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拿起镰刀,去割韭菜

2020-08-12 18:13 · 作者:隋辩   阅读:12305

维护版权具有天然的正义,但维权的手段......


作者 | 隋辩
编辑 | 布鲁斯



8月初,最高人民法院就《关于加强著作权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保护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发布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该征求意见稿强调,要有力打击投机性诉讼牟利行为。对于权利人在各地分别起诉且仅起诉终端销售者而不起诉中间销售商以及被控侵权商品生产者、提供者的,人民法院加强释明,努力实现侵权行为的源头治理和诉讼纠纷的“一揽子”解决。


而在这一背景下,当前市值130多亿的捷成股份(SZ:300182)仍“横空出圈”。


提起捷成股份,说它在A股名不见经传并不过分。但一旦了解它的商业模式和手段,你一定会惊异于它的“天才营销”而难以自拔。


难以自拔的还有全国1000余家中小微企业或个人。这些公司或个人因为使用第三方插件,在运营的微信公众号或宾馆酒店擅播影视剧,最终成为了捷成股份的狙击对象。


尽管维护版权具有天然的正义,但维权的手段......



01


公众号里割韭菜?


捷成股份主营业务包括版权运营与影视制作发行等。2019年影视版权运营及服务收入29.7亿元,占总收入36.1亿元的82%。


北京华视聚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捷成股份的重孙公司,在祖爷爷的版权运营商业模式里,它似乎扮演着保镖与打手角色。



捷成股份与华视聚合的股权关系


据来自全国各地法院的排期信息(非完全统计)显示,从2019年1月到2020年11月,以华视聚合作为一审原告/上诉人的影视著作权侵权案件共有1053起。大大小小的案件分布于全国各地,其中,北京案件数量最多,东部沿海城市次之,审理程序日期已排到今年11月份。


从企查查收录的华视聚合为一审原告/上诉人的1006个案件来看,以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侵害作品网络信息传播权纠纷为案由的案件多达987件,其中604件的审理法院为北京互联网法院。另有300余件案件零散地分布于上海、深圳、重庆、湖北等地。


巧妙的是,今年7月,北京互联网法院召开“e版权”诉源共治体系暨北京互联网法院、北京版权保护中心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新闻发布会。会上,北京互联网法院发布了《探究图片版权争议成因 共促纠纷源头治理——北京互联网法院关于涉网图片类著作权案件的调研报告》。该报告一经发出,便引起了行业人士以及媒体的广泛关注。


报告指出,在大量案件中,原告主张的权利和诉讼请求、证据组合方式等在不同案件中呈现出高度一致性的特点,具有明确的诉讼策略和目的。诉讼只是侵权的事后救济手段,不应成为获取商业利益的主要渠道。


尽管上述报告主要针对图片版权,但此次事件中的影视剧版权与之亦有异曲同工之妙。


华视聚合案件表


案件地区分布图


这些案件的被告们也有着类似的经历:在淘宝购买某插件或程序,用于自身公众号引流增粉丝,粉丝可在后台检索或回复某关键词,获得一些影片的放映链接,一段时间后,收到法院传票,获知被起诉。


而华视聚合收割“公众号韭菜”的流程大体如下:


采购“肥料”(版权)。捷成股份的策略是做大规模,提升市场话语权,一方面加大采购力度获得优质电影电视剧的新媒体版权,一方面通过国际影节影展引进海外电影的新媒体版权。截至2019年12月31日,捷成股份的新媒体电影版权有8233部,电视剧1645部、52795集,动画片1041部、共计514217分钟。


购买插件或服务的渠道


试探性小割一把。公众号韭菜咬了诱饵,捷成股份旗下公司,如:北京华视聚合就开始取证,但是往往要等3个月至1年——时间留白是为了让公众号韭菜充分侵权——才开始收网,逐一起诉这些侵权的公众号1-3部影视作品侵权,然后原告律师会提出几万元/部的要求庭外和解。大部分小企业处于第一次处理此类知识产权涉诉事宜,为了不影响公司正常运转,会同意和解并赔偿结案。但事情并没有结束,更大的诉讼来了。


公众号主联合起来反抗华视聚合


连根拔起。据相关公众号主称,不管是和解还是开庭判决结案,北京华视聚合都会进行第二次起诉,上一次是告你3件影视作品侵权,这次是告你10部、20部影视剧侵权。根据原告和解结案赔付平均2万/部-7.5万/部不等,第二次面临的索赔金额甚至可高达百万元。据了解,目前全国已有近千家企业被起诉。高昂的侵权赔偿对于那些公众号主与小微企业而言,不啻于一次连根拔起的灭顶之灾。


连根拔起


当发现诸多中小企业、公众号主均有类似经历,被诉的中小企业们聚合起来了,形成了百人规模的维权群,但对于已开庭或即将开庭的诉讼,被诉的中小企业主们仍表示忧虑。



02


深陷官司泥潭,小企业生存困难


向有关部门投诉、向媒体曝光......中小企业们正群力思索“解题办法”,但仍难解企业生存危机。


中山市某科技公司是此次事件中被起诉的中小企业之一。据其法人吴先生介绍,企业自2018年成立以来,一直只有自己一名员工,从未实现任何盈利。建立企业的初衷是美好的,但经营过程却是困难的。


今年6月中旬,吴先生接到法院通知,得知企业被起诉,原因是吴先生曾在一网络平台购买VIP电影模块服务,年费550元。购买该服务后,吴先生获得影片放映链接,并将该链接放置入其只有20余个粉丝的微信公众号。


华视聚合取证了10部影片,对吴先生的企业起诉了5部影片,单部影片索赔4.5万~7.5万元不等,总计索赔325000元。


“建立公司,花了4000元,没有钱雇佣员工,成立两年来也没赚到2万元。如果法院判赔几十万,那能怎么办呢?”吴先生称。


与吴先生类似,西安一企业也遭遇了华视聚合的诉讼。涉案影片包括《羞羞的铁拳》《捉妖记》等。华视聚合因3部影片的网络传播,向西安这家企业索赔21万元。


该企业负责人表示,自己工作20余年,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人到中年,养家糊口,在小城市一年赚几万元,而华视聚合仅凭几部影片就索赔几十万。“我们通过公开的淘宝购买了这个服务,华视聚合不去起诉卖产品的人,反而来起诉我们这些使用产品的人,中间商卖产品获利了不被起诉,使用者没有获利却被起诉,这合理吗?”


开庭结束后,该企业负责人接到华视聚合代理律师的电话——


“你看要不要选择其他的方式处理这个事情,反正我们取证的影片还多着呢。”


该企业负责人选择了拒绝和解。


目前,数十家中小企业已向法院及相关部门递交联名信,寄出的信件有的被接收了,有的则被拒收了,而这些企业欲收到的反馈,仍杳无音讯。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已有不少中小企业无力应对诉讼,选择接受华视聚合提出的和解方案,花钱息事宁人。


自2019以来,于不少中小企业而言,裁员成为常态,背后显露的问题却是企业经营困难。2020年的疫情更是冲倒了一批企业,在困境面前,缩减成本,维持企业基本的经营运作已是不易。遭遇巨额索赔的诉讼无异于雪上加霜。


这些诉讼已影响部分中小企业的正常运营,更坏的结果可能是企业难以担负巨额索赔而申请破产。在疫情背景下,中小企业申请破产,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实际控制人,企业的员工也将面临失业的风险。多个家庭将遭受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部分联名信


此番,这些中小企业,将走向何方?



03


视频著作权的生态


成千上万的影视版权,数以千计的中小企业,华视聚合或许找到了一门“好生意”。


但分析一门生意,最基础的是搞清它的整个生态。华视聚合所处的生态归纳为“出品方→IP集成狂魔→著作权运营商→终端消费”。


以典型公司Disney为例来聊一下这个生态:


出品方。卢卡斯影业就是非常牛的出品方,它拍的《星球大战》火了半个世纪,Luke Skywalker、Master Yoda已经成为三代人脑海里不灭的IP。


IP集成狂魔。Disney本身是IP集成狂魔,除了本部的加勒比海盗系列、迪士尼公主系列等。收购卢卡斯影业获得星战系列、夺宝奇兵系列;收购皮克斯获得的“超人&赛车&玩具”总动员系列;获得漫威公司获得漫威宇宙;获得21世纪福克斯获得X战警、神奇四侠、死侍、异形等。


著作权运营商。Disney下面有Disney+,以及Hulu,提供视频流媒体在线点播服务。


终端消费者。Disney的一鱼多吃,线下主题公园消费和线上流媒体消费可交叉变现。



Disney的IP形象合集


在这个生态里,盈利的主要是上游的出品方或IP集成狂魔。中游的著作权运营很难,迄今也就Netflix混得较好,它占领了全球发达国家市场,较高的ARPU能覆盖内容成本。其他的版权运营方,不管是Disney的Disney+&Hulu,还是Amazon的prime video,又或是国内腾讯控股的腾讯视频,都是成本中心,最主要的是构建生态的闭环,使整个链条得以赚钱。


再回到华视聚合,随着“割公众号韭菜”的事儿持续发酵,这次,华视聚合将获得多少诉讼赔偿金?


最后一首小诗送给大家。另附上最高法就加强著作权保护司法文件征求意见全文(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实话》


陶瓶说:我价值一千把铁锤

铁锤说:我打碎了一百个陶瓶

匠人说:我做了一千把铁锤

伟人说:我杀了一百个匠人

铁锤说:我还打死了一个伟人

陶瓶说:我现在就装着那伟人的骨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产力立场)
图片来源 | 作者供图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