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传奇”游戏许可纠纷:亚拓士行为保全申请再被驳回

2020-03-23 17:39 · 作者:布鲁斯   阅读:2547


重庆三中院作出两次裁定,驳回了亚拓士公司的行为保全申请和复议申请。


文 | 布鲁斯




继亚拓士软件有限公司(下称“亚拓士公司”)与娱美德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之间《传奇》游戏著作权系列纠纷案件在江苏苏州告一段落之后,近日,重庆法院方面也传来了有关《传奇》游戏著作权系列纠纷案件的新消息。

 

知产力近日获悉,针对亚拓士公司在一起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中对娱美德公司等被告申请的行为保全,今年(2020年)1月20日,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渝03民初3号民事裁定,认为该案不属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情况紧急”情形,亚拓士公司在该案中提起的诉讼行为保全申请违反“一事不再理”诉讼原则,也不具有采取诉讼行为保全措施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因此裁定驳回亚拓士公司的申请。2020年3月12日,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渝03民初3号之二民事裁定书,再驳回亚拓士的复议申请,认为本案不具备采取行为保全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并指出亚拓士虽有在诉讼中申请行为保全的权利,但也应正当行使,避免滥用权利、浪费司法成本。

 

该案原告为亚拓士公司,被告方除了娱美德公司外,还有其全资子公司株式会社传奇IP(下称“传奇IP公司”)及其授权开发传奇衍生IP的苏州仙峰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苏州仙峰公司”)、广东星辉天拓互动娱乐有限公司(下称“星辉天拓公司”)、重庆市富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富淳公司”)。

 

此次的行为保全,是由该案原告亚拓士公司在案件立案后的审理过程中,于2019年10月8日向法院申请的。

 

据亚拓士公司称,其与娱美德公司是《Legend of Mir II》游戏软件的共同著作权人,娱美德2002年7月书面委托亚拓士在中国行使共同著作权人的一切权利,但娱美德公司未与之协商就“擅自”授权苏州仙峰公司使用《Legend of Mir II》的著作权等相关权利,而苏州仙峰公司又授权星辉天拓公司将其改编为手游《烈焰龙城》,重庆富淳公司参与推广该游戏。

 

亚拓士公司认为,娱美德公司、传奇IP公司“滥用”共同著作权人的权利,并表示,如不及时制止,将导致中国游戏市场上其他潜在的被授权方及相关市场主体遭受巨大损失,同时也给亚拓士公司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因此提出该行为保全申请。亚拓士公司还提供了人民币5000万元的保全责任保险单以为担保。

 

亚拓士公司请求法院责令娱美德公司、传奇IP公司停止在中国大陆将《Legend of Mir II》(传奇)改编权授予第三方,责令苏州仙峰公司、星辉天拓公司停止对《Legend of Mir II》(传奇)的改编以及对网游《烈焰龙城》的宣传和运营,责令重庆富淳公司停止宣传、推广网游《烈焰龙城》等等。

 

对此,娱美德公司和传奇IP公司认为亚拓士公司此次申请是恶意提出重复的行为保全申请,其诉讼请求也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行为保全申请不具备保全必要性。

 

苏州仙峰公司和星辉天拓公司则表示,其开发、运营《烈焰龙城》游戏是获得了娱美德公司合法授权的,不侵犯亚拓士公司共有著作权,娱美德公司与亚拓士公司的对外授权及分成费用争议不应影响被授权方的利益,娱美德公司授权苏州仙峰公司前已经与亚拓士公司协商,且《烈焰龙城》的继续运营不会给亚拓士公司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

 

重庆三中院在审理中围绕对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款规定中的“判决难以执行”“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中关于对行为保全申请进行审查时应考量的因素,进行了分析,认为该案明显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一条规定的“情况紧急”情形之列。

 

法院指出,从诉讼程序上看,亚拓士公司在该案中提起的诉讼行为保全申请,与之前在诉前行为保全中提出的保全申请并无本质区别,且没有新的事实和证据,违反“一事不再理”的诉讼原则,应予以驳回;从实体上看,法院综合考虑了案涉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效力的稳定性等多方面因素,认为该案不具有采取诉讼行为保全措施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因此,重庆三中院作出两次裁定,驳回了亚拓士公司的行为保全申请和复议申请。

 

据悉,此次申请并非亚拓士公司第一次申请行为保全。早前亚拓士公司还曾申请过一次诉前行为保全,2018年12月,重庆三中院最初曾作出(2018)渝03行保1号诉前停止侵害著作权行为保全的民事裁定,当时对亚拓士公司同样的行为保全请求予以支持。

 

娱美德公司等随后申请复议,认为重庆三中院对该案无管辖权,亚拓士不拥有《传奇》游戏独占授权权利,娱美德公司在与苏州仙峰公司签署授权合同前与亚拓士公司进行了协商,但亚拓士公司“迟迟未予回复”等等。

 

法院在复议中认为,其对该案具有管辖权,且根据各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分析,认定娱美德公司、传奇IP公司单方授权涉嫌侵权的理由尚不充分,故娱美德公司等的复议理由部分成立,并因此而于2019年1月10日裁定解除了此前的行为保全措施,同时对该案立案审理。这也是此次裁定中法院认为亚拓士公司的申请违反“一事不再理”的诉讼原则的缘由。

 

参见:

周末特稿|旷世“传奇”多方争,系列纠纷娱美德连下 “两城”

 

关于双方其他案件报道: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蓝月传奇》捕蝉,《热血传奇》在后

娱美德回应《传奇》案件最新进展:此无效非彼“无效”,不影响正常业务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干货 | 三个维度全面梳理商业秘密案件管辖问题

    商业秘密法律保护的基本前提是厘清商业秘密案件的管辖问题,本文旨在从民事侵权、刑事犯罪、行政执法三个角度,全面梳理商业秘密案件的管辖。
  • 陈宇:电子证据的司法审查与认定

    法律实践中对于电子数据的认定没有做出细化的规范和认定,如何正确安全的应用电子数据存证工具,且将繁琐复杂的数据存证在确权维权过程中同时达到强效力和高效率,成为产业界普遍存在疑虑的地方。
  • 美国律师的第七封来信:在英国进行商标侵权诉讼的规则是什么?

    本文是在英国进行商标争议诉讼的五个重要建议/指引。
  • 王捷:互联网企业存证需求、痛点与思考

    本文系根据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UC事业群法务经理王捷在知产+育才扶秀第五期以电子数据存证与实务为主题的活动中的发言整理,内容经由王捷女士确认。
  • 著作权权利平行、移转与对抗规则再研究

    实践中最为常见的著作权取得方式是“法律拟制取得”,各著作权人处于平等的法律地位。每一个平行的权利人均可对外发生权利一权二卖的行为,而解决一权二卖的纠纷需从著作权的移转规则入手。对著作权转让合同的公示不足以突破平行权利人的界限,其作用仅限于源自同一著作权出让方的各受让人之间的对抗。而著作权转让合同登记对抗规则一旦成为生效的法律规则,其后果必然是著作权善意取得制度的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