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枫桥经验”新启示:数字化治理打通社会和商业堵点

2020-11-30 10:53 · 作者:知产力   阅读:9882

数以万亿案值的诉讼资产,通过网络司法拍卖高效变现,汇入社会经济运行的大循环中;致力于把2000亿闲置转换成2000亿新消费的闲鱼平台,让商品再次流通,产生新价值;阿里推出的全国首款AI模特,利用创新算法技术生成独一无二的虚拟人脸,将服装平铺图转化成3D图“穿”在模特身上,不但降低商家的人力、财力,还可能终结网络盗图痛点……

11月28日,由浙江大学、阿里巴巴集团主办的“2020数字化治理论坛”在杭州召开。在网络新“枫桥经验”分论坛中,与会的专家学者、政府机关、行业代表形成共识:共治的新模式+数字化的新技术,将成为解决社会和商业问题的新通路,融入数字化治理的“枫桥经验”,成为让社会和商业堵点转化成新动能的密码。

线上线下融为一体的数字化治理

一场疫情席卷而来,当社会运行按下暂停键,健康码成为助力破解人流、物流堵点的“密码”。在这场抗疫大考之中,数字化技术赋能社会公共治理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很多人并不知道,健康码的前身是余杭绿码。据杭州市余杭区数据资源管理局局长陶奇介绍,早在2月3日,杭州实施全市封闭管理的最严措施后,作为浙江疫情压力最大的区县之一,余杭区联动阿里云、钉钉、支付宝等组成虚拟在线团队,紧急开发绿码。

三天后,绿码上线。2月11日,杭州正式启用杭州健康码。随后,健康码如满天星星,在浙江全省、全国散开。鲜为人知的是,当时处于疫情风暴中心的湖北,阿里被迫滞留湖北的70多个工程师,用3天时间上线了湖北健康码。

当社会运行被迫按下暂停键,用数字代码写成的健康码,赋予了14亿中国人基本的安全感。方寸之间,尽显其在社会治理中的伟力与潜力。

近年来,中国经济已呈现出线上线下融合的新经济形态,数字经济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动力。而在这场抗疫之战中,社会治理模式也已无声无息完成了线上线下的融合。这也是以“多元共治+技术赋能”为内核的网络新“枫桥经验”的一次前所未有的实践。

1.jpg

(图说:杭州市余杭区数据资源管理局局长陶奇出席演讲)


同样受益于数字化治理新模式的,还有商业问题的解决。

在疫情初期,传统的线下销售模式失灵,采购商进不来,货物运不出,一条“日照海虹滞销愁坏养殖户”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

在此情况下,在山东本地的天猫生鲜店铺与当地政府和行业协会对接,一整条数字农业紧急供应链被迅速打通。当地政府部门、行业组织和电商平台的小二们共同推出一系列“远程动态品控”的措施,实现海虹品控多元共治。

不到10天,日照海虹滞销的问题得以解决,凭借快速“逆袭”的经历,海虹反而成为当地产业的一张新名片。

不独日照海虹,在湖北的柑橘园,全国多地的产业带,很多商品都成为“远程动态品控”的受益者。

信用治理是数字化治理的基石

在疫情期间,数字化治理精细、高效的优势得以凸显。如果说数字技术是数字化治理的基础设施,信用治理则是数字化治理的基石。

王亮是浙江温州一个卖滑轮轴承的商家,他一直很重视店铺的信誉,曾经连续72次拿下了淘宝“金牌卖家”的称号。

但在疫情中,受交通和物流限制,订单无法按时发货,王亮因为一个物流差评,丢掉了“金牌卖家”的身份。

2月底,在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的指导下,淘宝、天猫及时启动涉疫情商家企业的“信用修复”计划,对政府征用和物流受限等不可抗力造成的未按时发货、物流配送周期长等产生的消费者投诉,经平台核实,将不计入店铺负面评分和信用积分,免除商家后顾之忧,让他们放心、安心复工生产。

王亮也因此重新获得“金牌卖家”称号。

“信用就是商机”,一直是阿里巴巴推崇的理念。阿里巴巴为信用分良好的商家提供了诸如特色市场保护、营销活动保护、轻微违规以考试和公益代替处罚等7大类权益,上百万信用优良、品质过硬的商家因此获得了更好的商业机遇和成长机会。

在“让好人一路通行”的同时,信用治理还可以对广泛存在的恶意行为进行有效的整治和狙击,让“让坏人寸步难行”。

据权威媒体公布数据,全国每年仅市场监管系统收到的恶意投诉举报就多达一百多万件。职业索赔、刷单、吃货、职业差评师等等,这些人在商业活动中为谋取非法或不当利益,依托社交群组招募人员、组织培训、分发任务,采取批量虚设行为主体、虚构商业行为等方式,破坏正常商业秩序、误导消费、干扰损害执法体系,对数字经济秩序、新兴产业危害极大。

2019年8月,阿里巴巴推出“营商保”,当商家遭遇职业索赔人的敲诈勒索、被投诉到市场监管部门时,通过“营商保”可以直接在线配合调查,这不仅阻断了职业索赔团伙通过投诉来敲诈商家的路径,也让商家遭遇勒索时“一次也不用跑”。

同时,平台也利用技术手段,对恶意投诉等行为进行智能识别,有效压缩其不当利益空间,为商家创造潜在价值,为消费者提升购物体验。

在刚刚过去的天猫“双十一”,总成交额定格在4982亿,交易峰值达到58.3万笔/秒。这是一个新记录,同时,另一个记录也被刷新:“双十一”当天,阿里安全智能风控体系共拦截恶意请求59亿次,击退黄牛扫货行为1887万次,核心技术霸下(流量防控)和MTEE(业务风控)垒起的18道屏障,使送达交易系统的真实用户请求占比高达99.99%以上。

“所有的努力保护,都是为了让消费者放心买,让商家安心卖。”阿里安全首席架构师钱磊介绍,通过基于可信分层的安全智能风控体系,阿里实现了对风险的毫秒级识别和拦截。

技术赋能公共治理,让堵点变动能

“作为社会共治的参与者,为社会提供更多能力、创造更多价值,是企业不断提升自身治理能力的动力。”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表示,数字经济时代,数字化治理是社会治理的必然选择,数字经济时代精准、高效的社会治理,需要社会各方力量一起参与、互联互通,共同为数字化治理提质增效,让堵点变动能。

在本届论坛上,阿里推出全国首款AI模特“塔玑”,利用创新算法技术生成成千上万种五官组合,形成独一无二的虚拟人脸,将服装平铺图转化成3D图“穿”在模特身上,不但降低商家的人力、财力,还可能终结网络盗图痛点。

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高级总监徐骏表示,研发AI模特的初衷就是希望能用创新技术解决商家面临的实际问题,让商家能有更多的精力去创新、创造。

“闲鱼的使命便是让2000亿浪费变2000亿新消费,助力中国的循环经济、共享经济、绿色经济。”闲鱼运营和市场总监唐宋介绍,经过6年多发展,闲鱼已有2亿多用户,日均成交100万件商品,也即每天100万件商品再次流通,产生新价值。

如何利用数字化的方式,将社会经济运行的堵点转化成动能,来自一线的执行法官刘闯也感同身受。

刘闯负责长沙雨花区法院网络司法拍卖的具体工作,近几年来,办结的各类执行案件2700余件。其执行案件中的一个被执行人,受疫情影响资金链断裂,拖欠了大量欠款而无法偿还,进而官司败诉。这个被执行人为早日清偿债务,一度与申请执行人协商以290万元的价格处置其名下房产,但他想不到的是,经过网络司法拍卖程序,2020年5月该房产以430余万元成交。得益于网络司法拍卖,这个被执行人不仅清偿了自身债务,还获得了一笔宝贵的周转资金,有效地解决了自身的资金问题。

“飞机、轮船、鲜活产品、手机号码等传统上很难变现的标的物都能通过网络司法拍卖平台拍卖成交。”刘闯说,全国法院每年将数以万亿案值的诉讼资产通过网络司法拍卖高效、透明变现,使资产进入社会经济的大循环,激发市场活力,提高经济运行效率。

线上线下的融合共治,以数字技术赋能商业与社会治理,成为数字化治理的基本特征。数字化治理与以“技术赋能+多元共治”为内核的网络新“枫桥经验”产生了奇妙的共振,也为未来创造更大的动能。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