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 游戏“洗稿”中的刑事启动标准

    游戏“洗稿”中的刑事启动标准

    游戏刑事案件在司法实践中主要为涉及私服、外挂和窃取游戏内虚拟货币的,而在游戏抄袭中,是否可以启动刑事——即适用侵犯著作权罪,则是一个比较难回答的问题:游戏抄袭行为在著作权法中,属于“侵犯复制权”还是“侵犯改编权”?游戏抄袭到什么程度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复制发行”行为?
  • 特别策划 | 二次元创作中的独创性特殊判断标准

    特别策划 | 二次元创作中的独创性特殊判断标准

    涉及著作权,有两个万年难题,其一是“如何划分思想和表达”,其二是“如何判断独创性”,同时应该注意到,不同的作品类型,上述两个问题的答案也是不同的,而具体到游戏、动漫中的二次元创作,其独创性判断标准更加难以把握。
  • 特别策划 | 浅析摄影作品的独创性与保护

    特别策划 | 浅析摄影作品的独创性与保护

    摄影作品独创性与保护一直是个饶有趣味却又令人困扰的话题。一方面,因为拍摄主体、技法等的关系,会令人对某些摄影作品的可版权性产生质疑;另一方面,因受用途限制,对一些独创性并不高的作品提供保护也会引发争议。下文将对这些话题进行评述。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猫妖传》上映后,陈凯歌为何被他人索赔300万元赔偿?

    《猫妖传》上映后,陈凯歌为何被他人索赔300万元赔偿?

    由陈凯歌编剧、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丽传媒公司)出品的电影《妖猫传》,自上映以来就受到广泛关注与热议。 近期,史某因认为《妖猫传》电影涉嫌抄袭其创作的电影 《又遇白居易》剧本,将陈凯歌、新丽传媒公司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停止侵权,公开道歉并共同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4月18日,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该案。
  • 游戏改编相关法律问题分析

    游戏改编相关法律问题分析

    “泛娱乐”已成为文化创意领域备受关注的新兴业态。对于这一热门概念,可以从几个维度来解读:(1)就其核心特征而言,“泛娱乐”是通过对核心IP在文化创意领域不同行业间跨界开发利用而形成的共荣、共生的业态。(2)“泛娱乐”营利的原因机制是“粉丝经济”,即,IP输出对粉丝的吸引力和号召力,使得粉丝在IP跨界过程中忠实地追随,实现IP跨界经营和增值。(3)“泛娱乐”业态里IP跨界开发的主要手段是改编/许可他
  • 换皮游戏中的思想表达之争——与吴子芳老师商榷

    换皮游戏中的思想表达之争——与吴子芳老师商榷

    3月30日,游戏圈又扔了一个核弹,私下里聊天,我说肯定会引来关于“游戏规则”的思想表达的大论战。只是没想到,论战会开始的这么快,4月2日,吴子芳老师发了《游戏“换皮抄袭”与侵害作品改编权——兼评《花千骨》游戏侵权案》我还以为大家周末都忙着去看《头号玩家》了呢。
  • 3000万全额支持:太极熊猫vs花千骨案一审有果

    3000万全额支持:太极熊猫vs花千骨案一审有果

    近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历时三年的“太极熊猫”诉“花千骨”手游抄袭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成都天象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象互动公司)、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爱奇艺公司)联合出品的《花千骨》手游中的39个玩法系统中20个玩法系统与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蜗牛数字公司)推出的《太极熊猫》手游界面基本布局相同或相似,13个ARPG类游戏核心玩法中,两游戏在主界面中有7大主要玩法均构成实质
  • 改编权的保护范围与侵权认定问题

    改编权的保护范围与侵权认定问题

    改编权是一项重要的著作财产权。在理解和界定改编权的保护范围时,有必要构建一种“行为—作品”范畴的二元解释方法。二者共同构成改编权保护范围的双重认知体系,同时也是侵权认定中彼此联系、互为印证的重要因素。从二元范畴来看,改编是具备一定独创性且保留作品基本内容的改动行为。在改编侵权认定的基本规则上,应重视“相似性”在改编来源事实和侵权价值判断中的双重内涵,区分“证据性相似”与“实质性相似”。在改编权的侵
  • 熊文聪:网游直播“合理使用”辩

    熊文聪:网游直播“合理使用”辩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网络游戏直播的侵犯著作权问题引发了游戏产业界、法律实务界和学术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涉及网游直播画面的作品界定、权利归属、行为类型与合理使用等诸多难点问题,笔者也曾就其中的作品界定问题进行了分析。