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品牌专家”手持4000余件商标为何负债千万?

2020-03-18 18:04 · 作者:Matt   阅读:10303
无论是苹果手机花费6000万美元买“ipad”商标,还是“湘鄂情”商标即使处于负面消息中也卖出1亿元,商标圈里天价转让的例子数不胜数,也激励着一群群投机者在“风险”与“暴富”的边缘不停摸索,有人成功了,也自然有人失败。


文 | Matt




号称“商标第一人”,他手握4000商标

在春暖花开的三月,求职与招聘旺季来临。“刚需”促使求职节目广受关注。在一众求职节目中,《非你莫属》成为热门。此前,一位神秘男士登上该求职节目,因其自称“在知识产权领域富可敌国”,顿时掀起舆论“海啸”。


 


该男子名叫石磊,在节目中称“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不是房子,不是黄金,而是知识,如果将知识转化为产品的时候,它就是商标。”并表示在座所有企业的品牌都缺乏情怀,难以与用户产生共鸣。

 

对此节目中招聘企业一方显然有不同的理解,其中一位企业合伙人直言:“其实一个公司的品牌的塑造,是花了很长时间,不断地在实践当中打磨出来出来的,不是说一拍脑袋,我想出来,它就是一个绝顶聪明绝佳的方案。”

 


不过中专肄业的石磊还是开始了漫长的商标注册之路,更有媒体报道石磊注册了“数十万”商标。而该求职节目主持人宣称,石磊注册的商标多达“4000多个”,这一数据被石磊否认,但问及其究竟拥有多少商标时,石磊却并未透露。

 

笔者检索中国商标网发现,“石磊”作为申请人申请的商标达1189件(注:因同名因素,该数据非本文所提“石磊”的具体申请数量)。

 


纵观石磊申请的商标,可谓是五花八门,从不停歇。截至发文,石磊申请注册商标的最新日期为3月9日。2020年以来,石磊共提交了22件商标注册申请,2019年全年,石磊共计提交商标注册申请300余件,除去节假日,石磊平均每天都有一件商标注册申请,可以说,石磊一直在申请注册商标的路上。

 

如此数量,也难怪媒体将石磊冠以“中国商标第一人”的称号。



负债千万,他只为注册商标倒卖生财?

以“石磊”为申请人申请的商标,尚不及节目中所说的“4000多个”,但石磊申请注册商标或许并非全以自己名义。

 

石磊在节目中称,已经注册过“武则天、汉武帝、秦始皇帝、朱元璋、诸葛亮”等历史名人的商标,笔者检索这几个商标发现,一个名为“嫦娥(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嫦娥公司)的申请人屡次出现,继续检索嫦娥公司的商标申请,竟多达467件商标!笔者随机浏览嫦娥公司申请的商标,多数均被驳回。

 


天眼查显示,嫦娥公司的法人正是石磊,该公司也对外投资多家公司,笔者一一检索这些公司,毫无意外,每家公司均申请了数十到数百个商标,看来,石磊并非单打独斗,而是“团体作案”,所有渠道相加,石磊所申请的商标确实可达4000多个。

 

数据源:企查查


以平均每件商标300元官费和2000元的代理费来算,石磊的4000多商标申请,共计需近1000万元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提及的公司,目前均处于“失信人”“经营异常”等状态,石磊在求职节目中也宣称,自己“负债1000万元”以及“要求年薪1000万元”,综合来看,石磊虽然手握4000多商标,但并没有给他带来效益,节目中石磊入职失败,对于各大公司来说,“富可敌国”的石磊可以说价值为0。



疯狂与“迷局”:关于商标,我们为何浮于表面?

2020年1月1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召开2020年首场例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公布,2019年,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为783.7万件。商标注册量为640.6万件。截至2019年底,有效商标注册量达2521.9万件,同比增长28.9%。平均每4.9个市场主体拥有1件注册商标。

 

海量商标的背后,离不开“石磊”们的疯狂抢注,当然,也离不开大企业们的助攻。据权大师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商标申请人排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以4696件商标申请排名第一,紧随其后的是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和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除了上述三大巨头,榜单内不乏“京东”“维沃”“OPPO”“字节跳动”等大型企业。

 

数据源:权大师


企业真的需要这么多商标吗?马云曾说过,在创业初期,最重要三样东西分别是知识产权,知识产权,知识产权。阿里巴巴在全球注册了三万件商标,逾千件专利,其中有近95%的商标阿里巴巴根本用不到,为何还要派出大量人力物力来维护这些商标和专利?

 


马云所说的“近95%的商标根本用不到”并非危言耸听,事实上,我国商标已经陷入“注册多、使用率低”困境。

 

2017年财政部发布《关于清理规范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有关政策的通知》,将商标注册收费标准降低50%,目前为300元,虽然此举可以鼓励企业创新,但也一定程度地降低了商标抢注的成本,恶意抢注商标的行为变本加厉。同时,企业为了防止自身商标被抢注,加大了“防御商标”商标的注册力度。

 

恶意抢注倒逼企业大量注册“防御商标”,成为死循环。而无论是恶意抢注商标,还是企业注册“防御商标”,都造成了大量商标囤积,浪费商标资源的同时,也扰乱了市场秩序,对正常的经营活动造成损害。

 

在企业或者抢注者盲目追求数量的过程中,商标的注册申请很容易“跑偏”,比如近期“雷神山”“火神山”“李文亮”等商标遭抢注的事件,已经不仅仅是一件商业行为,而是违反公序良俗的不道德行为。

 

不难想见,目前有大量囤积商标准备变现,但同时也有无数“石磊”们折戟,对于这样的戏码,只能说请多多上演。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产力立场)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贴牌加工是否构成商标使用之双重认定标准

    涉外贴牌加工(即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 简称OEM),是指国内加工方按照国外定作方的要求,加工国外定作方指定商标的产品,并交付国外定作方,由国外定作方给付加工报酬的贸易模式。随着我国与世界各国经济贸易的频繁往来,目前国内很多工厂都以该种贸易模式为自己的主营业务,但随之而来的,也产生了很多问题,其中一个热点问题就是贴牌加工是否构成商标的使用及是否构成商标侵权
  • 800万件商标审查工作背后的故事——来自一线工作人员的声音

    她,商标审查协作中心的一位普通审查员,素面朝天尽显清新淳朴,着装淡雅尽显知性韵味。轻声细语的背后,是她长达10余年对商标审查工作的坚守。她,就是北京商标审查协作中心审查二部六科副科长谭兰兰。从事商标审查工作长达10余年的她,对于这份工作的热爱溢于言表。当谈到商标审查不断推出便利化改革时,她眼中流露出的是兴奋的目光;而当谈到商标审查员面对庞大的审查工作量时,我们从她那坚定的眼神中又看出了她对这份工作
  • 一方否认抢注一方欲跨类保护,俩“国美”之争谁输不起?

    近日,中华商标协会对外宣布,2018中国国际商标品牌节将于8月31日至9月3日在河北省唐山市举行。其与国美酒业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国美酒业将成为本届商标品牌节的总协办单位。而在2017年的中国国际商标品牌节上,国美酒业也曾以总协办单位的身份出现。
  • 听“东风”案代理人讲最高法改判心路历程

    2018年4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东风”案再审判决书,推翻了江苏高院的二审判决,认定“东风”定牌加工不构成商标侵权。判决一经公布,在网络上得到了快速传播,并引发了广泛热议。
  • 商标在先使用权影响力要件的合理性分析

    司法实践中对于商标先用权影响力要件标准的把握,应当控制在“显著性+持续性使用”标准和地域性知名度标准之间,并根据司法政策适时向“显著性+持续性使用”标准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