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天闻说|钓鱼世界知识产权小觑

2019-06-20 19:00 · 作者:邱政谈   阅读:3008

  

  作者|邱政谈 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9030字,阅读约需19分钟)

  (扫描上方二维码获取邱政谈律师的中国知识产权律师名片)

  “仁者,乐山,渔者,乐水,每一个钓鱼人心理都藏着一片江湖......”这一画外音响起,就不由勾引起一个钓鱼人的无限期待。那么我们不妨试试,以一个钓鱼人和知识产权从业者的双重身份来窥探一番钓鱼世界的知识产权。

  李大毛(钓鱼明星)姓名的商业权益

  李大毛何许人也,每一个钓鱼人都应该对他熟知,国家级竞钓大师,《游钓中国》四季特约嘉宾,他的游钓足迹遍布中国的江河湖海、名山大川,由于其高超的钓鱼技巧和丰富的游钓经验而成为钓鱼界的明星人物,人称“李大盆”。

  

  (图:李大毛擒获巨物照片)

  李大毛作为钓鱼界的名人,理所当然地便受到很多钓具、钓饵行业商家追捧,钓鱼大师的代言成为钓鱼商品界的金字招牌,“李大毛同款饵料”、“李大毛坐过的钓椅”已属普遍的招徕用户宣传口径。也不乏“李大毛用了都说好”、“李大毛对它赞不绝口”、“李大毛对它爱不释手”等等此类难以言说的攀附广告,让人对于其贩卖商品的性质难免想入非非。

  钓鱼名人人红多是非,借此引出钓鱼世界知产问题第一话,李大毛(钓鱼名人)姓名的商业权益问题。

  

  

  姓名商业权益法律简述

  对于姓名的保护,在我国的立法框架下,实行的是姓名权和姓名的商业权益双轨保护制度。

  姓名权的法律保护条款体现在《民法通则》第99条【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120条【公民的姓名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和《民法总则》第110条【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等权利】,明确规定姓名权为一项人身权。

  姓名权的核心是自然人针对其特定的具有身份、人格信息的名称标识享有绝对、专有之权利。而关于姓名权的保护核心在于,规制使用他人姓名造成误认进而使得自然人在人格意义上混同的行为。举例而言,姓名权规制的是,他人冒名自称是李大毛而代言商业广告的行为,此时公众误认盗用者即为李大毛。由于此类易造成自然人人格混同的侵权行为较为少见,故而以人格权为角度出发进行姓名权的保护在实际实务中也比较少见。

  而姓名的商业权益保护条款体现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2)款【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混淆行为,引人误认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社会组织名称、姓名(包括笔名、艺名、译名等)】中,该条款隐述了姓名的商业权益保护的要件。

  姓名权的商业权益不同于姓名权,属于一种独立于人格权外的财产性权益,而姓名的商业权益保护要件就是该姓名必须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商业价值。在此要件前提下,普通民众的姓名商业权益便无法满足保护之要求,换言之普通民众的姓名由于不具有知名度故而不具有相应的商业使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之价值,亦不存在使用普通民众姓名而造成误认混淆商品来源之可能,所以无法针对其进行专门的保护。而名人的姓名有助于提升商品的品质竞争力或有利于商品的销售,而这种商业价值产生的原因源于名人本身的知名度,同时商业价值也能反面印证其知名度,名人姓名知名度背后蕴含的市场价值和商业价值是其姓名的商业权益保护的核心。

  

  李大毛姓名侵权现状

  打开淘宝以“李大毛”为关键词进行简单搜索,就出现不计其数的钓鱼商品冠以李大毛之名进行宣传推广,其中确有合法代言之产品,但也存在很多未经授权即以李大毛姓名作攀附宣传之用的侵权产品。

  

  由于李大毛作为钓鱼人的国民偶像,如上图冠以“升级大物无结单钩通线李大毛主线”的标题,同时在预览图辅以加粗黄字“升级李大毛无结单钩通线”的字样,极易使单纯善良的钓鱼人产生购买冲动。“这可是李大毛用的主线,他用这个单钩通线无结线组在《游钓中国》里可是干了不少大鱼,线拉的呜呜响,结实!我搞一个,也能干150斤的巨物”,类似这样的心理反应在看见商品上“李大毛”三个字的时候就可轻易产生了。这边印证了上一标题中论述的,名人姓名的知名度背后带来的商业价值,有利于商品的销售或提高商品竞争力。显然上述使用情形不属于姓名权的权利范围,但亦当属一项值得保护的合法权益。

  

  (图:淘宝某钓饵宣传页)

  值得一提的是,钓鱼商品除了简单利用李大毛姓名作为宣传之外,在商品介绍的详情页也极喜附上李大毛的“擒巨物”照片作为附加宣传手段,此类行为在此不作法律评述,权利人可以肖像权(李大毛本人)或反法(李大毛独家授权方)分别进行规制。

  

  姓名的商业权益维权路径

  具体到维权路径,首先需明确维权的法条基础,即为上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2)款,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混淆行为,引人误认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社会组织名称、姓名(包括笔名、艺名、译名等)。此类权益维权主体一般为名人明星姓名商业权益的独家权益方,由于名人明星较少直接参与市场经营,所以较难直接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作为维权手段。

  第一种较为常见的现象是名人明星的经纪公司,经授权取得名人明星姓名商业权益的独家权益及维权权利后,再以不正当竞争纠纷提起诉讼,提诉对象不限行业。

  案例:佛山市顺德区孔雀廊娱乐唱片有限公司诉福建省鼎尊卫浴发展有限公司虚假宣传纠纷案【(2018)粤06民终2509号】

  
案情简介:佛山市顺德区孔雀廊娱乐唱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孔雀廊公司)独家全权享有(包括使用)和转授权艺人曾毅、杨魏玲花的表演权,形象、姓名、肖像、照片、自传材料及声音或其他一切版权或其他权利。“凤凰传奇”是曾毅、杨魏玲花组合的艺名,孔雀廊公司认为福建省鼎尊卫浴发展有限公司在其官方网站(www.dzwy.com.cn)上使用“凤凰传奇”的名称和形象的行为损害了孔雀廊公司的利益,构成不正当竞争。

  
裁判要旨:基于艺人名称、形象产生的财产性权利,依法受到保护,经营者对相关名称、形象进行商业性广告利用,需要经权利人授权许可。未经许可使用艺人名称、形象构成不正当竞争。

  在上述案例中孔雀廊公司经“凤凰传奇”独家授权,享有相关艺人形象、姓名、肖像、照片、自传材料及声音或其他一切版权或其他权利,得以成为案件适格原告,取得该案请求权基础。法院判决也肯定了作为经纪公司经合法授权取得相关名人明星商业权益后诉讼的维权方式。该案原告诉称侵权行为为反法中规定的虚假宣传,是针对不同类型案件中不同的侵权表象的案由选择,核心价值仍是名人明星姓名、形象等商业权益是一种值得保护的民事权益,可由《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今年来针对反法保护中的“竞争关系”认定,司法实践中宽进的态度较为明显,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多以值得保护的“商业利益”、“不正当性”、“损害利益(竞争者和消费者)”为主要标准,此处仅提供维权操作思路,不再赘述。

  第二种较为常见的情形是经独家授权取得名人明星姓名商业权益的独家权益及维权权利的被代言企业,以不正当竞争向其它经营者提起诉讼。

  案例: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湖北农华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姓名权纠纷、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17)鄂民终3252号 】

  

  案情简介: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袁隆平公司)经授权独占取得使用袁隆平姓名权利,许可的内容包括“袁隆平”“隆平”及相应的中英文名称,且袁隆平及其它第三方均无权使用袁隆平姓名作经营活动。袁隆平公司认为湖北农华公司在产品外包装上以题字落款形式使用“袁隆平”字样侵犯其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

  裁判要旨:袁隆平院士因其在杂交水稻研究领域的成就和知名度,其姓名不仅仅具有人身属性,还蕴含财产性利益。袁隆平公司获得的对“袁隆平”姓名独占商业使用的财产性权益,既体现了企业对科技人才的尊重,也体现了市场对“袁隆平”姓名商业价值的认可,并且独占姓名中的财产性权益能够为企业带来现实经济利益,此种民事权益的正当性和经济属性应当得到法律保护。 湖北农华公司在涉案产品外包装上以题字落款形式使用“袁隆平”字样属于商业使用。将会产生袁隆平院士对其所销售的水稻杂交种产品进行权威推荐或代言的商业效果,足以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

  该案中亦充分肯定姓名的商业利益的保护机制,且明确以《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款【旧法:经营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三)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进行规制,上述旧法法条在法律适用过程中内涵已逐渐丰富,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二)款即是针对旧法混淆误认条款经司法实践后的归纳和明确。

  有意思的是,该案中原告袁隆平公司独占取得相关权利的授权金额达5151万元,但其诉讼请求仅针对被告主张1元的象征性赔偿。最终法院在明确权利基础、侵权事实的情况下支持了原告1元的赔偿主张,极大丰富了名人明星姓名商业权益维权司法实践的经验。

  具体到李大毛而言,经过初步市场调查发现,李大毛代言商家数量、种类较多。如开沃精工钓竿、中西钓线、华美钓台、空钩悟道钓椅、睿目浮漂等等,鉴于此种商业情形,第二种维权路径似乎难以走通,但第一种以经纪公司或独家授权代理方进行维权之路径尚可操作。希冀能够早日肃清以“李大毛”等知名钓鱼明星为噱头宣传的渔具市场,还朴素善良的钓鱼人一个朴素的渔具购买选择(笔者作为一个钓鱼人在看到“李大毛”字样的渔具时也常难以遏制购买欲望,但却在湖库实战中失望而归)。

  

  钓鱼世界的商业秘密

  在每一个钓鱼人的钓箱中,可能都藏着一瓶陪伴你征战钓场的诱鱼小药,或者常备着一款你独爱的钓饵。钓饵,是钓鱼世界承载着各方手段与秘密的标志物。不同的钓饵应用在不同的钓场、不同的天气、不同的季节都有着差异悬殊的表现,故而真正的钓鱼大师一定有着自己独特的钓饵味型状态的搭配,这就是每一个钓鱼人各自享有的垂钓“商业秘密”。理所当然地,钓饵生产厂商在制作钓饵配方、制作方法上也当然有着应予法律保护的商业秘密。

  

  (图:《游钓中国》第三季第31集 )

  

  

  商业秘密法律简述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本法所称的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商业价值并经权利人采取相应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等商业信息。条款不仅将商业秘密的内涵明确,也在其他款中规定了几种类型化的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给商业秘密受侵害后的维权提供明确的思路。根据上述规定的内涵,我们可以明确以下几个商业秘密的特定条件。

  1. 秘密性(不为公众知悉)。此处不为公众知悉中“公众”的内涵应与其他法规中公众的内涵相区别,市场经营者从事市场经营活动必然有其特属的行业,那么其持有的商业秘密也显然具有很强的行业色彩。商业秘密保护的条件中不为公众知悉的公众也应具有行业限定性,也即该商业秘密应不为同行业的从业人员所知悉。即使“商业秘密”不为社会大众知悉但已是相关行业从业人员通识的技术方案、方法,那么其也无法达到法律规定的商业秘密受保护的特定条件。如:钓饵配料加入维生素C和维生素B2,可以促进鱼的活性,增强饵料诱鱼效果,这一方法显然不为社会公众所知悉,但却是钓饵厂商通识的技术方法,当然不属于受保护的“商业秘密”。

  2. 保密性(经过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保护)。企业内部建立完善的商业秘密保护的管理制度有助于增强保密性,但仅与员工签订了保密协议或者竞业限制协议在司法实务中越来越难以被认定为具有保护商业秘密的主观意愿和客观需求。所以要满足“经过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应当在人事保密管理的基础上给予更多的保密管理资源投入。如:龙王恨公司在与研发员工签订保密协议或者竞业限制协议后,研制新一代“野战蓝鲫X10”,同时钓饵研发实验室实行严格的监控管理制度,每一条实验数据都经过管理系统加密存储,最终得出的饵料配比秘方也以数据加密形式存储在公司离线服务器中。

  3. 价值性(具有商业价值的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等商业信息)。在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将原来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修订为“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等商业信息”,在法律条款上可解读为扩张了商业秘密范围,实质上对于商业秘密保护范围进行了扩展,虽然之前的相关规定及司法实践中也进行了相应的扩展先验实践。新法修订的立法意图很清晰,就是要扩展商业秘密保护范围,增加商业秘密的保护手段和保护力度。回归价值性本身,商业信息之所以成为值得保护的商业秘密,正是因为该商业信息本身具有相应的商业价值。如:龙纹鲤钓竿厂商发现用高碳钢筋做钓竿,钓竿的顶钓值超过100KG,钓竿具有狂拉不断的优良特性,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重了,显然这一商业信息不具有商业利用的价值,也不应成为值得保护的商业秘密了。

  

  (图:源于网络调侃)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条款中关于具体的侵犯商业秘密类型化的行为此处不多论述,具体的类型化行为条款规定是给侵权后的诉讼提供思路和举证引导,不同条款在适用时权利人可适用不同的举证方式,后续可在他文具体案例中结合论述。

  

  企业商业秘密保护策略

  内部管理制度

  1.完善企业知识产权制度,建立综合性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专项的商业秘密保护规定。将商业秘密的管理纳入企业管理体系,加强组织领导工作。

  2.建立完备的人事管理制度。涉密岗位员工入职前进行背景调查;完整的含保密条款和竞业限制条款的劳动合同签订;将商业秘密的保护记载在员工手册中,定期对员工进行培训,提高员工商业秘密保护意识;严格的调岗轮岗及工作交接制度等,从人事管理层面对商业秘密予以高度保护。

  3.建立专门的商业秘密管理系统,企业的商业秘密是动态变化的,实施定期核查的方法,筛选潜在商业秘密,确保其处于保护之中。同时针对商业秘密进行合理分级保护,将其控制和保护的层级与其效能充分结合,以实现低管理成本下的商业秘密价值最大化。

  侵权维权救济

  1.日常侵权监测。商业秘密权益的对外保护,有赖于日常侵权监测,对于钓饵厂商而言,针对同行业的其他钓饵生产商公开销售产品进行实时监测,有利于及时发现侵权,及时止损。日常侵权监测的工作内容除了针对商业秘密转化成的竞品、服务等,还应当包括商业秘密泄露渠道以及泄露人员监测。

  2.企业启动商业秘密违法调查。针对侵权线索,在企业内部进行违法调查,约谈涉事人员,确定最优解决方案。

  3.民事法律救济。包括针对泄密员工违反竞业限制条款、保密条款提起劳动仲裁;针对侵权企业提起不正当竞争之诉(必要时可申请诉讼保全及时止损)等。

  4.刑事法律救济。对于侵犯商业秘密造成重大损失的,企业可以向法院提出刑事自诉或向公安机关控告,要求立案侦查,追究相关侵权人员的刑事责任,此时也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以求获得相应经济赔偿。

  上述侵权维权救济的核心在于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