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西城大爷”如何带火连花清瘟?

2020-06-30 09:20 · 作者:知产力   阅读:4538




眼下,连花清瘟系列产品势头很旺。而未来,它会持续旺下去吗?

作者 | 郑正
编辑 | 机动组三哥





或许没人预料到,从6月11日“西城大爷”确诊新冠肺炎至今,短短半个多月全国确诊人数已飙升至300多例。

疫情的反扑让此前曾获批用于新冠肺炎轻型、普通型新适应症的连花清瘟颗粒(胶囊)再次被市场关注。



一、疫情小范围反扑,连花清瘟重回“一线”




6月16日,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印发《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试行第五版)》的通知。连花清瘟颗粒(胶囊)被推荐用于医学观察病例/医学隔离病例和成人确诊病例中疫邪外犯证、疫毒袭肺证、疫毒闭肺证的治疗。



这不是连花清瘟第一次获此“殊荣”。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2020年3月印发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关于新冠肺炎中药治疗的板块下,推荐处于医学观察期乏力伴发热的患者使用三款中成药,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位列其间。


报道显示,连花清瘟是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以岭药业”)在2003年“非典”期间针对SARS病毒研制出的广谱抗病毒中药。之后以岭药业于2004年为连花清瘟产品申请发明专利,专利号为CN03143211.5号、发明名称为“一种抗病毒中药组合物及制备方法”。

其后,以岭药业又于2009年申请了连花清瘟方抗人禽流感病毒的医药用途专利(CN200910082162.3),同年8月25日申请连花清瘟抗H1N1流感病毒的医药用途专利。

自2020年2月,以岭药业围绕连花清瘟产品已申请55项发明专利,而连花清瘟也不负众望,在本次新冠疫情的防治工作当中,经多位专家试验表明,产品对于缓解新冠患者临床症状(尤其轻症患者)有明确效果。

据查,连花清瘟胶囊(24粒装)线上售价均价约15元,可见在药效和用药成本方面,连花清瘟至少在这场来势汹汹的疫情当中,给了不少人一剂心理层面的安抚。

同时,以前述官方印发的防治方案为代表,方案的出台除了给予普通群众些许信心,更让以岭药业于资本市场再度风生水起。

资料显示,受连花清瘟入选新冠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影响,以岭药业股价不止一次涨停。

(“以岭药业”6月17日股价分时图  来源:东方财富)

但伴随如此风光的成绩,发生在以岭药业内部的一些变化,却展示着这家公司鲜少有人注意的一面。

二.高管减持,370亿市值疑似“虚胖”


眼下,疫情走势扑朔迷离。以此为背景,连花清瘟系列产品的后续营收能力理应只会愈发加强。但令市场人士疑惑的是,拥有如此一味既有广阔市场又有口碑保障的专利药品的以岭药业,近期却频频出现股东减持的情况。

事实上,受连花清瘟数次入选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版本影响,以岭药业股价也随之数次猛涨,并不止一次出现涨停的情况。据统计,从2019年12月31日至2020年6月24日,以岭药业股价涨幅达175.50%,截至24日收盘总市值为370.5亿元。

(2019年12月31日—2020年6月24日以岭药业股价日k线)

然而,伴随资本市场高走的是公司几大主要股东的大额减持。有媒体报道称,2020年2月到3月,以岭药业高管吴以红、高秀强等,以及持股5.73%的股东田书彦分别减持744万股、19.31万股和890万股,累计套现金额约3.65亿元。

这自然引起不少分析机构的注意。果然,随后就有分析指出,近年来以岭药业虽整体营收额逐年增高,但相比之下其净利润增幅却十分缓慢。以其2019年年度报告为例进行观察,会发现其销售、管理及财务等费用增幅明显,这明显为公司整体净利润的涨势拖了后腿。



2015—2019年以岭药业营收额与净利润变化趋势

尽管以岭药业高管减持金额足以令普通旁观者惊掉下巴,但实际上这比起以岭药业在资本市场上的另一个处境,还是显得简单了些。

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有报道整理指出,受国家利好政策影响而涨势凶猛的以岭药业股票,其关键买入方数次指向在市场上赫赫有名的游资。

每日经济新闻关于以岭药业的报道

所谓游资,资金流动性强是其显著特征。传统文献对游资的解释为,它们通常善于观察市场趋势,瞅准哪只股票苗头正盛立马参与买入,捞到一笔后再迅速将资金撤出以期快速把握下一次投机的机会。

也就是说,以岭药业高达370.5亿元的市值当中,有多少是相对稳固的,谁也不敢打包票。

三.赢利能力遭质疑,专利发展能否一以贯之


报道显示,目前针对旗下产品尤其是连花清瘟产品,以岭药业正积极拓展其专利格局。这背后的逻辑很清楚,产品取得专利保护,才能保证公司的独家生产销售权,从而为公司带来长期持续的利润。

但仅仅做到这个地步似乎还远远不够,细究连花清瘟产品的营收状况就会发现,其营收爆点往往与公共卫生事件密切相关。人尽皆知,大范围疫情毕竟具有偶发性,以此分析,连花清瘟产品的可持续赢利能力就显示出较大的不确定性。

此外,还有消息称,连花清瘟产品的成分和制备方法只在中国申请了专利,未到中国以外的任何其他国家或地区申请专利保护。这也就意味着,在目前疫情主要活跃在国外的背景下,连花清瘟产品的专利却并未为其出海赢利提供足够的便利。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若产品在海外未申请专利,则表示任何企业都可以生产该产品。那么,以岭药业在海外的营收便有被分流的可能。

总结而言,以连花清瘟产品为代表,以岭药业旗下产品在专利方面有待进步的空间还相当大,而产品专利恰恰是其未来持续发展的核心动力所在。而专利护城河的打造与公司的综合发展休戚与共,当以岭药业面临高管减持,市值又令人浮想联翩的局面,公司投入在产品研发和专利保护上的精力还剩下多少,还能做出怎样的成绩,也成了不少投资者与消费者难以琢磨的课题。

但话说回来,目前在突发状况之下能充当应急药品的产品不多,对于广大普罗群众而言,连花清瘟至少还是特殊时期下的一道“希望之光”。

而在未来,来自连花清瘟的这份希望能否长久延续下去,以岭药业还是否专注于让这份希望更为壮大,我们拭目以待。

头图来源:以岭药业官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产力立场)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