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阿里优优与阿里巴巴看似“一家”实则“冤家”

2019-09-17 11:28 · 作者:津骆   阅读:2420
作者 | 津骆


(本文系编辑根据相关素材采写,不代表知产力立场。转载请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1800字,阅读约需4分钟)


作为无形资产,商标对企业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一枚好的商标甚至决定着企业未来发展的高度。但所谓僧多粥少,企业越来越多,有价值的商标却早已被前人注册,就比如阿里巴巴,一看就是枚品性优良、大有前程的上上标。但人家已经“名标有主”了怎么办?


不用怕,注册“阿里优优”就行了啊。


但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一起行政纠纷案件却告诉我们,这样做也是有风险的……


因商标近似被无效,“阿里优优”冤吗?


此案的原告为北京阿里优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优优公司”),因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商标无效宣告决定,遂将其告上法院,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巴巴公司”)作为第三人出席。


据悉,本次的争议商标为第15350559号“阿里优优 aliyoyo.com”商标。该商标于2014年9月,由广州董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提出申请注册,指定使用在第42类网站设计咨询、替他人创建和维护网站等服务上。2016年9月,争议商标被转让给广州市酷司令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司令电子”)。201 8年5月,该商标又转让至阿里优优公司名下。


2017年8月,阿里巴巴公司对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阿里巴巴公司认为,其作为全球知名的互联网公司,名下“阿里巴巴”“ALIBABA”系列商标在电子商务领域已为公众广为知晓。同时,争议商标与其“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Alibaba及图”等八个引证商标构成相同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


阿里巴巴公司还称,其于第35类服务上注册的“阿里巴巴”商标已被认定为驰名商标,争议商标是对其驰名商标的抄袭、模仿。阿里优优公司的申请行为具有明显主观恶意,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扰乱了正常市场秩序,从而产生不良影响。


对此,阿里优优公司反驳称,争议商标经其广泛宣传已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不构成近似。阿里优优公司还表示,阿里巴巴公司驰名商标属于个案认定,阿里巴巴公司的证据也无法证明其驰名商标已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达到驰名程度,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不会使公众产生误导。


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争议商标的服务类别与引证商标一、三至七核定使用的服务属于一种或类似服务,而争议商标的汉字“阿里优优”与引证商标一、三至七均含有相同的汉字“阿里”,整体并未使之形成相区分的特定含义,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


因此,阿里巴巴公司的无效宣告理由部分成立,对争议商标予以了无效宣告。


因不服上述决定,阿里优优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请求驳回商评委的无效决定。


阿里优优的故事


说了这么多恩恩怨怨,我们还不知道这次的主角之一阿里优优公司到底有何来头。


话说这家阿里优优公司,其实也并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其虽成立时间不久,但在互联网界,大有破竹之势。资料显示,阿里优优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总部位于北京,是一家跨境电商平台和众包平台。


与电商阿里巴巴专门从事B2B业务服务模式不同的是,阿里优优倾向于为小商家或用户打造个性化产品服务,是一种S2b(即服务于中小企业的供应链平台)商业模式。阿里优优平台可以说是一个创意产品设计订制众包平台,海外设计师或消费者将创意产品设计提交到该平台上后,面向海外C端用户进行众筹或自购,并由国内制造商接单完成生产环节。


该公司成立短短几年,就已获得上市公司金三股份、上海巨如集团、巨谷基金和天使投资人等机构数千万的投资。阿里优优公司90后创始人任鹏永的巨幅宣传照片,还曾在2018年6月21日,刊登在被称作是财富实力和发展潜力象征的纳斯达克大屏幕上。


发展虽迅速,但阿里优优公司的商标布局却未能走到前面。据中国商标网显示,阿里优优公司已分别在第9类、第42类商品和服务上申请注册了“阿里优优 aliyoyo.com”商标。在第9类上的“阿里优优 aliyoyo.com”商标还处于异议中。而在第42类上注册的,正是本次的争议商标。


小编以“阿里优优”为关键字在中国商标网上查询到,之前给阿里优优转让过争议商标的酷司令电子,已经在第35类,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为零售目的在通讯媒体上展示商品等服务上注册了“阿里优优 ALIYOYO.COM”商标。因此,小编猜测,没有“阿里优优”商标的阿里优优公司,未来可能会二次从酷司令电子处转让“阿里优优 ALIYOYO.COM”商标。


想尽办法将自己的公司名注册成商标,这一点无可厚非。但同样作为电商平台,任鹏永将其公司命名为“阿里优优”,不得不让人产生其他联想。但据说,任鹏永每次在介绍“阿里优优”时,都会刻意“撇清”二者关系,强调“阿里优优不是阿里巴巴的附属品”。不过这样的介绍,是否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呢?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