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夏普“主场作战”失利,或积极寻求与OPPO和解

2021-08-06 10:01 · 作者:集微网   阅读:6829

集微网报道 7月27日,中国台湾地区智慧财产及商业法院对夏普诉OPPO专利侵权案作出判决,驳回夏普的全部诉讼请求,并要求夏普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集微网之前报道过,2020年年初,为了逼迫OPPO接受不合理的许可费,夏普在日本、中国台湾地区、德国慕尼黑、德国曼海姆等地发起了针对OPPO的一系列诉讼,而中国台湾地区的这诉讼是2020年4月发起的。据集微网了解,目前夏普在和OPPO的全球诉讼中,在每一个国家或地区均未能取得任何有利战果。众所周知,夏普背后的金主是富士康,而富士康正是中国台湾地区的企业。在中国台湾地区发起诉讼,对夏普而言几乎相当于“本土作战”,此役不胜足见其诉讼进展之不利。

 

从诉讼进展来看,夏普有较大可能寻求与OPPO结束诉讼、达成和解。而OPPO日前刚与Sisvel达成和解,显然其不排斥胜诉之后寻求和谈,或许业界很快可以看到双方握手言和。

 

OPPO1.png 


中国台湾地区诉讼始末:夏普“主场作战”失利

2020年夏普专利诉讼动作频频,先后对特斯拉、咸阳彩虹光电科技、冠捷科技、VIZIO等企业提起了侵权诉讼。OPPO便是夏普的诉讼目标之一。2020年1月30日,夏普先是在东京地方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要求法院禁止5款OPPO手机在日本销售。同年3月,夏普再以LTE专利被侵权为由,在东京地方法院提起2起针对OPPO日本公司的诉讼。

除了在夏普公司所处的日本东京发起诉讼之外,夏普还在以诉讼周期短著称的德国慕尼黑、曼海姆等地方法院对OPPO发起攻击。就在东京诉讼发起的同时,夏普分别在德国慕尼黑一区法院和德国曼海姆地方法院起诉OPPO总公司专利侵权。

中国台湾地区则是夏普选择的另一诉讼地。虽然中国台湾地区并不是常见的全球专利诉讼裁决地,不过对于夏普来说可算是“半个本土”。2016年,富士康斥资35亿美元收购夏普。作为富士康的子公司,从所有权归属上称夏普为中国台湾地区公司也不为过。

夏普在中国台湾地区针对OPPO发起的专利侵权之诉肇始于去年4月。2020年4月7日,夏普公开表示,其已于4月1日在中国台湾地区对OPPO提起专利侵权诉讼,称OPPO在中国台湾地区销售的智能手机侵犯了其一项LTE无线通信技术专利。

OPPO2.png 

注:夏普诉OPPO案裁决(来源:中国台湾地区司法院官网)

不过,夏普这次“主场作战”以失败告终。中国台湾地区司法院官网信息显示,7月27日中国台湾地区智慧财产及商业法院已对此案作出判决,驳回原告夏普诉讼请求,诉讼费用由原告承担。客场作战依然能够取得胜利,OPPO知识产权团队多法域处理专利诉讼争议的能力可见一斑。

OPPO之战,夏普尚无胜果

事实上,在与OPPO的系列诉讼中,夏普已是连连失利。在中国,2020年2月底,即夏普发起专利战一个月之内,OPPO已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裁定全球费率。当年10月,深圳中院驳回夏普对管辖权的异议申请,并在裁定中确认了中国法院对标准必要专利的全球许可费率纠纷具有管辖权。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国内法院首次以成文裁定形式确认中国法院对于标准必要专利全球许可费率的管辖权。由于其非同一般的意义,此案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2020年度十大知识产权案例,同时被列入2020年度广东省知识产权十大事件之一、深圳市2020年度知识产权十大事件之一、深圳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创新案例。最高人民法院点评称,该案表明了中国司法机关的鲜明态度,为企业公平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对中国从“国际知识产权规则跟随者”转变为“国际知识产权规则引导者”具有重要的推动意义。

OPPO3.png 

注:OPPO无效夏普中国专利列表(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复审委官网)

提起无效程序是应对专利侵权诉讼的有效方式,也是最常见的方式。在与夏普展开专利对抗期间,OPPO也对夏普多个中国专利提出无效申请,其中包括涉诉专利的中国同族。据集微网统计,截至2020年底,国家知识产权局已对其中17件无效申请做出决定,夏普12件中国专利被宣告全部无效,2件专利被宣告部分无效。其中,OPPO对夏普“无线通信系统”专利(专利号为ZL01819676.4)的无效申请,还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列为2020年度专利复审无效十大案件。

被无效专利中,专利号为CN200880007719.0、CN200910170746.6、CN200910170747.0、CN201210382871.5、CN200980130199.7的5件专利,正是夏普在德国起诉OPPO所用欧洲专利的中国同族。专利族是具有共同优先权的一组关联专利文献,一件专利被某国认定无效,很可能该专利在其他国家的同族专利也无效。涉案专利的中国同族被无效对夏普而言无疑是极为不利的。

据集微网了解,截至2021年7月底,夏普在德国起诉OPPO的数件诉讼中,目前也均以夏普败诉收场。

双方或迎来和解

随着中国台湾地区诉讼被驳回,夏普在与OPPO的这场战争中已全面处于下风。在此情况下,夏普极有可能积极推动双方和解,以结束这场近乎无望的战争。

据集微网此前的报道,夏普掀起专利大战时,与国内多家厂商刚刚开始谈判,甚至尚未与部分厂商签订保密协议,可以说还没有进入正式谈判阶段。在此情况下,夏普贸然提出侵权诉讼,目的并不在专利本身,而在于打压竞争对手OPPO,以保持自己在日本本土的市场份额。

然而事与愿违,在长达一年多的全球诉讼之后,夏普非但没能达成市场竞争的目的,在诉讼方面也没能从OPPO手中讨得半分便宜。如此一来,耗时耗力的全球专利诉讼已经失去进行下去的动力。

OPPO也没有拒绝胜诉和解的必要。纵观历年国际企业间的大型专利战,多数以和解告终,诉讼某种意义上只是专利权人和实施人互相“亮肌肉”的博弈。毫无疑问,在这场博弈中,OPPO已占得上风,当然不会排斥和解。就在日前,OPPO刚刚与意大利NPE Sisvel达成和解,结束长达两年的专利诉讼。对于OPPO来说,那同样是一场胜诉和解。

据此推断,夏普与OPPO的和解或许指日可待。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