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盛趣游戏就《传奇》IP连发2份联合声明,网游IP市场释放了什么信号?

2020-12-21 19:03 · 作者:佟 童   阅读:12559

图片



盛趣游戏在短短十余日内已连发2份联合声明。


作者 |  佟 童
编辑 |  笺 柒



12月11日,伽马数据和Newzoo联合发布《2020全球移动游戏竞争力报告》,报告对全球移动游戏市场、中国游戏企业整体海外发展进行了详细研究,并公布了全球移动游戏市场中国企业竞争力20强。


世纪华通、腾讯和网易一起位列行业前三位。


与腾讯、网易相比,同为游戏界巨头的世纪华通低调许多。但近几日,其旗下子公司盛趣游戏却高调发布了两份联合声明。


两份声明似湖面投石,激起了《传奇》IP产业链的层层涟漪。



01

密集声明与“净网”行动


“以在中国运营《传奇》游戏二十年带来的六亿用户为后盾,以我国各级各地公检法机关对我们权利的确认为基础,我们将依法追究损害《传奇》游戏IP权利的‘权利人’娱美德及其一众勾结外国企业破坏中国游戏市场的非法‘授权’合作方的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及刑事责任!将依法严厉打击一切损害《传奇》游戏知识产权等权利的违法犯罪行为!”

12月9日,盛趣游戏、旭玩科技联合发布声明,宣布净网行动启动。气势恢宏的“宣言”或许令一路陪伴《传奇》成长的玩家为之一振。

事实上,这已盛趣游戏及关联公司在今年下半年发布的第5份声明。

今年6月3日,盛趣游戏子公司亚拓士发布维权声明,称娱美德违反授权禁令;仅5日后,亚拓士再次发布反驳声明,称娱美德恶意曲解法院裁定,混淆视听愚弄公众;11月12日,亚拓士就娱美德授权中传星耀发布维权声明;11月30日,亚拓士就金丰星界与娱美德在华授权行为发布维权声明;而后的12月,盛趣游戏方加大力度,分别在12月9日、12月14日连发两份联合声明。

此次的两份联合声明由何而来?

据此前媒体报道,2019年11月13日,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宜春中院)下发了娱美德、传奇IP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传奇》改编权授权的禁令。娱美德不服该裁定,继而提出复议。

2020年3月25日,宜春中院再发裁定,驳回了娱美德的复议请求,禁令继续生效。

在此背景下,娱美德仍授权Wemade Hong Kong Limited基于《传奇2》进行开发、发行、运营及向第三方进行分授权的权限,并由Wemade Hong Kong Limited公司授权给深圳娱美德传奇科技有限公司,再由该公司授权深圳金丰星界等第三方。

盛趣游戏及其关联公司认为,娱美德已将《传奇》游戏共同著作权人的一切权利不可撤销地授权亚拓士公司行使;自2001年至今二十年来,盛趣游戏对《传奇》游戏在中国大陆等地区一直享有包括运营权、改编权等相关独占性授权,经屡次续约最新有效期为2025年9月。鉴于盛趣游戏依法拥有的前述权利,娱美德相关公司已无任何权利进行《传奇》游戏授权。

此外,盛趣游戏已依法独占性授权旭玩科技针对《传奇》游戏的维权及相关运营等权利。这也是此次盛趣游戏联合旭玩科技发布联合声明的原因。

12月11日,娱美德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传奇IP针对盛趣游戏和浙江旭玩之间无效授权文件的澄清声明》,声明称,盛趣游戏及其子公司对《传奇》游戏不拥有任何权利,亦无法给予旭玩科技独占性授权。

声明中,娱美德方面引用了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的多份一审判决,称多份在先判决均表明娱美德依法享有《传奇》游戏著作权。

但仅2日后,盛趣游戏、旭玩科技再次联合发布声明,称娱美德恶意引用未生效法律文书愚弄市场。娱美德声明中引用的多份一审判决均为国内外未生效、在我国不具备法律强制力的法律文书。若文书并未生效,则表明盛趣游戏及其关联方仍有向上级法院上诉、要求法院改判一审判决的可能性。


图片




图源网络报道

结合近半年的多份声明,盛趣游戏方面的决心昭然。据盛趣游戏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净网行动”目前已启动,盛趣游戏及旭玩科技仍保持常规化维权,但维权力度将持续加大,盛趣游戏及合作伙伴将加快对侵权行为的诉讼流程,也将积极配合公安部门开展调查。

02

维权与“诈骗”乱局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多份声明中,盛趣游戏披露娱美德涉嫌合同诈骗罪,被中国多地警方刑事立案。这一消息无疑将影响《传奇》IP市场动向。

据盛趣游戏与旭玩科技12月9日声明称,2019年11月及2020年9月,江西省宜春市及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通过(2019)赣09行保1号及(2020)赣11行保1号裁定明确禁止韩国娱美德有限公司、株式会社传奇IP、娱美德香港有限公司、深圳娱美德传奇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自行及直接或间接的授权任何第三方《传奇》游戏改编权。娱美德旗下各相关授权均已严重违反我国生效判决裁定,其全部相关授权不仅已属无效,相关主体拒不执行生效裁定的行为亦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图片


图源网络报道



声明还称,2019年11月及2020年4月,娱美德公司原合作方在支付巨额“授权费”之后无法行使权利,进而发现其实际上无权授权的事实真相,向公安机关报案;江西省及浙江省公安机关经依法审查认为娱美德相关公司相关对外“授权”涉嫌构成刑事犯罪有必要追究刑事责任,均正式以涉嫌合同诈骗罪进行刑事立案侦查。

维权乱局中多一剂“诈骗”,《传奇》IP市场中或有不少上下游商家及玩家“雾里看花花非花,水中望月月非月”。

事实上,自2001年《传奇》进入中国大陆市场以来,一场声势浩大的“维权运动”便从未终止。

据盛趣游戏母公司世纪华通2020年发布的上半年半年报信息,截止今年上半年,围绕《热血传奇》《传奇世界》等游戏而来的诉讼已多达近40件。

据此前媒体报道,仅在2017上半年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就有共计893款手游、95款H5游戏、69款页游分别涉嫌侵犯盛趣游戏《热血传奇》、《传奇世界》著作权。其中296款手游、95款H5游戏、60款页游被判定有侵权行为。

2017年至2018年间,涉嫌侵犯《热血传奇》的游戏多达3995款,经过维权,933款游戏被下架。

为制止涉嫌侵犯《热血传奇》知识产权的游戏公司、渠道及投放媒体,盛趣游戏曾群发200封侵权警告公函,函涉及60余款侵权手游以及多个手游渠道和入口。

据不完全统计,盛趣游戏与国内行政机关联合行动,2013年至今发起的游戏维权案例不下百起,维权力度不断扩大。

6亿玩家的《传奇》市场仍有待进一步厘清。

03

网络游戏IP市场释放了什么信号?


在游戏版权纠纷中,《传奇》IP并不孤独。

随着互联网产业的飞速发展,网络游戏逐渐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中,但是在这一产业繁茂景象背后,著作权纠纷事件屡见不鲜

北京市立方(广州)律师事务所吴让军律师介绍称,游戏知识产权纠纷通常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类、游戏换皮类诉讼,规制的路径主要是著作权以及不正当竞争,这类诉讼最为复杂,诉讼标的高、审理周期长,社会关注度也是最高的,除了实体审理之外,还会涉及行为保全、先行判决等程序问题;


第二类、素材类侵权案件,主要涉及著作权问题,部分会涉及到反不正当竞争的包装装潢等问题,主要场景是游戏内素材侵权,以及游戏宣传推广过程推广素材的侵权问题;


第三类、竞价排名及游戏名称问题,主要涉及商标侵权问题,场景包括推广过程使用第三方游戏名称或商标作为关键词进行推广,以及上线的游戏名称涉及商标侵权问题等;


第四类、游戏运营过程中的合同问题,如独代或联运合同,部分法院会将合同性质认定为计算机软件许可合同,也是知识产权诉讼的一类;


第五类、生态类诉讼,如云游戏、游戏直播、游戏账号租赁、外挂等,会涉及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等问题。



而以《传奇》IP为例的知识产权纠纷中涉及共享著作权,双方共享著作权系历史原因造成。据悉,娱美德的董事长原来是亚托士公司的员工,之后离职创业,亚托士对该创业公司进行了投资,双方约定创业后,游戏著作权双方共有。

对此,吴让军律师表示,对于共有著作权问题,由于现行以及修改后的著作权法对于共有著作权的行使规则规定不甚明确,如协商一致是否是前置条件,合理理由的具体情形等无统一的裁判规则,建议游戏企业尽量避免共有著作权的产生,最好将权利归属为一方,即使是在双方或多方的情况下,建议在内部通过协议的方式明确和细化约定权利行使规则,避免授权维权环节产生不确定性和纠纷。

《传奇》IP后续问题的核心在于游戏走红后,运营方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认为开发方未尽到保护游戏知识产权的责任,导致中国国内出现诸多盗版私服,因此,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收购了游戏著作权共有人之一的亚托士公司。此后开发方和运营方的博弈变成了开发方之一和另一开发方加运营方的博弈。

在该案中,开发方和运营方虽矛盾不断,但《传奇》IP在上线运营近20年后仍然有非常可观的营收。“开发方应保护好游戏的源代码,避免泄露,防止出现私服满天飞的情况,这样也能避免后续与运营方产生纠纷。”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游云庭律师建议称。

此外,在诸如《传奇》IP系列诉讼的案件中,诸多被授权方亦卷入纠纷中,网游授权方与被授权方需注意哪些问题?

游云庭律师表示,授权方应当审查被授权方的履约能力,对运营方做一定的控制,明确授权期限,付款期限,审计方式,争议解决方式等,并明确游戏数据的归属使用方式,游戏周边的开发权利;于被授权方而言,如涉及热门游戏,往往授权条件较苛刻,此时,除注意授权方是否有权授权,授权时间和付款是否合理等风险外,还要额外注意版号风险、疫情等不可抗力风险、游戏测试达标的条件是否合理、游戏财务分成如何计算税费承担等问题。

时至今日,包括《传奇》IP在内的诸多网游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仍在各阶段的审理与问题解决过程中。

今年4月,为了进一步完善有关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案件的处理,广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审判指引(试行)》。

11月,著作权新法修改,新法公布明确了“游戏画面的性质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的问题。游云庭律师称,此前,游戏画面以类电作品进行保护,但因游戏画面缺乏独创性,在业内存有争议,而视听作品这一作品类型出现后,对于角色扮演类游戏的画面受保护争议渐小。但目前,对于王者荣耀之类的游戏其游戏玩家的直播是否构成转换性使用,是否可以以合理使用来定义的争议仍然存在。

值得期待的是,从著作权法新法颁布、法院审判指引颁布等举措来看,网络游戏领域的著作权保护正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打击私服盗版、游戏版权正规化授权化已是趋势。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产力立场)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