

  • 对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的解读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五十二次会议讨论通过了《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以下简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对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原则、审理内容、诉的合并、法院管辖权、原告主体资格、商标权权利范围、被诉侵权行为、抗辩事由、民事责任等内容进行了规定。
  • 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全文

    为准确适用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统一四川省法院审理侵害商标民事纠纷案件的裁判尺度,提高四川省法院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水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特制定本审理指南。
  • 书评|研究欧洲统一专利制度保护必备参考书

    《欧洲统一专利保护评注》就欧洲专利一揽子计划涉及的全部文本进行了全面系统的分析,是对欧洲统一专利制度感兴趣的研究者和实务工作者必备的参考书。
  • 浙知析法|“微信私聊”在特定情形下构成商业诋毁

    “微信私聊”属于个体间一对一的私密性交流对话。但行为人通过QQ群等自媒体散布虚伪事实后,又以“微信私聊”的方式持续向竞争对手的业务客户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及商品声誉,该行为与在先行为具有连贯性,可以认定该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原则,不属于言论自由之范围,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商业诋毁行为中“散布”的要件,构成以商业诋毁的方式进行重复侵权。
  • 特别策划|《电子商务法》构建出一个怎样的“避风港”

    “避风港”是处理平台上各类侵权行为的最关键制度,《电子商务法》出台以前,“避风港”在立法层面最细致的规定是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其中确立了通知-删除-反通知-恢复的一个完整的操作流程。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哈罗单车更名哈啰出行后的商标隐忧

    哈罗单车在上海宣布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报道援引哈啰出行CEO杨磊的介绍称,“啰”字多了一个“口”,寓意着哈啰后期将采取更多措施与公众沟通交流,成为有亲和力的邻家品牌;哈啰出行未来将提供更广泛的出行服务,并开放流量和入口实现行业互惠,构筑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生态。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对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的解读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五十二次会议讨论通过了《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以下简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对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原则、审理内容、诉的合并、法院管辖权、原告主体资格、商标权权利范围、被诉侵权行为、抗辩事由、民事责任等内容进行了规定。
  • 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全文

    为准确适用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统一四川省法院审理侵害商标民事纠纷案件的裁判尺度,提高四川省法院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水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特制定本审理指南。
  • 书评|研究欧洲统一专利制度保护必备参考书

    《欧洲统一专利保护评注》就欧洲专利一揽子计划涉及的全部文本进行了全面系统的分析,是对欧洲统一专利制度感兴趣的研究者和实务工作者必备的参考书。
  • 浙知析法|“微信私聊”在特定情形下构成商业诋毁

    “微信私聊”属于个体间一对一的私密性交流对话。但行为人通过QQ群等自媒体散布虚伪事实后,又以“微信私聊”的方式持续向竞争对手的业务客户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及商品声誉,该行为与在先行为具有连贯性,可以认定该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原则,不属于言论自由之范围,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商业诋毁行为中“散布”的要件,构成以商业诋毁的方式进行重复侵权。
  • 特别策划|《电子商务法》构建出一个怎样的“避风港”

    “避风港”是处理平台上各类侵权行为的最关键制度,《电子商务法》出台以前,“避风港”在立法层面最细致的规定是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其中确立了通知-删除-反通知-恢复的一个完整的操作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